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历正月初一是中国人隆重的传统节日——春节。据记载,中国人过春节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每到春节这一天,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少,大伙儿都穿戴一新,热热闹闹地过大年。但在1929年的大年初一,山东济南的大街小巷却冷冷清清。没有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没有互相祝贺的拜年声。

袁世凯批准正月初一过“春节”

袁世凯
春节是中国的传统佳节,有关资料记载,春节在中国已经有4000多年的历史。然而,江苏省天文学会的天文学家却表示,现行“春节”称谓才有95年历史。中华民族传统历法岁首正月初一,现今无论中国还是海外华人都统一称为“春节”,但在中国历史上却称之为“元旦”。宋人吴自牧在《梦粱录?正月》中说:“正月朔日,谓之元旦,俗称为新年。”据《史记》载,夏代元旦为正月初一;殷商定在十二月初一;周代提前至十一月初一;秦始皇统一全国以后,再提前至十月初一为元旦,直至西汉初期。到汉武帝时颁行《太初历》,才恢复夏代的以正月初一为元旦。以后历代相沿未改,所以这个历法又叫“夏历”。中国历史上早有“春节”,不过指的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立春”,这在《后汉书?杨震传》中有载:“春节未雨,百僚焦心,而缮修不止,诚致旱之征也。”到南北朝时,“春节”是泛指整个春季。而把正月初一定为“春节”,是辛亥革命以后的事。1912年元旦,中华民国在南京宣布成立,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随即宣布中国废除旧历采用阳历,用民国纪年。这样做带有改朝换代重新确立“皇历”的传统,同时也蕴含着向封建王朝彻底决裂的含义。不料,孙中山的这个建议,民间一时没有接受,于是民间同时流行了两种历法,阴历和阳历。当年2月18日民间仍然过了传统新年,其他传统节日也照旧。众所周知,在民国总统的正式选举中,袁世凯获胜,孙中山败北。1913年政府任内务总长的朱启钤向“大总统袁世凯”呈上一份四时节假的报告,称:“我国旧俗,每年四时令节,即应明文规定,拟请定阴历元旦为春节,端午为夏节,中秋为秋节,冬至为冬节,凡我国民都得休息,在公人员,亦准假一日。”但袁世凯只批准以正月初一为春节(因当时是“五族共和”,端午等汉族节日列为全国节日不妥),同意春节例行放假,次年起开始实行。自此,夏历岁首就由以往的“过年”改成了“春节”。
由于这个“春节”是袁世凯批准的,许多倒袁人士,都拒绝过这个春节。孙中山在1924年还提出过废除这个节日。但没有能够形成气候。清朝的遗老遗少们不同意,对孙中山不满的人也不同意。1930年,南京政府为了适应当时世界上风行的改历潮流,一些改历人士重新提出,先过“元旦”新年,后过“春节”旧年,新年在前,旧年在后,十分荒唐。南京政府颁行政令,宣布废除旧历和“禁过旧年”。这个政令一颁布,
***
立刻起来反对,民间亲共人士,也抓住这个辫子掀起了新一轮的反对国民党的热潮。结果,国民政府不但没有把旧历新年禁下来,而且还招徕了国内许多反对的声音。“春节”从“过年而不过节”,经袁世凯批准后,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个“盛大的传统节日”。90多年来,中国人都重视民族传统的新年,把春节当作真正的“年”来过。人们接受“春节”称谓,是因为它既区别了公历新年元旦,又因其在“立春”前后,“春节”表示春天的到来或开始,与岁首之意相合。

原来啊,春节前夕当局就下发了禁令,不许老百姓过春节,“山东省政府孙主席通令所属各机关,禁止商民过旧历年,自三日起禁屠,元旦勒令各商开门,照常营业。”这还不算,当局还派出密探,在大街上看见互相拜年的就逮住罚款,“罚洋五元”。

这是怎么回事?说起来话长了。而且这事还与孙中山有关。

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成立,孙中山悬赏就任临时大总统。次日,孙中山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名义发出《改历改元通电》:“各省都督鉴:中华民国改用阳历,以黄帝纪元为中华民国元年元旦。经各省代表团决议,由本总统颁行。订于阳历正月十五日补祝新年,请布告。孙文。”

改历改元,标志着中华民国是一个崭新的,不同于任何一个封建王朝的国家。采用阳历纪年,也标志着中华民国与世界接轨。不过,虽然孙中山非常重视改历改元,但民间并没有接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旧历和阳历同时被民间使用。到了正月初一,人们依然像往常一样过春节。正所谓:朝廷不再是那个朝廷,春节却还是那个春节。除此之外,端午节、中秋节等传统节日也照旧过。

1928年,中国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大事,与本文的主题有着非常直接的关系。是什么呢?这一年的6月15日,蒋介石以南京国民政府的名义发布宣言,宣告完成统一大业。

“统一”完成后,蒋介石主导的国民政府,比以前更加坚决地推行“国历”。国民政府将旧历视为“废历”,还制定了“国民历”颁行各省。1928年12月8日,国民党中执委又提出《中央对普用新历废除旧历协助办法》,通令各级党部及民众团体废除旧历,“禁过旧年”,并严禁民间过春节贴春联燃烟花爆竹等一切过年的民俗活动。

国民政府为什么要以如此坚决的态度“禁过旧年”呢?蒋介石认为,“民国成立以来已经十八年了,在十八年中间社会一切旧习惯很难打破,年历就是个证明。我们早已决定用阳历,但是一般民众到了旧历年精神就疲怠下去。照此看来革命是不容易的,非有很大的毅力很大的决心不能达到目的……希望我国社会上能把一切不好的习惯打破。”

这说明,蒋介石把过旧历春节看做是“旧习惯”,会使民众的“精神懈怠”,因此要“打破”。

为了深入贯彻“禁过旧年”的高指示,国民政府不但禁止放假过年,还禁止商店关门;不但严厉制裁在旧历年节放假的学校负责人,而且还处罚那些关门回家过年的商人,甚至在街上为人写春联糊口的落魄文人也受到了查处。

对于南京国民政府的禁令,山东省政府贯彻得为彻底。春节前,到任才三个多月的山东省主席孙良诚便发布了“禁过春节”的通令。过了腊月二十三,就不许老百姓杀年猪了。警察局也发布通告,“无论白昼夜晚,不准燃放爆竹。”

当然,国民政府这种依靠行政手段来“禁过旧年”的做法,并不能真正改变民众几千年的风俗习惯。在国民政府的严令之下,出现了奇怪的现象。一方面,国民政府能够有效约束的政府机关、学校团体过元旦新年;另一方面,国民政府鞭长莫及的民间照样过旧历春节。

“一般人民于阳历新年异常冷淡,对于阴历新年,则特别高兴。就北京一城而论,在阳历新年的时候,除各公共机关门口结几块彩牌,与停止办公几天外,社会上绝无甚么表示为新年点缀的,而在阴历新年时候,无论何界都一律休息,而群趋于行乐一途,燃放爆竹彻宵不绝,比之阳历新年实在热闹百倍。”这是当年北京《晨报》的一段描述,由此可见国民政府的禁令沦为了一张废纸。

终,在这场国民政府与普通民众的无声对抗中,前者放弃了坚守,禁令无疾而终,春节又回到了中国人的身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