母亲都八十岁了,身体日见残弱,这是因为母亲在几年前摔了一跤,把腿骨摔断了,所以这几年只能坐在轮椅上度日,母亲的一生是苦难的,她一生生育了九个儿女,其中活下来的就是我们兄妹七人了,在过世了两个孩子后,期间的伤痛是可以感受到的;其实母亲个子不高,属于典型的江南小女人,母亲小时候应该是没有吃过什么苦的,总的看来母亲在娘家的家境应该是还可以的,我外婆只生下我母亲和姨,就没有再生了,所以就两个孩子的抚养,任务应该不是很重的,所以我推测,母亲小时候应该是没有吃太多的苦;但是自从和父亲结婚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上好日子了,再加上家庭成员的不断增加,这无可避免的导致生活困难,因为那时候是小孩的口粮少,大人的口娘多,所以父母只能省下自己的口粮来满足自己的几个孩子的要求。

父亲已经八十多岁了,每年也就只能回家见一次;父亲已经老了,满口的牙齿也不剩几颗了,脸上的老人斑已经爬进了发梢额头;原先挺拔的身材,已经有点闲得不再了;父亲这一辈子好像都是在劳作中度过的;因为我们七兄妹就是由父亲和母亲的双肩养大的,如今大姐也将近六十岁了,父亲的身子骨不可能硬朗了,可是他依旧在忙碌。

谈谈我们那时候的教育。         
 我是一个出生在农村的女孩,说起来,当时因为村里都流行生二胎,所以即使家庭不富裕,面临被罚款,妈妈还是生下了我。

其实不幸的家庭总是伴随着更多的不幸,我们家一直没有自己的房子,因而总是借住在村里富有房子的人家,这样的话,我们一家九口人,就只能长期寄人篱下,所以一旦孩子或者说大人和村里人发生口角,就总是被村里人用最恶毒的语言谩骂,所以小时候母亲总是告诉我们,要忍,吃点亏无所谓,这样在我的骨子里,可能就有了更多的寄人篱下的味道,我们家建房子是到我十三岁那年才建起来的,直到自己家有房子住了,我才可以少了些卑微,可以把头抬得端正一点来做人。

父亲到现在的年龄已经有了第四代人,孙子的孩子都不小了,可是他依旧要忙绿,因为他一辈子都在地里干活,也许是不愿意离开这泥土的芳香,也许离不开自己过去的故事吧;父亲和母亲都已经进入花甲之年,我想他们的爱到底是如何延生到今天儿不离不弃?这也许是一个上辈子人的传奇,也许是父母一辈子的生活方式吧。

         
 我们这一时期出生的小孩特别的多,小时候经常听妈妈讲她们那时候的故事,因为外公的儿女多,家庭也不宽裕,所以儿女们都早早的退了学,每天在田间劳作,干着辛苦的农活,当时都是村里的干部来分配农活的工作,然后挣得一点点,都给了家里,还经常饿肚子。我的爸爸读过一点点书,所以经常的给我说要好好读书,将来走出去,由国家分配一份好的工作,在单位里上班。这是当时每个当父母的期望。

大概是我五六岁的时候,我们家借住的房子不知道什么原因,被一把火烧了,至于原因好像没有人知道,以后借房子就更难了,其实村里人有时候更势利,虽然同在一个村子,同是一个祖先下来的子孙,但是贫困的生活,有时候压得父母都喘不过气来,可是望着一群大小不一的小孩,又能怎么办?其实父母本来是不想要那么多的小孩,据说母亲去大队打证明做节育手续,大队的人不敢出具证明,因为那时候主席说过一句话,叫人多力量大,所以就没有人敢开证明了,据说那个时候的人非常聪明,可以从你的字言片语中,寻找出你反革命的证据;所以最好也就生下了我们姐妹兄弟七个;在没有改革开放之前,我父母视乎没有真正吃饱过,因为孩子众多,口粮有限,每年的冬天都要吃上几个月的稀饭,来弥补口粮的不足;但是母亲总是把自家的自留地的番薯操作的很好,上千斤的番薯为我们全家带来了足以温饱的粮食,以至于还可以一年喂出一头大肥猪,到年底的时候,可以有几顿不错的美味。那是绝对使人满足和幸福的。

父亲一辈子除了打渔就是锯木板,他没有别的手艺,所以我们的家庭相对于过得比较紧吧;因为孩子多,所以吃饭的时候,不是天天能够吃饱的,大姐都没有进过学校,据说那个时候按年龄算,迟了不给进,早了不给进,最后视乎耽搁了大姐的进学校的机会;大哥读书是没有用的,据说是经常逃学,最后也没有读几年就没有读了,两个弟弟是没有读多少书的,等到弟弟读书的时候,学费基本上是由我负担的了。

           
 在我还小的时候,村里分配好了土地,由家庭自己来种植,为了让我们兄妹读书,父母每天在田间早出晚归,我还不到上学的年龄,就跟着父母去田间,拿个小板凳坐在旁边,等父母忙完,再跟着一起回来。现在想起来,虽然过得苦,但是很开心。

母亲大人现在年事已高,已经不能做一些日常的事务,前年又得了脑血栓,所以经常会有神智不清楚的,更多的时候屎尿是不能自理的,所以只有老大在家里,姐姐们偶尔回去看一下,也帮不了什么忙,只能苦了我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这也许就是家庭贫困的缘故吧,两个弟弟长年在外面打工,我有时候在家,有时候也奔走在外,为了生活,我们都在这个社会的底层挣扎,所以对于母亲的帮助只能是金钱上的,为此常怀愧疚之心。

父亲还当过一个不小的芝麻官,就是生产队长,那个时候的队长可不像现在的村长这样风光,就是管管生产队生产的事儿,视乎也没有做几年,然后就开始了改革开放,分田到户,可是那个时候我们家里依旧紧吧,因为兄长结婚后已经单过了,姐姐们都出嫁了,所以父母依旧需要在地里劳作;弟弟们还小,那个时候都在读小学所以家庭负担依旧很沉重,那个时候我在读高中。

           
 我们那时代,被教育最多的就是考上大学,然后能被分配到一份好工作。虽然我那时候对大学的概念并不清楚,只是知道它承载了父母的期望。于是,大家都努力学习,只为考上大学,改变现状。从小被教育的是能吃苦耐劳,不怕脏不怕累,这样就能有好的生活。也不能过分的追求美丽,人应该勤俭度日,应该把重心放在劳动上。现在想来,那时候有谁穿得漂亮点,总会被周围的人指指点点。这种思维扼杀了不少孩子追求美的天性,我也是其中一个。甚至想特殊点也是不行的。

我应该不算是一个孝子,在很多乡亲们的眼中,我可能是一个孝子,但是因为家庭生活的缘故,我不能侍奉在母亲的床前,也不能很好的照顾自己年迈的老爹,这可能使我们一代农民工的悲剧和不幸,但愿我的悲剧和不幸,不会在我们的孩子身上重演,故事或许不是很精彩,我可能也无法完整的记录母亲困苦的一生,但是我爱我母亲,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只能拥有一个母亲,也只能今生拥有,我们不能奢求,我们只能用自己在外面攒的那点可怜的钱,来弥补自己的愧疚,除此之外,我们还能有什么?

我们家里在我记事起,就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因为家庭孩子众多,也没有自己的房子,所以总是借住,然后我们小时候母亲总是告诫我,不要去惹是生非,所以小时候我都是那种很本分,很守规矩的孩子,因为家穷所以总是在村里人的眼睛中活着,总是被一些小伙伴谩骂,但是又不可以反抗,大约这个时候我可能就养成了必须超越别人的习惯,所以在小学的时候,我的学习成绩总是在班上名列前茅,所以谁然生活很苦,但是终究可以有自己可以快乐的东西。

         
 出乎我父母的意料,即使考上了大学,也是要自己找工作。国家分配单位的那种早早的就消失了,大学不再保证每个人都能得到同样一份工作。读完大学的我出去找工作,父母都还没法接受,总觉得国家分配的就是铁饭碗,一定会比我自己找的好。时代总是在不停地变化,没有谁能保证一世安稳。那些匆匆而过的岁月,又有谁还会记得?

我家一直到76年才建房子,为了建房子,父亲带着我们兄弟姐妹都过了很多年的苦日子,我记得至少有三年的时间,除了农忙,基本上都是以喝稀饭为主,到了冬天我们就喝番薯熬粥,那个时候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所以经常觉得饿,但是母亲告诉我,我们要省下粮食来建房子,所以只能这样过日子,我便没有了太多的想法,因此也就这样半饥着过日子,好在我们都没有太多的想法。其实父亲年轻的时候也是苦过来的,据说父亲很小的时候就被把给别人家当儿子,十五岁就开始自己讨生活,好像是跟着一个他的师父学锯木板,但是父亲再穷的时候,都没有忘记过他的师父,逢年过节都要买点礼品去看望师父,据说父亲年轻的时候长得很英俊,所以他也唱过戏,在戏里面是个小生,但是这些都是听村子里的人说的。父亲养育他的孩子没有靠他的锯木板的手艺,而是靠了父亲打渔的手艺,父亲打渔非常厉害,他可以听到鱼的叫声,可以知道哪里鱼多,虽然那个时候日子苦吧,但是我家还是经常有鱼吃,那也算是不错了吧;当然父亲打来的鱼更多的时候是到周边的村子去卖掉,视乎卖鱼不是投机倒把的行为,因为如果我家不卖鱼的话,不知道日子该怎么过的,母亲就是每天天一亮就去周边的村子卖鱼或者说学校卖鱼,日子苦巴巴的倒也还能过去。自从哥哥姐姐结婚之后实际上我家就陷入第二次苦难的历程,因为这个时候是改革开放了,什么东西的价钱都在大幅度的攀升,但是家里除了种地就没有别的进项;所以生活依旧显得艰辛,依旧日子不宽裕;但是父亲还得继续去打渔,去做苦工维持基本的家庭开支,和迎来送往;还得供养我们三兄弟读书,那个时候我是一点心情都没有,因为我知道我不能再在学校里读书了,如果我继续下去,我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就无法去学校完成学业;86年我离开了学校,走上社会,走向我为了弟妹们攒取学费的日子,因为我没有选择的权利,最终父亲也只能看着我开始养家的日子。虽然父亲非常希望我能够继续读书,但是我是男人,我必须有担当,有责任和义务,使我的弟妹可以继续他们的求学之路,所以那个时候父母很少和我说话,眼神里都写满了复杂;我只能当做没有看见。

         
 慢慢地,父母也接受了现实,但是,很快地,刚刚大学毕业工作还没站稳脚的我,又被父母的另一重思想给弄得头痛不已,村子里没有读书的孩子早早的就嫁了人生了小孩,村里人饭后最爱谈论的就是自己的孩子,还没成家的孩子们总是会被问及有没有对象,甚至常常在父母耳边问起,好像结了婚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没有结婚就有罪了,每个人都非要说上一遍?女孩子上了大学还想继续深造的也会被父母劝说,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嘛,将来总是要嫁人的,读的太高也没用。

父亲老去了,但是他年轻的时候坚实的肩膀就是我们这个风雨飘渺的家的全部依靠,如今我们长大了,都在生儿育女,都有自己的家,可是父亲却已经不再年轻,虽然在轮廓上还可以看得见父亲年轻时候的影子,但是父亲老啦,我知道我们也会老的,自从母亲摔断腿之后,为了照顾母亲,父亲已经把有所得生命,全部寄托在母亲的身上,或许这就是父亲的爱情,也是父母相依为命的几十年的写照吧。

           
 这种思维说的多了,也会耳濡目染。我的母亲也是经常地给我说,你同学小孩都2岁了,你也到该成婚的年龄了。可是,世上哪有那么快能找到相合的人。我的母亲很强势,我在她面前总是很无力。有时候工作的艰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思想加诸我们身上的这种无形的压力。于是有了相亲,介绍这类来的就更多了,不去是少面子,去了很尴尬。这也是现在很多年轻人过年不想回家的原因,不只是因为自己的亲戚邻里,更多的也是父母在耳边不停地唠叨。

父亲老了,是因为我们,他的七个孩子都长大成人了,都成家立业了,是因为他的孙子的儿子都八九岁了,父亲老啦,是因为我自己也快五十岁了,我也到了知天命之年了,可是我的孩子视乎还没有长大,虽然他们的年龄都不小了,可是他们知道他们的爷爷是如何走过这几十年的风雨吗?

           
一个人生长的环境对人的影响很大,我总以为,按着父母的思路来就能让他们开心,殊不知,有些东西正在慢慢地压抑自己。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下这些文字,不知道是对父亲的歉疚还是对自己人生的忏悔,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无能还是因为自己的无力,或许是自己的平庸吧,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父亲,我爱你;兄弟姐妹,我爱你们。愿我们的父亲真的能够健康长寿。

         
 人只有一生,能把自己经营好就算是很成功了,若论及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我觉得就是如何教孩子去做好自己,管理好自己,而不是让孩子按照自己的意志去生活。

         
 现在的我也有了自己的宝贝,我希望她能勇敢,坚强的做自己,她所希望的我会尽力去支持她,让她能自由地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