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友情的作文:友情不怕风雨 朋友在生活中是不可缺少的,有了朋友,一生欢乐;没有朋友,孤独终生。
我自小学以来一直只有这么一个知心朋友,我和她天天形影不离,那种亲昵的关系没人能体会。我有委屈,她替我分担解忧;她受欺侮,我帮她出头。她就是在我眼中永远胖胖的,可爱的,善解人意的林诗琪!
说起她,我总能回忆起那个难以忘怀的下午。放学了,可天有不测风云,这个性格独特的老天爷大哭了起来,眼泪不停地往下坠,可我偏偏没带伞啊!害得我不能立刻回家。我心急得直跺脚,恨不得把地板踩烂了。无奈的我想了想:哎,算了,等等就等等呗,说不定雨过会儿就停了呢?我只得耐着性子等,可雨今天好象和我作对似的,非但不停,还越下越大了,我气得不得了。天色更暗了,不仅仅是这样,我的肚子也不听话了,一个劲儿地吵。我不能等了,再等人影也没了,还吃什么晚饭啊!我决定淋雨冲回家,什么生病不生病我也不管了,淋雨总比死等着强啊!我憋足气,心里默念:“一,二,三,冲——啊!”我冲进大雨里,没跑几步,就被咄咄逼人的大雨赶回了原地,我冲了几次,也退了几次,还是没办法回家。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林诗琪出现了。她看到我这副德行,笑了,把手中的小伞向我挪了挪,说:“过来吧,我送你回家。”我迅疾跑过去,躲在伞下,心终于定了下来。我和她走在回家的路上,雨依旧那么大,一点儿没留情,伞却只有那么小。我下意识地把身子一点点地挪过来,好让她少淋点雨,她却一直把我使劲地往伞里边拉,自己却淋湿了一大片。我问她为什么,她却毫不在意的说:“不就是这点雨吗,到身上连感觉都没有!”我问自己,这雨还小吗?真的没感觉吗?我不争气的泪水又掉了下来,我没让她看见。雨还是那么大,风还是那么猛,可友情不怕风雨,不管雨再大,风再猛,只要两只小手握在一起,友情绝不会低头!我感受到了,真正地感受到了,这小小的伞真的能在风雨中立起来吗?是友情,是友情!我的心间顿时有股暖流在荡漾,是那样刻骨铭心!
那天的事还真应了一句话“多个朋友多条道”。我相信真正的友情是经得住风雨历练的!

想知道身边那些朋友对你的好是真的好?办法很简单,只需在大雨倾盆的时候给他们分别打个电话或者发条短信。

下了一夜的雨到天亮时停歇了,我带了把小折伞照例去江滨公园晨练,照例来到信安阁后侧的凉台,照例碰到了那几个经常在这里锻炼和聊天的老人。可料想不到的是,运动了一会该回去了,雨却下了起来。开始时我还抱有幻想,雨下一阵就会停,等雨小些再回家也不迟。可是,雨越下越大,小折伞已经遮蔽不了风雨,我和那几个老人都被困在了这个凉台。
【月光】在雨中(小小说)。  凉台檐下,雨水如注,织成一幅密密实实的水帘;凉台外,从地面溅起的水花重叠交叉,结成覆盖地面的一尺多厚的水毯,白花花一片。我再也没有心思做运动了,不时掏出手机看时间,因为回家之后要换衣、要洗漱、要吃饭、要上班,再等下去就要耽搁上班了。
  和我不一样,那几个退休老人,以欣赏的眼光看着水帘和水毯,以悠闲的姿态聊天,只是聊天的话题转换到“雨”上。一老妪说:“这雨大是大,就像倒下来一样。”
  板寸头老翁立刻反驳:“这点雨怕啥哩?那时候光身光脚照样在田里插秧,整个队都这样。”
  另一老翁接口:“就是嘛,那时候哪有水鞋雨衣什么的这么讲究,淋雨干活痛痛快快的,回家擦擦就好。”
  老妪说:“这倒是,现在的人生活条件好了,也怕风怕雨了。”
  ……
  他们不用赶时间,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他们的话如同眼前的雨一样让我心烦,我将头侧向一边,不再听他们聊天。
  雨没有一点要小下来的意思。
  他们也等得不耐烦了,板寸头老翁脱了鞋袜挽起裤脚,其他几人也都将鞋子提在手里。他们都是七十上下的人,连他们都冒雨回家了,我还等什么?也立即挽起裤脚,脱的鞋子提在手上,撑开小折伞,冲破水帘趟进水毯。小折伞确实没有起到多大作用,伞外下大雨,伞内下小雨,才一会儿,就有雨水像虫一样在我脸颊上爬。腰以下部位都淋着雨了。水毯淹没了双脚,裤脚尽管挽到膝盖,还是被水毯溅得水淋淋。赤足小跑,偶尔踩到小石子会有些硌痛,多数时候感觉痒痒的,像有人不停地给你按摩,还是蛮舒服的。
  的确,正像他们说的那样淋点雨怕啥哩!一旦行动起来,淋雨回家也是痛快淋漓的。正这样想时,心头忽然闪过一个疑问:“他们为什么要冒雨回家?难道是为了重温这种痛快吗?”
  我明白了,他们因为平时晨练经常碰到我,知道我要上班的,这是身体力行给我看啊。进一步推想,他们之间关于“雨”的聊天,是故意说给一旁怕雨的我听的啊!
  

我喜欢下雨天,从小就喜欢。

在还没上学之前,每逢雨天,祖母就不再往果园田地里跑,只站在家门口望着雨水轻轻叹息一声,然后就默默回房取了破旧的衣裳靠坐在老房子后门边缝补起来。

那时候的我喜欢穿着长及膝盖的厚重塑胶雨鞋,打着长柄的大伞在家中的庭院里游荡。雨滴打到伞上,发出一种“嗒啦,嗒啦”的奇妙声音,我喜欢听那种声音。

庭院中摆放着祖父的盆栽,五六盆不同种类的花,在雨的滋润下显得格外地楚楚可怜。那时尚且年幼的我不知道花需要雨水的灌溉,只一心觉得雨水会将花给淹死,所以会将自己的伞分给花儿一半。但伞面能遮挡到的地方尚且有限,为此我还不止一次地问祖父说我们要不要将花给搬到屋子里避雨。

当然,我的祖父不会回答我那么愚蠢的问题。所以没有得到任何回答的我仍旧会在下雨天穿着雨鞋打着伞走在庭院里,并且会将自己的伞分给花儿一半,不能一次性遮完几个花盆,只能左右移着脚步,轮流为其遮雨。

我不会跑远,从来只会在房子中间的小庭院里转悠,因为那时候,祖母每隔半小时左右就会唤一遍我的名字,为的是让我给她穿针线。

老人家上了年纪眼力渐衰,尚还年幼的我唯一能帮的忙就是替她穿针线。长长的线传入细细的针孔,连接起来的是祖孙两辈人的心。

那是只有在下雨天才能体会到的感觉。

上小学后,孩子们都会背上重重的书包。那时候的家乡还没有普及短柄的折叠伞,所以很多时候孩子们都会因为嫌麻烦而不会带伞去学校。

所以小学时期的我没少淋雨。

其实那时候淋的雨大部分都是冤枉雨,本来没必要淋雨的,因为总会有人给送伞。

通常情况下,孩子们冒雨跑到半路的巷子里时总会逢着前来送伞的大人们。

记忆中,那条巷子很长,光线似乎总是暗暗的,巷子两边都是老旧的房子,有的是瓦房,有的是单层的平房,长满绿色青苔的墙角,长着长长青草的墙头……

对于那段时光,我最难忘的是母亲们给孩子们送伞的情景。

我很少能在送伞人群里见到我母亲的身影,因为大多时候,她会将我的伞托给其她伯娘或者是婶婶,让她们在替自家小孩送伞的时候顺便将伞捎给我。至于我母亲她自己,则会在家里给我烧热水。

母亲知道我喜欢淋雨,知道我会急着回家,知道我一定会冒雨跑回家,知道那些伯娘婶婶的送伞速度一定不会及得上我奔回家的速度,她知道我一定会湿淋淋地回家。所以母亲她总会选择在家迎接我。

母亲很了解我,可她却不知道,那时候的我其实更希望能在那条黑黑长长的巷子里遇着她,更希望她能像那些伯娘婶婶那样,怀里揣着我的伞,朝着我学校的方向走来。

那时候的我其实很不希望从其他同学的母亲手里接过我的伞,所以大部分时候,即便我拿到了自己的伞,仍是会冒雨跑回家。

跟那些会在下雨天顶着书包嘻嘻哈哈地往家跑的同学不同,他们是真心喜欢淋雨,而我,是没有逢到我心心念念的送伞人。

前些天的晚上,我照常跟李同学去学校操场上跑步,不料刚走到操场却下起了雨。

突如其来的雨让同样打算夜跑或正在跑步的同学们都有些猝不及防,反应过来之后都陆陆续续地奔到了操场边可以避雨的主席台处。

那是场暴雨,雨落到地面上瞬间就形成了水坑,之后掉下的雨落到水坑里,就打出一个个大大的水泡泡。

那场雨下了将近一个小时,没有间断,没有减小。期间有人打着伞从远处走来送伞或是接人,有人欢喜地迎上前去,有人缓缓离开主席台。原本一同站在主席台避雨的人有十几个,但最终剩下的人只有寥寥几个。

我跟约跑的李同学是在大约一个小时之后,趁着雨变小的时候跑离的主席台。回宿舍途中雨又变大了一回,所以我俩不得已停在路边一个超市门口继续等着雨停。

期间我给一舍友发了条短信让她给我带把伞,那舍友让我稍等,我却在转头见到雨又显得小了些的时候对那舍友说不用了。然后扭头对着约跑的同学笑:“我们继续跑回去吧。”

李同学也对我笑笑,然后向我伸出手。

想知道身边那些朋友对你的好是真的好?办法很简单,只需在大雨倾盆的时候给他们分别打个电话。

别对此嗤之以鼻,雨中的确是能见真情的。不信你试试。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希望想要试试的人不要只把那个试试当做一个整人的恶作剧,希望抱着真心去试试的人都能遇上真心愿意给你送伞的朋友。如果遇到那样的朋友,希望你能好好珍惜,好好珍惜身边的温暖,并知足于自己拥有的幸福。

你们都是幸运的孩子。

不像曾经的我。

曾经,如果能有不嫌麻烦愿意给我送伞的人,如果给我送伞的人恰好是我喜欢的人,我想,我或许不会喜欢上淋雨的感觉。

所以最后我想说,你要感恩那些不嫌麻烦愿意给你送伞的人,但同时也要珍惜那些在大雨里拉着你全力奔跑的人。

因为那样的人,从前也是淋雨习惯了的人。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