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小舟 本期做客:王霞,女,34岁,个体经营者
王霞说,于她来说这是一段不愿回首的过去,因为伤害她的不是别人,而是她的亲弟弟。为了钱,弟弟非常绝情,每次回想起来,她的心都很疼痛。
八年前,我离婚了,带着孩子回到父母身边。为了生活,我去了股市,一年能赚个一两万元,够吃饭的了。
那年,弟弟27岁,在潍坊做生意,还没有成家。看他那么辛苦,父母就让我帮着弟弟打理生意。于是,我去了潍坊。一年下来,我们挣了3万多。后来因为生意不好做,我们就回济南了。春节前,弟弟给了我4000元钱。之后,我继续在股市炒股。
第二年,弟弟成立了一个公司。他忙不过来,找到我:“姐姐,还是咱俩一起做吧。”父母也劝我去帮弟弟照看生意。于是,我又从股市里撤出来,到了弟弟的公司。由于公司刚成立,管理非常混乱。弟弟经常出去联系业务,公司的事根本忙不过来,所以那阵子,我全天盯在公司里抓管理。
几个月后,一切转入正常,效益逐渐好转起来。慢慢地,我们的商品占领了济南的市场,公司开始盈利。
那时,我经常听到弟弟提起汪大姐来。汪大姐是连云港人,离异。起初,弟弟给她打工,因为比较能干,汪大姐很信任他,把生意上的事和家交给弟弟管理和照顾。谁知道,弟弟与竟然与汪大姐16岁的女儿依依谈起恋爱。汪大姐知道这件事后,没有表态。但从那以后,汪大姐在生意上格外关照弟弟。
这次,弟弟自己开公司代理的项目也是按着汪大姐的指导进行的。没想到,这一年下来,我们的公司净赚了30万。
弟弟看着我们赚的这第一桶金非常高兴:“姐姐,我们用这钱把姐夫保出来吧?”我离婚后,与前夫一直保持着联系,只是后来前夫涉及了一个案件被判了刑。
听到弟弟说出这样的话,我很感动。但公司才刚起步,我想还是应该先巩固发展好公司,就没有答应。
随着与汪大姐的交往,我们成了好朋友。她也把弟弟当成准女婿了,在生意上总是给我们出些“金点子”,使公司走上了规模经营的路子。
那段日子,我每天都要忙到很晚。弟弟说:“姐姐,你太辛苦了,你为公司做了那么大的贡献,等今年忙完了,我给你买套房子。”当时,我没说什么,只是觉得弟弟很懂事。
后来,我听说弟弟在济南又谈了一个女朋友。我问弟弟与依依怎么样了。他说还那样。我心里对弟弟“脚踩两只船”的做法非常反感。
年前,我谈了一个男朋友。年后,我们开始商量结婚的事情。我想起弟弟曾经说过,要帮我买套房子的事情,于是我就把这个打算告诉了弟弟。弟弟一反常态:“你想买房子,买就是了,与我有什么关系?”
对弟弟的言而无信,我有些生气,更多的是伤心。
依依高中毕业了,汪大姐要送她到新西兰留学。弟弟总算找到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同依依提出分手。依依带着失恋的痛苦出国了。
弟弟结婚了。婚后,他在黄金地段买了一套15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夫妻俩买了两部汽车。又在一黄金地段投资了3套商用房。因为我没有自己的房子,这几年一直与父母住在一起。
于是,我同弟弟谈起了公司的事宜,提出要20%的股份。他说:“姐姐,你的要求合情合理,可你别忘了,你只是一个打工的,最多只能给你10%的干股。”
前段时间,父亲因病住院,花了2万多。出院时,弟弟结了账,并对我父母说:“这次我拿钱,下次可轮到我姐出钱了。”
我和弟弟闹翻了。现在,我们已经成了商场上的竞争对手,他也感觉到了压力。一次,他居然给汪大姐打电话,请汪大姐做我的工作,不要与他竞争。汪大姐伤心地对他说:“你姐姐也是人啊,她也需要生活,我没法劝她。”他一看汪大姐不答应,又让汪大姐帮他开辟新的项目,汪大姐把电话挂断了。
弟弟说过:“任何一个人,在做生意起家的时候,手上都会沾满别人的血。”我理解他在生意场上打拼后发出的感慨,但我们是一奶同胞的姐弟啊!我真的没想到他会置汪大姐的友情、依依的爱情于不顾,现在竟然发展到连亲情也丢弃了。

我和丈夫是大学同学。他高我一级,就像哥哥一样地呵护我。起初,我爸爸妈妈并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但后来看我非常爱他,也就不再坚持了。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 1

毕业后,我们结婚了。爸爸妈妈帮我们买了房子,布置了新房。婚后,我们过得美满而幸福。那时,我们都不会做饭,他就照着菜谱学做我爱吃的菜,做出来的味道还真的不错。

导读:昨天下午,重庆沙坪坝马家岩光能板材市场一栋居民楼里,六楼2号,房门紧闭,门外散落着一台摔坏的微波炉。

广州那边经常刮台风。每次有台风,丈夫都不顾自己的安全,坚持接我下班。其实,公司会派车送我的。但他说,如果不亲自接我,他做什么都不会安心的。

昨日,沙坪坝区,姐姐王宁给记者讲述妹妹王霞的经历

不久,我怀孕了。在那段日子里,妈妈为了照顾我,就让我搬到娘家住。丈夫因为工作忙就住在公司。

时间将揭开一切,最坏的与最好的。

月子之后,我就搬回自己家住了。在收拾房间的时候,我发现了小辉写给丈夫的情书。我感到非常意外,真的不相信那么爱我的丈夫会同小辉有私情。

在王霞的命运中,一切都不可逆转了。

小辉是我同事的妹妹。当初她姐托我给她找个工作,我就答应了,让丈夫把小辉安排在他的公司。从那以后,小辉经常来我们家玩,姐姐长姐姐短地叫我,加之她和我丈夫还是同乡,我从来没拿她当外人。

结局场景:

一次,我无意中在家里发现了小辉的照片,是那种艺术照,但也没往心里去。这次发现情书后,我终于想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姐姐感叹,她命苦啊

我问丈夫怎么回事。丈夫坦白了他与小辉的私情。他们已经好了半年了。也就是在我怀孕和分娩的时候,他们做了背叛我的事情。

说起妹妹王霞,姐姐王宁抹了一把眼泪,她命苦啊。

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使没有丝毫防备的我从精神上垮了。仅一个月的时间,我的体重就降到40公斤。

昨天下午,重庆沙坪坝马家岩光能板材市场一栋居民楼里,六楼2号,房门紧闭,门外散落着一台摔坏的微波炉。

我提出离婚,丈夫不同意。于是我退了一步,不离也可以,但要把小辉辞掉。小辉被解雇后,回到了山东老家。

这是王霞的家。39岁的王霞,在马家岩板材市场拥有几个家具门店,还有生产家具的厂子。

在宝宝6个月的时候,我丈夫提出要回济南做生意。他刚走,我就有种预感,他是去找小辉了。我非常难过,但又不能对妈妈说,怕她担心。于是,我找到丈夫的好朋友苏。苏一听,当时就帮我买了火车票,陪我一起来了济南。

报复的冲动:

一路上,我的心受着煎熬,总是控制不住地流泪。苏担心地劝着我:“小青,别哭了,这样对身体不好。如果他真的不要你了,我要你。”

把他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在当时那种心情下,我心里感到很温暖。到了济南后,丈夫告诉我小辉已经回老家,他们之间已彻底结束了。

王霞心里已经忍耐到极限了。自从结婚后,丈夫周三从来没有在外面工作挣钱,一直待业在家,平时偶尔帮她看看门店,生意也没有帮忙打理。今年年初,周三还向她提出要求,把其中一个门市,让给他的哥哥做生意,王霞不肯,周三便拳脚相加。

在济南住了一段时间,丈夫不让我回广州了,于是我们买了房子住了下来。但自从发生了小辉的事情后,我发现自己对丈夫的感情慢慢淡漠了,不像以前那么爱他,而且越来越没什么感觉。反而,远在广州的苏却经常打来电话问候,我们聊得很开心。

今年3月24日,王霞拉家具的大货车车牌号被周三取走了。周三还跑到厂子里,把生产家具的机器重要零件拿走,电也被断了。

直到有一天,我感觉到自己好像真的不爱丈夫了,于是对他说:“我已经不爱你了,我们离婚吧!”

中午,王霞和几个亲戚乘坐聂军开的黑车到马家岩。几个人商量着,要找周三把货车车牌拿回来。

丈夫笑笑:“可以呀,想离就离呗。”没想到他会这么痛快地答应。

走在半路,王霞想起了周三的暴躁脾气,就叫聂军再叫几个人来,找人来教训一下他,最好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以后就不能打我了

第二天,我们就去办理了离婚手续。当时,他笑着对办手续的工作人员说,这个手续要保存好,过几天我们还要回来换结婚证。

王霞经常用聂军的车,他也知道王霞和丈夫关系不好。

我想,他以为我是跟他闹着玩的,所以非常痛快地同意了。其实我是觉得不爱他了,才提出离婚的。

聂军说:那还是要不得。

我们就这一套房子。所以,离婚后,我们依然住在一起。双方父母和朋友都不知道我们离婚了,还以为我们挺幸福的。他依旧照顾着我的生活。有时,我们还把孩子从广州接来,虽然三口之家也是其乐融融的,但我对前夫的感觉已经不是爱情了。6岁的宝宝好像很懂事,她会对我们说:“爸爸真疼我,我喜欢爸爸。”所以,在孩子和丈夫亲呢的时候,我的心里很矛盾。

疯狂的行动:

后来,我前夫听说我和他最好的朋友好上了,他很惊讶,也很愤怒,说我欺骗了他。一气之下,他去了上海发展。

他们说以后别打老婆了,好好过日子

我和苏开始比较频繁地联系了。我们经常通电话,他非常关心我的生活。我过生日的时候,他专程从广州飞过来,给我过了一个别致而有意义的生日。

聂军叫来了老乡叶鹏等人,他们年龄都在20多岁。

去年,我们的关系有了新的发展,开始谈论感情的事了。他时常说:“嫁给我吧。如果你喜欢济南,我给你买套新房子,我们就在济南结婚。然后,我从济南开家分公司。”我也不知道该接受,还是该拒绝。

王霞的家在六楼,开门后,王霞叫了一声周三。当周三从房间走到客厅时,聂军立马冲进去,朝他拳打脚踢,其他几个人,也跟进去参与殴打。

我前夫也经常打电话回来,问我晚上一个人害怕吗,叮嘱我要照顾好自己,好好吃饭,有事情要找他。还经常提起复婚的事情。

打了三四分钟后,他们控制住周三,开始劝他,以后不要再打老婆了,好好过日子。周三一直低着头没说话。

我犹豫着。前夫毕竟是女儿的亲爸爸,他们父女感情非常好,女儿特别喜欢和爸爸在一起。

当聂军等人离开时,王霞在电梯口给了他5000元。

男友也许猜到了我的想法,常常说:“我会对宝宝好的。我们结婚以后,我会把宝宝当成我自己的孩子。而且,为了宝宝,我们俩可以不再要孩子。”我被他的真诚感动着。

残留的关心:

其实,我也想过同男友结婚。但前夫不结婚,我总感觉有点对不起他,想等着前夫结婚以后,我们再结婚。可前夫就是不找女朋友。

王霞曾进屋让他去看病

经常地,我会接到前夫的电话。有时,他非常温柔体贴:“青儿,我做老公不合格,做你朋友还是挺合适的。如果你们想结婚就结吧,不要顾忌我。”但有时,他也非常暴躁。一次,他喝醉了酒,打电话骂我骗了他。他还给我男友打电话:“你小子要是敢娶我老婆,我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

我进屋让他去看病,他说不去,我就走了。王霞说,过了一会儿,她又去劝他到医院,他还是不去。等她第三次去看时,他就没有反应了。

一次,我同一位女友聊了很长时间,刚刚放下电话,前夫就打进电话来,问到:“你刚才和谁打电话,那么长时间。是不是那个混蛋又打电话找你?”然后,就是一些不好听的话席卷而来。

王霞赶紧拨打了120。

我真的好为难。如果为了孩子,我应该选择前夫。而我现在好像更爱男友一些,何况他已经等了我两年。如果同前夫复婚,我觉得对不起男友;如果选择男友,我又觉得前夫还没结婚,有点对不住他。还有,就是没办法向父母和女儿交待。到了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知道究竟应该怎样了。

经鉴定,周三系颅脑损伤死亡。

曾经的温柔:

两人10年前相识 王霞做生意 周三是力哥

王霞和周三是10年前认识的。
那时,王霞和前夫刚离婚,只身带着儿子,做生意,身心都很累。周三在重庆当力哥,收入微薄。

我也不清楚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姐姐王宁拿出一张全家福说,当时家里就不同意他们在一起。结婚前,周三撒谎说年龄比王霞大,后来扯证才知道小3岁。

残酷的事实:

生完第一个孩子后,家暴愈演愈烈

王宁说,刚开始两人关系还可以,但自从王霞生了第一个孩子后,两人关系就不太好了。女儿才三四个月时,周三就经常打王霞,手脚都曾被打断过。

后来,王霞又为周三生了一个儿子。但他的脾气仍然没有好转,动不动就扬言要打死人。比如,买一块肉,买贵了,也要被打。

王霞经常跑到姐姐家求助。

王霞:

我离过婚,很珍惜这段感情

陈先生是王霞经营门店的邻居。我认识他的丈夫,周三身材魁梧,王霞很瘦弱,她来门市时,经常青一块紫一块,脸上也是肿的。他说,周三从来不喊王霞名字,总是无缘无故乱骂,对王霞与前夫生的孩子也不好,经常打小孩。

小英是王霞门店的营业员。她证实了陈先生的说法。

同样做家具生意的张女士曾问过王霞,你为什么不离婚?他还靠你养着。王霞回答说:我离过婚,现在又有孩子,很珍惜这段感情。

王宁说:妹妹的性格也还是有些刚烈的。但她对周三有感情,尽管经常遭到打骂,但妹妹总会原谅他。

目前,王霞和聂军涉嫌故意伤害被检察院批准逮捕。

这一切,都不能逆转了。

检察官建议:

遭遇家暴及时求助或离婚

沙坪坝检察院检察官冯敏说,这是家庭暴力导致的家庭悲剧,王霞采取了一种极端的方式,想结束家暴,但反而害了自己。

生活中遭遇家暴怎么处理?检察官说,首先应想到向亲友、邻居或者单位等求助。而且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求助。

目前公安机关都设立了家暴求助站,帮助妇女儿童维权。冯敏称,及时到医院就诊作记录,伤势较重的进行法医鉴定,坚决要求公安机关追究施暴者的行政责任甚至刑事责任,不可容忍。

检察官说,面对长期的家庭暴力,也应当及时解除婚姻关系。期望他能够忏悔并痛改前非是不实际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