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蜂蛰不破的友情
如果世界是广阔的大海,那么友情就像一艘坚固的轮船,不怕被大浪打破;如果世界是一个黑暗的小房子,那么友情就是一盏明灯,把房子照得明亮而又温暖。去年暑假我又回了老家。在老家我有五个朋友,其中一个朋友叫何紫雄,他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们之间有着马蜂蛰不破的友情。
村里有棵大树,那棵大树可大可大呢!我们五个人手拉手才能把他抱住,有几十层楼那么高!这棵大树是我们小朋友的乐园。在老家的第三天,我和朋友们一起来到大树下玩,突然我发现,旁边有几只马蜂“嗡嗡”叫着在四处飞舞。仔细一看,原来马蜂来自于大树旁边另一棵不高的树,我们靠近那棵树寻找,哇!树上挂着个大大的马蜂窝!看到那个马蜂窝,我忽然冒出来一个坏主意:“嘿!我们找一根长竹竿,把马蜂窝给打下来吧!”朋友们齐声叫好。很快,一个朋友找到了一根很长的竹竿,刚好可以够到那个马蜂窝。不过它太重了,光靠我一个人拿不动,于是我们六个人一起合力举起竹竿,使劲一捅,马蜂窝就被打了下来。刚打下来时,马蜂窝没什么动静,难道里面没有马蜂?我们正七嘴八舌瞎猜呢,突然“嗡”的一声轰响,从马蜂窝里冒出来一大群马蜂,他们飞快的朝我们扑过来。
我们吓得抱头鼠窜,马蜂紧追不舍。跑着跑着,我不小心跌倒了,那四个朋友,瞬间就跑得没影了,只有何紫雄跑回来护在我身边,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拍打马蜂。马蜂被他打得落荒而逃,飞回窝里去了,幸好他及时驱赶马蜂,我没有受到伤害。后来他还把惊魂未定的我扶起来,送回了家。从此,他成了我最要好的朋友。
我和何紫雄之间的友情是马蜂蛰不破的,我想,就算是锋利的宝剑、锐利的长矛或是尖锐的钢针,都无法刺破它!“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这句俗话毛主席曾经说过。人是需要有人帮助的,红花虽好,也要绿叶扶持。在生活中朋友间的关爱是不可缺少的,如果没有了朋友间的关爱,生活就会失去很多乐趣和色彩。 姓名:何学桦
指导老师:刘学英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 1

问:在农村捣蜂窝,有什么方法避免被蜜蜂蛰到?

那时,我们还是孩子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 2

我自己如果不说出来,别人肯定不会知道,在我少年时,曾经被马蜂蛰过。那针扎一样刺骨的疼痛,还有狼狈逃窜时的情景,这辈子也不会忘记。毕竟是一桩丑事,我当然不肯轻易提起,所以大家没听说过,也便不足为奇。

这个简单,用火攻!马蜂看到火,有往上扑的,上去把翅膀烧了,就掉下来了。剩下的就逃之夭夭了。前几天我就戳了一个马蜂窝。大家可以看我的视频。非常简单,一会儿工夫就搞定了。

那是一年夏天,云白天蓝,没有风,出奇的闷热,树上有知了被晒得叫个不停,慢慢地把嗓子喊哑。我和铁蛋、栓子、石头、三娃子等几个好伙伴,去村外的大水塘洗澡。在回来的路上,我们发现路边有一棵不太高的粗柳树,那柳树的树杈间悬挂着一只很大的马蜂窝。作为孩子,本性总是好奇的,这其实情有可原。但不知是谁出了一个馊主意,说要是能把马蜂窝弄下来就好了。于是大家东瞧瞧、西瞅瞅,商量着怎样把它弄下来。

我小时候就带小伙伴戳过马蜂窝。我跑得快,小伙伴跑得慢。结果马蜂追上小伙伴,把他的脸赦了,脸肿得像苹果。

有的说最好用火烧,有的说可以用弹弓打,有的说用水浇。大家正七嘴八舌议论的时候,栓子跑着去西边竹林里拖来一根长竹竿。也许是我当时个头长得稍微高一些,铁蛋把竹竿交给了我,下达命令说:“阿伟,你看准了马蜂窝,使劲地捣下去。不要怕!那是个空窝,马蜂肯定都不在家。”

我们这里有好几种马蜂,有一种稍微小一点,窝一般都不大,挂在树枝或者屋檐下。这种马蜂数量不大,对人的危害也小一些。我戳的就是这种马蜂窝,如上图。

说实话,当时我并不想那么做。马蜂窝又不能吃,又不能喝,就算真的捣下来有什么用处呢?但是我终究还是没好意思拒绝。接过长竹竿,瞄准马蜂窝,我狠狠地捣了过去,然而马蜂窝却并没掉下来,刹那间,一大群马蜂从那蜂窝里飞了出来。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大事不好”,我慌忙丢掉竹竿,撒开腿就跑。

另外有一种葫芦峰,蜂窝可以做得很大。挂在树上就像一个篮球。这种葫芦蜂数量庞大,如果把它们惹怒之后,它们会对你群起而攻之,可以致人于死命,非常危险。所以碰到这种马蜂,还是小心为好,避而远之。不要图一时之快,给自己找苦吃!

逃跑的时候,我确实是用尽了全力,时至今日,我依然坚信马蜂是绝对没有我跑得快的。只可惜,我一边跑一边回头,却不曾料到,脚下被路边一块石头绊倒了,我重重地摔倒在路边的草丛里,卑鄙的马蜂们却并没有放过我。瞬间我的脖子、后背、手臂都针扎般的疼,痛得我双手抱头,满地打滚,鬼哭狼嚎。

马蜂看似有害,其实,它是一种益虫。它可以杀死很多农作物的天敌。还可以给水果和农作物传花授粉。所以,在野外碰到马蜂窝,最好不要去戳。

竹竿是栓子拖来的,捅马蜂窝的命令是铁蛋下达的,关键时刻他们都躲得老远。虽然我被蛰得很惨,我却并没有因此而抱怨他们。由此也可以证明少年时代的我,是多么的憨厚与宽容。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在我国云南、广西一些地区,当地人有养殖马蜂的习惯。他们把马蜂养大后收获蜂蛹,拿到街上去卖。一斤蜂蛹可以卖到一百多元。做得好的话,一窝马蜂可以收入上万元。已成了当地人致富的一个重要途径。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 3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阿伟散文《那时,我们还是孩子》。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九农世界来回答这个问题,#在农村捣蜂窝,有什么方法避免被蜜蜂蛰到?#对于这个问题,分两种情况来回答。

自从那次摔倒以后,我感觉自己额头时常阵阵的疼,头脑也不灵活了,我怀疑我后来的迟钝与呆板,都和那次摔倒有关。但这只能怪马蜂太绝情。到家母亲根本没有安慰我,老父亲板着脸瞪大眼睛,狠狠地说了一句:“撩蜂吃蛰”。

第一,对于马蜂,马蜂个头小,蜂巢如小向日葵,里面的马蜂数量不多。戴上头盔,点上一把小火往蜂巢哪里一放,马蜂从巢里出来,烧毁它们的翅膀,待火渐渐熄灭,拿一根带钩的长木棍就可以捣毁蜂巢。

那时候我还小,加上被马蜂蛰得浑身疼痛,自然没明白老父亲话里是什么意思,就去问我慈祥的爷爷,爷爷苦口婆心的告诉我:“撩蜂吃蛰,意思就是你自己惹出的祸,就要自己去承担苦果!”

第二,对于胡蜂,胡蜂个头大,蜂巢如篮球,里面的胡蜂数量多,不要轻易招惹。如果一定要摧毁它,就请专业人士来搞定它。我们这里前两年在河边有棵大树上就有一窝胡蜂。村里人用的是长竹竿,竹竿顶端缠绕着一大团布条并侵上煤油,然后在扎上一捆稻草点上,直接把竹竿伸到胡蜂的蜂巢烧。在烧蜂巢之前要全副武装,头带头盔,身穿厚雨衣,脚穿雨靴。

哦,原来如此!说到底,捅马蜂窝,根本就不是我的本意,铁蛋当时还说那个马蜂窝是空的呢。唉,叹口气,我只能自认倒霉。

第三,野蜂都会顺风追,一般情况下你动了它的巢穴,趴地上不要动,一般不会被蛰。记住,千万不能跑!

那个夏天,我们依旧会在晚上拿着手电筒,去稻田地里抓青蛙,用一根剥了皮的柳条,穿过青蛙的大腿,将它们穿成串儿,一边顺手捉来萤火虫放进罐头瓶里。深夜,拿来凉席,铺在巷口的老槐树下,在老年人的鬼故事里慢慢进入梦乡。

总之,野蜂不好惹,要想捣毁他就找专业人士来。如果自己来搞定它就要全副武装,避免被蛰。题主的问题有些不严谨,如果换成”在农村捣蜂窝,有什么方法避免被野蜂蛰到?”这里不应该是”蜜蜂”。大家有不同看法吗?欢迎评论留言!

冬天其实也很好玩。感觉儿时的冬天有些冷,河塘里的水面都结成冰。我们几个伙伴们,找来木头钉成框,下面再装上四个小轴承,一辆简易的“冰车”就做成了。大家每人一只,来到冰面上,屁股坐上冰车,双手用力滑动,速度飞快着呢!在那样的年代里,不自己寻找点生活的乐趣,又能去做什么呢?

在农村捣蜂窝,有什么方法避免被蜜蜂蛰到?

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避免,
是不是可以半夜去拿个大塑料袋直接把它整个包起来,如果要斩草除根,就弄个小口往里喷杀虫剂。这样感觉蜜蜂也冤,就这么把命丧了。

如果有荒僻无人的地方,建议整个包好后放到偏僻无人处,然后口朝下放好,自己迅速逃走。等风一吹塑料袋飘动蜜蜂就可以出来自由活动,另建家园了,你以后有时间可以来这附近采野蜜吃,是不是想想就很美?

如果不能辨认蜜蜂是不是蜇人后可能严重过敏或至死的品种,建议报警或报消防,他们一般都有专业的工具或防护服。有的还能找到专业养蜂的人,他们会采收为自养,等于多了半箱蜂,人家会感谢你的。

我听过一个故事,叫祸水东引。一个邻居跟我讲的,他有一次发现家附近出现一个大马蜂窝,可是自己又不想摘掉它。于是他跟几个半大小伙子提了这件事,怂恿他们去摘。

小伙子们本来无事还要生非呢,有了这等刺激好玩的事,还用他费劲多说吗,直接拿塑料袋包起头脸,穿起长衣长裤扎好,三两吆喝着就杀奔马蜂窝了。他们不知道从哪儿弄的焊枪还是什么,就是那种会喷火的东西,直接就喷了个焦尸遍地。当然动手喷的也挨蜇了几下,看热闹的也有没躲利落的。至于我那个邻居,他把门窗关严严的,在家喝大茶呢。

好吧,你们又该说无中生邻了……说什么,风这么大我听不见。

家乡捣马蜂,其实方法多种多样,因为这个过程,不是创造,而是破坏,毁灭。相对而言,人类在创造上有可能绞尽脑汁,结果也只能是黔驴技穷,相反,在破坏和毁灭的造诣上,那可是方法多样,层出不穷啊!

在家乡,有的人选择赤手空拳,夜晚火烧蜂窝,如果蜂窝建在高高的树上,则会将树砍倒,再取蜂窝。如果蜂窝建在悬崖峭壁上,则会用弹弓之类的工具把蜂窝打下来,人类,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之私,可以说是不择手段,大肆破坏自然环境的繁衍规律。

蜂语同舟在此呢,也给大家提供一个自己设计的捣蜂窝新技能,这个技能呢,既可以完整的保存蜂窝的原样,还可以把蜂窝里的蜂群尽数收获。

那么现在就给大家详细介绍这个方法。首先,我们得准备一根可以够得到蜂窝的空心竹竿或者铁管,一只可以装得下蜂窝的口袋,一根比竹竿或者铁管长两倍多的铁丝,把铁丝穿在口袋的口子圈上,将铁丝对折穿过竹竿或者铁管,保持口袋口子的直径不变,然后举起竿子将口袋把蜂窝套起来,在竿子的尾部抓紧铁丝使劲一拉,蜂窝就可以完完整整的掉进口袋里了,再使劲拉铁丝,让口袋的口子收紧,这样就大功告成了。

取下蜂窝后,可以在口袋的口子上塞入一个长颈大玻璃瓶,抖动口袋,促使蜂窝里的蜂群受惊往口子上爬,这样轻轻松松的就能把蜂群装进玻璃瓶泡酒了,蜂窝里的蜂蛹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了,蜂窝还可以作为药用,一举多得,岂不令人兴奋哉!

感谢官方邀请!

捣野外的野生蜂可以选择温度高的大晴天去弄,很多人都不知道以为是夜里去弄不会蛰,其实是要中午去弄才不会蛰人,因为晴天大蜜蜂都在忙于采蜜,蜂窝里大部分是刚出生的嫩蜜蜂不怎么会蛰人。

就像我们人一样白天大人都出门干活去了,家里剩下小孩和老人,这是最好打劫的时间。如果胆小的人可以先用烟先熏一下,戴上摩托车头盔和手套去弄蜂蜜吃就不会被蜜蜂蛰到了。

蜜蜂对人类贡献很大,农作物都靠蜜蜂授粉产量才高,所以尽量不要为了吃蜂蜜烧死蜜蜂药死蜜蜂,希望大家关爱生命珍惜生命,一窝蜂是有几万条生命组成的。

以上是本人几代人的养蜂经验分享给大家仅供参考!欢迎大家互动、点评!

在农村里捅马蜂窝以后,应该如果保护自己?说起马蜂窝,很多人的儿时满满的回忆,小时候淘气、比较皮的孩子,几乎都和马蜂窝干过架,当然也没少挨蛰,马蜂虽然很爱蛰人,但大多时候不去招惹马蜂,马蜂一般也是不蛰的,招惹方式莫过于捅马蜂窝,这时候的马蜂会炸了窝,全体出击,去寻找、报复破坏蜂窝的破坏者,这时候的马蜂是集体行动,一窝蜂的去攻击,少则被蛰几个包,严重的要赶紧就医。

如果蜂巢比较位置比较低,直接用喷蚊剂喷杀即可(市场上卖的就行),喷上即死。如果蜂巢位置较高的话就比如麻烦,要用一个长竹竿头上绑一大团棉花(棉花大小视蜂巢大小而定),绑好后浇上柴油,别用汽油,因为汽油燃烧一人快,点着后在蜂巢底下烧烤即可。切记不要站在蜂巢下,因为掉下来的蜂落到身上还可以蛰人。这种作业必须在无月光的夜晚,防止蜂群乱飞。

你不见到破蜂的高手,不要乱说什么了?你所说的防护服之类的东西不是破蜂人所需要装备,高手在民间,他们搞马蜂,虎头蜂只需几根竹条偏成扫帚, ̄小捆干草就搞定。

太简单了,用一根长竹杆(比较轻)顶头绑一截细钢筋,钢筋上用铁丝绑上一团废油抹布,点火就行了。刚干过,不过要晚上烧,白天有乱飞的叮你一下受不了。至于为啥晚上烧没乱飞的就不知道了,这都是父辈传下来的经验。

, “ultra”: , “normal”: }, “src_thumb_uri”: “1eb1e000563e89190d00c”,
“sp”: “toutiao”, “update_thumb_type”: 1, “vposter”:
“”, “vu”:
“v02016a60000binfcojrm1nc74sa37r0”, “duration”: 5.434, “thumb_url”:
“1ed1300001a1aff459bd9”, “thumb_uri”: “1ed1300001a1aff459bd9”, “md5”:
“22db1ced7e8abc3595e941919742701d”} –}

等到晚上再弄就不会被蛰到了,晚上马蜂都回巢了,再拿喷蚊子的药一喷就全死了。

玩够了冰车追逐,我们几个小伙伴会团团围成一圈,胳膊搭上胳膊,然后大家在冰面上同时用力蹦跳,听脚下冰层断裂的声音。跳的时间久了,但见冰层的裂纹逐渐扩散,冰面开始晃动起来。现在回想起来很无聊,但那时却异常地兴奋。

只听“扑通”一声,冰面碎出了一个大洞,我们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瞬间就都掉进了冰冷的河塘里。好在我们几个小伙伴都是会水的(这似乎是整个夏天泡在水塘里的益处),虽然很狼狈,我们最终还是都爬了上来。

冬天的太阳落得早,我们的棉衣棉裤都已全部湿透,只能蹲在一起,抱成团,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铁蛋说:“这样子回家,我们不被大人打死才怪!你们快点去找干树枝、芦苇叶子什么的。我回村子里去找火柴,等下生火来烤干衣服再回家!”说完他就急匆匆跑远了。

我和栓子、石头、三娃子赶忙分散开来,找来树根、树枝、竹子、芦苇叶,很快就聚成大大的一堆。铁蛋不知道在哪里找来一盒火柴,不一会儿,火光就映红了我们一张张被冻得通红的脸。

大家七手八脚脱去棉衣棉裤,一个个都赤裸着身子,用树棍挑起衣服在火堆上烤,西北风吹起来,月光高高地照着,星星冻得眯起了眼睛。

衣服的外面烤得滚烫,再反过来烤里面,当火堆化成灰烬的时候,我们已经把棉衣棉裤穿在身上。那个夜晚,我们忐忑不安地回到家,事后证明,我们每一个伙伴居然都瞒过了大人,没有挨揍,总是快乐的。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 4

当许多年后,我再返回老家的时候,在一个角落里,我竟然意外发现了那只安装着四个小轴承的木头“冰车”,依然那样简陋,却让我激动得热泪盈眶。

我问年迈的母亲,我们小时候常去游泳的河塘,现在夏天还有人去吗?母亲笑笑说:“早就没人去了,现在的孩子嫌那水脏,你们那时候一天到晚就泡在水塘里。”

我拿起那只“冰车”问母亲:“妈妈,现在的河塘,冬天也不结冰了吧?”

“冬天越来越暖和了,哪里还有冰哦?!”母亲一边忙着一边回答我。

在和母亲的交谈中,我听说,铁蛋、栓子、石头、三娃子多数都在外地,在十几年前,他们遇到我的老母亲时,还经常问起我的一些近况。渐渐的,见的次数少了,也就相互没有了消息。儿时的好伙伴,大多已经失去了联系,有的二十多年没有再见到了。也许等到大家苍老时,会再见到吧?

被马蜂蛰过的疼痛还在,掉进冰窟窿里,光着屁股围成一团的记忆还在,那时,我们还是孩子,虽然往事历历在目,儿时的伙伴们,如今却是天各一方、各自行走在异乡的路上。

只是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记得,那些童年有趣的情节?

爬上香椿树摘香椿的嫩叶,在榆树上一边吃榆钱一边在树枝上摇晃,屋檐下或芦苇荡里掏鸟窝,削尖了树枝模仿医生给伙伴屁股上打针,当然一定会先用手蘸唾沫擦一下消毒…………

那时的木篱笆上爬满了盛开着的喇叭花。那时,我们还是孩子。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 5

*************************************

关于作者:阿伟,男,江苏连云港人,建筑工程师,文学爱好者,自由撰稿人。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美国文心社会员、美国海外文轩作家协会终身会员,江苏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一直坚持纯文学创作,兼任《华东文学》散文编辑。

1998年离开中国,辗转于东南亚、中东、北美洲之间工作和生活。1999年起发表文字,在新加坡《联合晚报》、《新民日报》、《世纪风》、《新华文学》,马来西亚《清流》、《爝火》,澳大利亚《澳洲新报》、新西兰《先驱报》、《新华文苑》、澳门《澳门日报》、美国《侨报》、《汉新月刊》、《海外文轩》、荷兰《中荷商报》、印尼《讯报》以及中国国内《北方文学》、《鄱阳湖文学》、《文学月刊》、《北都文艺》、《散文世界》、《未央文学》、《青春港》、《六盘人家》、《华夏散文》、《今日五莲》、《新华副刊》、《参花》、《中国散文家》、《雨花》、《华东文学》、《陕西文学》、《大唐民间艺术》、《现代作家文学》、《连云港文学》等报刊杂志上有散文、诗歌发表,有散文被编入新加坡及国内一些文选,曾在新加坡及美国的征文比赛中获奖。著有散文集《一纸书香》,2014年由北京团结出版社出版发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