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里的人,是不能去见的。去见了,回忆里的她就没有了。 ——题记
枯燥粗糙的日子在年轮上一道道刻画,又常常被突如其来的凉意驱散,陷入回忆的漩涡,去试图记起那些个与众不同的片段,在那时与此刻之间又是怎么样的鸿沟差异。恰如这盛夏的凉意,正用火热激昂唱诵着少年时代的模样,人是怎么样怀抱着情感,忘却了炙热的天空,又忽然被卡住了脖子,戛然而止,留下整个天空的阴霾。
这个夏天,比以往的更加落寞和昏黄。于是更喜欢注视夜空,那些熟悉的、曾经的面孔就这样闪烁着,而你的轮廓和颜色已经迅速的消失在天空的墨色之下,你正在离开,但你的眸子,却鲜艳的融不进夜色,一直在我的视线里亮着。
早前的这个夏天是雨后的傍晚——大概七月份。太阳干脆的躲了起来磨起了洋工,透过云层,整个世界都在泛着黄色,宜人的温度,坐在九十人的教室里也挤不出一丝的汗渍,我却无暇享受这美好的天气。眼神流离一下午,可你,就在此时走进了我的教室,所有的委屈、不甘、伤心,在这一瞬尽然演变成怒气,扯着你的手跑到操场,我大声的嚷嚷而你的不解释,于是我扯下脖子里的项链,摔在地上,一声清脆的声音,搅动的心情这时一点也表露不出什么,我不知道是在伤心,还是在郁闷,跑开的时候,一点儿也不敢回头。
那个美好的黄昏成了这些并不美好的场景的载体。如今我依旧的记得那时你是多么喜欢这对情侣的坠子,我又是多少次在那家店徘徊,清楚地记着那个标着价码的牌子,辛苦地攒着钱。然后那次河边的午后打开礼盒你的笑,那个湿湿的吻,让我觉得一切是如此的值得与庆幸,你的喜欢,真的是我的幸运。
几天之后去你的教室也找不到你,你同桌鄙夷的看着我告诉我你转学了,另一个城市,我望尘莫及。又隔些日子,收到一个kitty外包的小盒子,是你托人给我的,我竟然开心到有种不好的预感。打开盒子,是两条坠子,一条粘好了带着两条裂痕,一条拿在手里,却感受到了你的温度。
兵荒马乱的高三生活开始,很多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总是打开书包最里层几乎不曾打开的拉链,看着这对坠子,想象你的模样,感受那种悲怆欲涕的情感。我们走过的年月,与其他人并无二致,但对自己来说尤为的孤独壮烈,我们经历着所有青春期孩子应该有的一切,感受着追逐幸福路上的痛苦,让躁动的心慢慢归于平静。但那时,真的觉得世界欠了我一个天堂,而在悲伤中沉溺着,只不过不需要搭救。
高考之后,我又在一个如此的黄昏要登临别的城市,回忆起这个城市一切都是和你一起的大街小巷,而我也已经决定了不去见你,见你,怕回忆里的你就不见了。

指针不知转了多久,北半球已经步入2014年的寒冬。北风稍一使劲,人们便觉得寒意刺骨,城市的一角,曾经人潮涌动,如今空无几人,昔日热闹喧嚣,当下冷清荒芜。仿佛世界也像人们裹着的大衣一般,阻挡了喧嚣,留下了静谧。

   谨以这充满流年的初夏纪念我所有逝去的时光

秋日里的呢喃仍在耳边回旋,往日里的情节还在脑海浮现,我知道,秋天是一个不可复制的季节,就像不可复制的人物一样,永远只能出现在记忆里,心头上。

下了一场暴雨,夹杂着冰雹,一瞬间,整个天空只听见风的呼啸,可初夏的雨就是这样啊,来的快走得更快,就好比我们相遇的时间,来的快,却真的要走了。我喜欢这夏天的夜空,我见过非常晴朗的夜空,月光可以看见云朵的飘散了,星星的闪耀,我却望着这夜空,说不出任何我想说的话,只能任凭脚步走过去,我消失在月光中。看不见任何与我和天空相连的事物,可我知道的,真的走了就真的不能再回来了。

人们常说,回忆之所以让人那样难忘,不是现实不美好,而是记忆里全是幸福美好的东西。

看着窗外的叶子从凋落到发芽,从发芽到翠绿。而整个从晚春走来的气息,一直都弥漫在我身边,这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每一次夏天,都会有分离。如果允许的话,我想继续去想一个人,可在这个初夏时节,许多东西并不是我所想的容易,我爱的一切都会随着时间推移,一件件消失,直到我失去所有,包括死去因为埋葬的不光是这个时间里死去的生命,还有那些看不见的,逝去的光明。

我喜欢秋天火红的枫叶,在百树光秃,百花凋零的时候,是这样一抹火红,点燃了大地的生机,给人一种独特的希望。拾起静躺在石阶上的一片,它是如此的安静,那样的渺小,如果不被人发现,它将重蹈零落成泥的命运,化作春泥,滋养大地。幸好,我把它夹放在厚厚的书本里,让它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得以延续,经年之后,再看到它,我还会想起,火红的枫叶,在世界都寂寞不语的时候,是它给了我无限的希望。

遇见你,然后错过我自己不说相逢的意义,只为把你忘记,再把你想起,直到也忘了我自己。初夏的阳光就是这样的迷人啊,透彻明亮,透过玻璃上的花纹,照在我的手臂,时间静止了,连每一个毛孔都那么清晰,初夏的空气都是活力的。我就这样坐在教室里的角落里,听着风,看着你,这样的生活挺好,阳光折射在栏杆上,是一个金色的亮点,光晕中我看到了结局的模样,是这样的美好啊,你笑着对我说着每一句我想听的话,我就这样在初夏的时间里,游走。

我喜欢秋天高深的天空,它不像夏天那样湛蓝,少了层峦叠嶂的云朵,但它比任何时候都显得深邃,看着它,思绪可以任意飘零,随心游走。躺在毫无活力的草丛中,仰望着无垠的苍穹,南飞的候鸟依次翱翔而过,我希望,可以化为自由的鸟儿,至少在飞翔的那一刻,自己是无忧无虑的。

如一生所远走,追求的不过是短暂美好的光阴,刹那间一种对所有事物都秉持着观望的态度便油然而生了,越是年轻就越是喜欢去追求不平凡的事物,年轻成了新一代年轻人的专属名词。再美丽的花朵也有凋谢的一天,并不是说能留住永久的美好,可是就在年轻,在年轻这个时候,能拥有些自己觉得不会后悔的事,便是追求,是对年轻的交待。我喜欢夏天的感觉,给予人活力与激情,可又让人疲惫颓废,时间不会太久让你痛苦,只会让你去喜欢另一种生活的感觉,而初夏的时光里,没有什么是能永远拥有的。

我喜欢秋天缠绵的细雨,它来的那样安静,走的那样的轻巧,仿佛就是徐志摩的那句“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它没有夏雨的粗狂豪迈,没有春雨的纷纷扰扰,它只有自己冰凉的存在。怀念九月的那场秋雨,因无及躲散而触碰到它们,或多或少带有触肤的凉意和缕缕的婉约。倚窗听雨,落在地上的天籁之声,总向惆怅的人儿诉说这一季的美好与欢乐,听,秋季正踩着它急促的步伐到来了,也似乎在安慰忧愁的人儿,昨天的坏心情早该散去,明天的璀璨和成功在向你招手。

听着窗外的虫鸣声,仿佛听到了整个夏天的声音,忘了初次相遇是什么天气,应该没下雨,大约在夏季,可我却错过了你,就真的听不到你的语气与寒嘘,可我真的就这样失去了你,悄无声息。而我们分离的故事却还是在夏季,这个初夏里,我想尽量想起我们走过的记忆,却很难把它们连在一起,这样断了,可惜。如果要我去找到所有曾经的故事剧,时间太老,我怕爱情的诗句,和你一起说,永不分离,初夏里,不要太多顾虑,我曾经在这笑过,却听不到那夏天的虫鸣。

然而,秋就这样不急不慢的逃离了地球,远离了人们的视线。逝去的美好真的值得人们那样的怀念吗?答案我不知道,就像有人说的,如果生活一直存在美好,处处存在着幸福,我们又怎能辨别出美好与不美好的界限,又怎能感受生活的真谛。

同样季节的风吹在往昔相同的脸上,耳朵里都在响着毕业的歌曲和你的眼,可我哼不出当年的旋律,就好像我现在想不起最初你的脸一样,好像我就失去了我的青春一样,可怜的人没有一段美好的回忆,可我就是可怜人,风沙入眼,望不见一切的想念,我深爱的时光里没有月光,却把我照的如此的卑贱,快门的一霎那,闪耀的灯光便终结了所有改有的不该有的联系,忘却了的孤独,找不到一片孤独的海洋,而我就在人潮中,盼望你出现,希望能有一束光能直接照亮那个曾经的角落,你看得到我的角落。

思绪渐渐地被拉回来,冬天来了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在这个美丽的季节,有人欢喜有人忧。在这个白茫茫的季节里,有让人怜爱的雪花,有让人哆嗦的寒冷,有让人难见的安静……

初夏的太阳下,你说你在等雨,而我在等伞,要问我为什么等伞,因为你在等雨。黄昏也终于迎来了雨,我也等来了伞,却没能等住你,我很想望向一个远方,每当我听见一首熟悉的歌,总会把和你有关的你的回忆来,初夏,当我走这个初夏后,所有关于你的回忆,你的每一个微笑,我所珍视的你……然而逝去的日子,真的不能回来。

我喜欢这个季节的雪花,正如许多人盼望着每年的第一场雪,我也期盼,这季的第一场雪会给人怎样的惊喜,会姗姗来迟吗?我喜欢看到,那一缕缕洁白的雪花从天而降,飘飘然然,落在掌心,感触它的凉意。我喜欢看到,经过大雪覆盖的大地,白茫茫的一片,踩在上面,咯吱咯吱的响,脚下的足迹是那样的清晰,一直通向我将要去的地方。

 
人群中,我找不到一个想要说话的人,甚至都找不到一个我看的过去的人,阳光撒在我脸上,就像你的影子一样。初夏的夜里,没有满天的繁星,也没有蛙鸣,连雨水的味道都是淡淡的,就在这里,我走过这个初夏,就走过了最后的你和你的记忆。初夏的夜里,听一首夜曲,我愿我能活的如这夏天一样,也希望她像夏天一样,我愿你如阳光,妩媚不带忧伤。

我喜欢这个季节的太阳,温度虽然不高,但暖意十足。在这个季节,太阳的每一次出现都像是给人们带来了一份小小的礼物,人们喜欢在有太阳的时候,打开窗户,迎接柔和的光辉,或是搬上一把小凳子,坐在有光照的地方,懒洋洋的沐浴着,享受着。我喜欢冬天里的阳光,它总是那样的无私,就算再寒冷,也会把自己的光和热分享给世界,奉献着自己。

    没有阳光,这也是初夏,它走了。

我喜欢这个季节的安静,万物都沉静了下来,没有了往日无端的喧闹,人们披上那层厚厚的大衣,阻挡着外界与肌肤之间的温度。安静总是相对的,我喜欢看到在安静的环境下,有一群朝气蓬勃的少年们,热情相拥,尽情奔跑,在冰天雪地里玩着童年那个最纯真的打雪仗游戏。我喜欢看到,外面寒意正浓,而在每个家庭里面众人围炉而坐,欢声谈论着那些不起眼的家庭琐事。我喜欢看到,世界还是美好的存在着。

我喜欢这个季节的一切,就像我喜欢这个世界一切美好的东西。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把冬季的秘语写下来,装进秘罐,等到大雪纷飞的日子,把它藏在枯树的秘洞里,没人发现,没人知晓。

文本文原创

QQ2251447785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