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笑

母亲的手总是在暗淡的日子里为我擦亮心情

时间过的很慢,就像蜗牛行走,等待的人,悬着心,候着希望守护着……手术里,席念像是做梦,看到医生拿着刀、针线、电压器等在对自己武刀,鲜血淋淋,就连血管心脏都一清二楚,他大声呼叫“喂!住手,你们干嘛动我的身体,我没事啊!”忽然,一幕幕画面出现,一辆黑色轿车,迎着昏黄的路灯,在窄窄的马路上飞速行驶,警察拘捕着其他人,宁夏在帮忙陈琳、王涵等朋友用纸和水简单的处理着伤口,李志和夏佳晴扶着自己过马路,突然,一辆黑色轿车快速驶出,推开两人,自己被撞飞几米开外,浑身是血……一幕幕出现,席念站在医生旁边,看着他们,很落寞的问自己“我是不是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灵魂体吗?”席念试着去触摸医生,却发现手掌轻轻穿过医生的身体,这一下,他彻底慌了,如果自己死了,年迈的父母谁来照顾,谁给他们养老送终,谁来孝顺他们,席念流着泪,拼了命的与自己的身体融合,一次两次三次四次……很久很久之后,他才确信,自己可能真的已经死了,这时,席念看到一个小姑娘在跟她招手,脸蛋粉嫩粉嫩的,像个瓷娃娃,穿着碎花小裙子,挥着小手,嘴里喊着“哥哥、哥哥……”席念走了过去,看着小女孩,问她“小朋友,你怎么在这里?”说着话时,席念还以为自己活着,说完便扭过头看着手术台上的自己,又说道“小朋友,哥哥是不是和你一样,已经死去了”“哥哥,你不要胡说好不好,你只是在做梦,等梦醒了,你就看不到我了,现在,哥哥跟我去一个地方吧”席念听完小女孩的话,心里舒一口气,叹道“希望这真的是一个梦吧!”席念蹲下身来,用手抚摸着小女孩的脸蛋,问“小朋友,谢谢你安慰,对啦,你叫什么名字呢?你要带哥哥去什么地方呢?”“哥哥,我叫李晨曦,嘘!哥哥不要问,等去了就知道啦哦!”小女孩神秘兮兮的,席念见他这样,也不见多问,跟着小女孩穿过房门就就消失不见了……手术室外,红灯持续亮着,手术已经进行了三个多小时,现在天已经蒙蒙亮,走廊里略有些寒意,这时,王静从病房里走出来,看着静静坐着的一行人,悄悄过去,坐在地上,陈琳见状,及忙让座“阿姨,别做地上,您做椅子上吧”王静看着陈琳,一时间也认出来,自席念上高中开始,陈琳就随着席念常到家里玩,有什么事也挺勤快,一叫就到,跟席念很要好,王静见陈琳腿上有伤,便阻止他“你腿上有伤,你做吧,别管阿姨”陈琳想起来,却被席念的母亲用手压着“干妈,你做我这,我没受伤”王静望着小伦,不由看了眼手术室,小伦自然明白,王静想起了席念,不,是完好如初的席念,小伦站起来,上前去扶着王静,席昊看着,等王静坐下来后才开口“感觉怎样?若是累了,你就去休息,这里有我”说完,拍拍王静的手“没事,刚才只是有些上心,没控制好情绪,现在好了,我们一起等念儿出来”双手握着席昊的手“阿姨,叔叔,你们都得注意身体,这样熬夜你们也吃不消,要不你们先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们了”王鹏说道“孩子,你也别劝我们了,席念还生死未卜,我们怎么能安心,没事的啊,放心”王静回答到,席昊微笑着,看着这气氛,笑着说“孩子们,你们都过来,我让你们阿姨跟你们说席念小时候调皮捣蛋的事”宁夏听着,知道是在叫她们,便劝着妹妹一起过去,可夏佳晴一句话不说,动也不动,王静见着奇怪,便小声的问小伦“这姑娘是?”“干妈,这是念子的前女友夏佳晴,今晚……”停顿一下,王静大概明白,恐跟席念车祸搭上边缘,看她这样,还是个重情义的女子,对念儿应该也有些情愫,想着想着,便起身来到牛儿的身边,宁夏望着王静走过来,下意识的打招呼“阿姨好”,王静点头,宁夏自然也识的,来家里玩过几次,还打趣席念是不是女朋友,夏佳晴见席念的母亲走过来,便忍不住眼泪哽咽的说“阿姨,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王静见她这样,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丝,身体冰凉,一直说着对不起,自己不觉也跟着难过流泪起来“傻孩子,快起来,不能这样跪坐着,容易着凉,要是念儿看到你这样,定也是不忍心的”擦拭完眼泪,伸手扶起夏佳晴,刚站起来,一下四肢无力的又软坐回去,宁夏及忙搭手,陈琳不顾腿伤的让开座位,夏佳晴坐下,王静握着她的手,给她温度,席昊笑着道“人都到起了,请王大美女为我们开讲吧!对啦,警察同志,要不要坐过来一起听听”两位民警听完,思忖一番,便也找个位置坐了下来“老头子,净瞎说,什么王大美女,都大把年纪了”“我说是就是,是不是啊孩子们!”“对,叔叔说得对,阿姨不老,还是个十七八岁的美女”“对、对……”众人附和,其实,大家都明白席念父亲的用意,与其压抑、难过着,不如把心放开些,活络下气氛,度过这漫长等待且不安的时间,王静自然明白席昊的用意,母子连心,虽痛心着,但也不想压抑的等待着,那感觉就像是一群人都在等一个噩耗的声音,与其这样,不如适当的化悲伤为力量,支撑着自己默默前行……二楼偏左侧的病房里,宋媚媚醒过来,迷茫的看着周围一切,看着手上的点滴,脑海记忆翻滚,忽然点亮了心里的灯,梦中的一起,凌晨的一起,一时间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原来,宋媚媚毕业那年,受到过一次绑架,很不幸,她的男友在救她过程中被车撞死在自己眼前,自己也在逃跑过程中受到严重的头部撞击,幸好,被负责这件案子的便衣侦查员所救,但也因此昏迷了一年多,医院里的每一个日夜,她都会看见男朋友叶辰在对她笑,可转眼就鲜血淋淋躺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救不了他,还没有勇气和他同生共死,甚至连哭泣都不能出声,只能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摸索着黑夜的道路前行。这样的折磨,一日接一日,苏醒后的时间里,也经常梦见,可她的脑海里却缺失了这段记忆,但心里还是会莫名的难过、自责,时间长了,便把现实与梦境融合,压抑过度而产生精神分裂,为此,宋立奎遍访名医,渴望根治此病,驱散心理的魔,可是,缺失的记忆要怎能对她说呢?无奈,只能寻得药物暂时控制住病情,同时,把她困在家里细心的照料,并请私人医生兼朋友的作为陪伴,谁知?第一次带她出去走走,兴义一别席念,不知为什么?她的心里就莫名的亲切,很是想念,却又无奈父母的束缚,便动着小脑筋偷偷的离家出走,独自一人从浙江做飞机到兴义找席念。想起了所有事,心里积郁的情绪一瞬间爆发,歇斯底里的呐喊,留着眼泪说“不……”病房外的民警听到,急忙闯进来查看,检查窗台,看是否有人想伤害宋媚媚,待检查完后才问“宋姑娘,你这是怎么?”宋媚媚不说话,静静的把头埋在双腿之间哭着,全然不顾血液的倒回,民警见着,一时也不知所错,只得配合听到尖叫赶来的医生做着检查,可谁知?宋媚媚头一抬起来,仿佛才追忆起凌晨的事,便焦急的问“席哥哥怎么样?他在那?我要去看他”推开医生的检查,拔掉输液管,推开王警官,便马不停蹄的跑出去,手背上的血腾腾的冒着,王警官见着,急忙唤着医生追去,好在,宋媚媚并没有失去理智,在王警官劝说下,先把手背上的血止住包扎一下,手背却依旧臃肿着,处理好一切,王警官陪同着医生带着她从二楼到三楼的手术室,门外,白炽灯耀眼,一群人围着两位老人,仿佛在听着其中的一位老人说着关于席念小时候的故事,宋媚媚知道,那人一定是席念的妈妈,臃肿的眼眶,灰白的发,岁月的刀痕划进皮肤,留下或深或浅的痕迹,穿着深灰色的外衣,黑色的的九分紧腰裤和一双失去光泽却略带岁月磨痕的皮鞋,慈祥的脸上是席念三分似的模样,一只手紧握着另一只不属于她的手,她的旁边坐着一位大概六十多的伯伯,盈盈的白发,面带微笑的脸是席念六分似的模样,灯光细腻,岁月浅吻,白发遮掩的笑脸是温暖、是安心,是一位父亲坚强的面孔,在这里面孔下,是心灵的慰藉,是对所有人的鼓励和对孩子的厚望,他棕色厚重的外衣,泥土色的休闲裤,一双大概席念为他买得富有时光气息的黑色老爷皮鞋,虽说不太搭,但宋媚媚知道,这是一个父亲对儿子好的祝愿,棕色化土是生命,是厚重,是破茧成蝶的新生,一双复古式的老爷皮鞋是爱,是席念对父亲的爱,也是父亲对席念的爱,宋媚媚心里呐喊着“席哥哥,看到了吗?你的父母是有多爱你,他们穿的都是你给他们买的那些旧去时光却不舍得扔的着装,他们的祝愿、希望和爱,你看到和听到了吗?席哥哥,你快回来,回来见见为你惶恐不安却对你给予厚望的父母……”,宋媚媚也不打扰,独自寻个空地坐下来,王警官见着也自个寻着一个地方坐下,小伦见着宋媚媚,正想说话,却发现宋媚媚比上“嘘”的手势,自己也安静,宋媚媚的到来,大家都知道,只是,谁愿意打断一颗冰冷五分之四只剩下五分之一只有一点点温暖的老人?更何况那是她心啊!

时间:2016-06-08 19:32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时间:2016-11-10 20:25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文/韩钰 “轻轻地吻/伤感的泪/温暖地吻/伤感/伤感/。。。。。。”

小时候,母爱是那温馨的小屋。
我静静地坐在小屋内,面对屋中的可爱的小娃娃、小鸭子和令人垂涎的饼干,我还是会不时地向外张望。而母亲总是在忙碌地干着。望着她,我总是帮倒忙:“哇”地哭了起来。这时,妈妈总会走进来,生气地瞪着我。而我呢,也不害怕,向她投去一个悲怜的目光。而她呢,总会被我打败,停下繁琐的家务,抱着我唱起山歌,直至我睡着。她才放下我,满意地笑着,然后轻轻地走出小屋……
后来,母爱是那温情的眼神。
记得有一次,我独自坐在院中,想着发生了的可怜事:我的考试失利了。我酸着鼻子,望着面前珍珠璀璨的世界,脑海中荡漾着他人一句句的冷嘲热讽。突然,一张纸被递到我的眼前——是妈妈。妈妈拿着试卷,看着我现在的样子,无语了。她拿起纸巾,拭去我眼角的泪花并用她那慈爱的目光看着我。我们再一次进行了心与心的对讲。一会儿后,妈妈总于开口了,用手摸着我的脸说:“别哭,哭的像大花猫似的,好看不?”我抽咽着,抱着妈妈,叫道:“妈——”
妈妈那双印着劳累的手慢慢地伸向我,瞬间,我的脸上好温暖。妈妈的手指轻轻地在我眼角滑过,带走那已变冷的泪水,带来了那满是鼓励的话语:“不哭,咋不哭,一些分数没必要看的很重。只能说明你前期一些掌握的不够……”虽然母亲的文化不高,但毕竟是血浓于水,眼神与心的交流是超越知识的。母亲的那双大手,总是在暗淡的日子里为我擦亮心情……
现在,母爱是那亲切的叮嘱。
要离家时,母亲总是东查西找,生怕我落下东西。准备出发时,我下意识地向后望望母亲。母亲在阳光下微笑地送别我。她在阳光下的笑容闪着金色的光辉,我被那深沉的母爱触动着,脚步缓慢而深重。时光荏苒,而母爱却在心中永不消逝,伤心、孤独、寂寞时,总是能笑起来。因为,母亲在小时候时就悄悄地在我们心中“打”上了一针“甜蜜素”。无论何时,药效都不会消逝;无论何时,我们也不会让它消逝……
腥甜乳汁 汇集成海荡来砂砾 两只老虎跑快些 敲打鼓舞 那海呐——
如羊水包裹婴儿 任由游荡 多少梦泪流满面啊 随着荒漠袭入岁月 距你后一次吻我
母亲 我已记不得了 ——《妈妈,我想你》
《妈妈,我想你》是赵嘉音的《鸢尾》中的一首小作,可以想象作者的母亲曾经也多么温柔的呵护她长大。我们的妈妈也一样。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耳边响起了那首《泪的吻》,慢慢的,慢慢的融入歌词之中。难以自拔,泪水却早已打湿了玫瑰花!泪,一滴一滴地顺着那玫瑰花的绿叶“滴滴嗒嗒”地流向了它的根。。。。。。慢慢地消失在梦的面前。。。。。。耳边依旧回荡着《泪的吻》,好像在梦的生活中除了泪水没有别的了!昨夜梦无眠,泪水又一次浸湿了衣枕。梦又一次看到了那本不该看到的场面。。。。。。她来了!来的好凶!样子好可怕!眼里充满了怒火。。。。。。
梦的心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梦感觉她来了,她一来准不会有好事。梦真的猜对了!哥哥与她拉扯着走到院中,她开始骂,哥哥傻傻的站着,无语。母亲回来了,笑着走了过来。刚要说什么,只听见她对着母亲大骂起来,母亲也傻傻地站在原地。。。。。。晶莹的泪珠挂在了母亲的脸上。梦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跑出去想跟她理论,但却被母亲拦住,母亲只是摇摇头,梦叹了口气,也摇摇了头,便扶着母亲回到了房间中。。。。。。
只听院中“哐当”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梦安慰着躺在床上的母亲,母亲让梦出去看看怎么了!又是“哐当”几声,梦跑了出去,看见满院的残瓦碎花。梦的心在隐隐作痛!泪!早已满面。哥哥正与她理论,没有想到她会摔东西。梦望着院的残瓦碎花,不知该如何认识好!那些都是她喜爱的花草,都是她平日精心培育的。。。。。。现在却。。。。。。
惨!惨!惨!
“汪,汪,汪。。。。。”狗突然叫了起来,梦带着泪跑到了狗的身边,解开绳子走到他们面前大声的说“你再不走的话,我就放狗咬你,咬死你这个疯女人!”这时,狗好像听懂了梦的话,叫的更凶了。她看了看狗,走了。。。。。。希望她永远都不会再回来。。。。。。哥哥蹲在墙角无语,梦无语。她开始收拾起被这个“疯婆子”弄得满院的残花碎瓦枝。泪一滴滴的打在花上,梦顾不得擦,一直收拾着。哥哥走过来,帮梦包住了受伤的手。又帮着梦收拾。。。。。。晚上,梦走过父母的房间,听到了父亲无助的叹息,母亲的哭泣声。在哥哥的房外,梦听到的只有无边得寂静,像死一般的寂静。这中寂静让梦毛骨悚然,不寒而泣。。。。。。
回到自己的房间,梦躺在床上,悲伤无助的听着那首《泪的吻》,静静得平静得安详的睡去了,枕边也依稀是那首《泪的吻》。。。。。。
“不要。。。。。。不要。。。。。。不要。。。。。。啊。。。。。。”
梦从梦中惊醒,这是一个可怕的噩梦。她用手捂着心口,因为噩梦的关系使她的心口又痛了起来,她很吃力的呼吸着。。。。。。梦悄悄的走到父母的床边,正在“贪婪酣睡”的母亲慢慢的睁开眼睛。梦轻声说“我去上学了!”“路上小心!”母亲有气无力地说着。“恩!”梦抽泣着说,她知道父母是一夜未眠,从父母那双不在清澈病带有血丝的双目中,梦看得出。忽然,几根银发钻了出来,跳跃着展现在了梦的眼前。梦,哭了!几滴泪水滴落在母亲不在乌黑的发丝上,顺着发丝落了下来。。。。。。母亲,睡去了,她太累了。。。。。。
听到月的叫声,梦走出来房间,轻轻地关上门。。。。。。“希望你们好好休息。。。。。”梦留下这句话,便与月去学校了。在去学校的路上,梦无语。想着昨日的事,还有以后的事。。。。。。月从梦那双呆谢而又红肿的眼睛中看出了一切。月叫着梦,梦却无动于衷,“咚!”梦撞到了树上,坐在地上,然后又站了起来,又一边想一边走。“你怎么样了?没事吧?”月关切的问道,梦冷冷的抛出一句“没事”月呆呆的立在那惊愕的看着梦的背影。然后,快速的跑到梦的面前,梦停住刚要说什么,只见月拿出手帕按住梦的额头说“你流血了。。。。。。”梦抬起头想看月,但觉得眼前好黑,便不知后面发生的事了……当梦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她躺在床上,在床边睡着月。左手打着吊瓶,她微微动了动身体,想坐起来,但觉得头好重,好痛!便只好躺着……梦把在月手里的手抽了回来,月被惊醒了。“你感觉怎么样?”“还好,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这里是医院,你需要好好休息!”“为什么我们在医院,我们不是在上学的路上吗?”月握着梦的手说“梦,好好想想昨天发生什么事了!”“嗯……嗯……我头好疼,我想不起来!”“梦,想不起就不要想了,你等着,我叫医生!”

月推开了门,轻轻的掩上了门。空荡荡的病房中只剩下梦,还有那未解决清理的一推麻烦……月推开门,身后跟着一位医生,月以为梦睡着了,没有靠近,正要跟医生说什么,听见梦喊了一声“月,是你吗?”月问声急步走到病床前握着梦的手说“梦,是我!”梦笑着点点头望向月身后的大夫笑了笑说“阿姨!”大夫原来是月的母亲,月的母亲笑着走到梦的面前说“梦,感觉怎么样?”梦笑着说“没事,只是头有点疼。”“没什么事,你得多休息!”梦点了点头,月的母亲又与梦说了几句就离开了,“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今天下午就可以了!你先睡会儿!”“嗯!”下午的时候,月扶着梦走出了医院。把梦送回家,她扶着梦到了房间,并让梦躺了下来。梦笑着说“我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我!”月也笑了笑说“你还说没事,不管谁看了你的脸色都知道你有没有事!”

家里只有梦和月,月正给梦念她新写的一首诗《蓝色之梦》在那蓝色的天空下在那茫茫无际的蓝色的大海之中我在寻找寻找我所能看到的或看不到的……蓝色的大海蓝色的天空……拥有蓝色的梦的我在蓝色的天空下在那茫茫无际的蓝色海洋之中时而潜入海底与鱼儿嬉戏时而浮出水面看着蓝色的天空与飞翔的鸟儿……走呀走游啊游只为寻找心中的——蓝色之梦
当月把后一句念完,梦也入睡了!她来了!来的好突然,好猛烈,好恐怖,好让人心痛……“当当当”“当当当”是敲门声,她来了……
月听到敲门声,走到门前打开门,一看很恭敬的说“阿姐,你回来了,请进来吧!”她没有理睬月,推开月走到了院中。她四下张望了一下,拿起了一个好花盆使劲摔向地上!说“人都死到哪里去了,我回来怎么没人来迎接我!”月听了一怔,然后微笑着走到她的面前说“阿姐,家里没人,梦……”她没有听完便推开月向屋里走去,月被推到在地,手被花盆割出了一条血红得口子。月看见她正往屋里走,想到了在床上躺着的梦,便顾不得手上的痛,跑到她的跟前拦住她说“你不能进去……”他正在与月争论着,月拦住了她不让她进去打扰梦……梦早就被惊醒了,她从窗前望见了发生的一切,她拿着一条长长的丝帕。蹒跚的扶着墙一步一步走到门前说“月,你的手流血了!”
“应该包起来……”月没有让梦说下去便来到了梦的身旁,怜爱的说“你怎么出来了?”梦微微一笑说“声音这么大,我怎么能休息好呢!你看,你的手都破了!”说着,便把月受伤的手用丝帕包了起来……然后又对她说“阿嫂,家里没人,请你明天在来吧!”梦冷冷的说出一句,便要转身进屋,但又转身对月说“我想在屋里坐一会儿,看看花……”月扶着梦坐到花池旁,阳光照耀在梦的脸上,身上,秀发上。月坐在梦的旁边,梦轻轻的抬起右手,迎着微风舞动起来,如同有一条条长长的丝带在她身上来回飞舞,梦微笑着,笑的是那么的安祥、幸福、宁静、如同——天使!她呆呆的站在那,一动不动,梦看了看说“阿嫂,你还有什么事?”她如梦出醒“哈哈……”大笑起来,带着轻蔑地语气说“小辈要尊重长辈,难道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都不懂吗?”梦没有说什么,依然在自娱自乐。梦带着天使的笑看着舞动的手臂说“对于长辈,我们应该尊敬,对于幼小的弟弟妹妹们我们应拿出爱护、保护他们,对于病人,我们要有爱心大姐姐的高尚、宽容、但对于某些疯子,并且这些疯子不是病人,但他的行为也不构成把他们送入精神病院,他们是生活中的疯子对于这些人,我们没有理由尊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