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面朝大海,却失去了所有的春暖花开

我们准备着深深地领受那些意想不到的奇迹,在漫长的岁月里忽然有彗星的出现,狂风乍起;

那个夏天很炎热,但是她脸上流下来的汗水和眼泪,却很凉。她勉强地微笑着对他说,没有事的,会没有事的。他只是轻轻地说,我会对你好的

回忆是张旧时海报,雕刻着我们堇色年华里的兵慌马乱,我伴着晨露,踏步行走,不再如当初那般固执的为你画地为牢。

我们的生命在这一瞬间,仿佛在第一次的拥抱里过去的悲欢忽然在眼前凝结成屹然不动的形体。

文/安妮宝贝她是他爱过的第一个女孩,在17岁的少年时。

止步停止,从此,所有的如花美眷,繁花似锦再于我无关,我的世界,只有你那清爽的笑颜。

我们赞颂那些小昆虫,它们经过了一次交媾或是抵御了一次危险,

放学后穿越大半个城市,等在她的校门口送她回家。

我总是翻着泛黄的旧时相册,看着你往昔穿着消防服的帅气模样,你眉清目秀,但却是一名性格坚毅的消防员。

便结束它们美妙的一生。我们整个的生命在承受狂风乍起,彗星的出现。

周末的时候,一起去看场电影,黑暗中把她柔软的手指,轻轻地放在自己的手心里面。这种清澈而甜蜜的心情,是生命成长的时候,初的体验。

你站在湛蓝的晴空下咧开嘴,露出你整齐而洁白的牙齿。你背后的阳光充沛,日光倾城,但却抵不过你的笑容温暖。这是我仅有的一张你的照片,也是我视如珍宝般小心翼翼珍藏了五年的照片。因为,那是与你,唯一一件有关的东西。

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我们都让它化作尘埃:我们安排我们在这时代像秋日的树木,一棵棵

那是春天的夜晚,他记得。

五年前,我们是相爱的夫妻,我们相敬如宾,惺惺相惜。纵使你的工作危险而繁忙。我也理解你,你每晚会打来一个电话,虽然只有短短的五分钟。

把树叶和些过迟的花朵都交给秋风,好舒开树身伸入严冬;我们安排我们在自然里,像蜕化的蝉蛾

送她回家的路上,两个人走在淡淡的月光下,一路都能听到樱花在风中飘落的声音。小路两旁的樱花树,开出粉白浓密的花朵,簇拥在一起,每当风吹过,就好象落下一树的雨水。

但我也心满意足。我安然静好的等待,因为我知道你亦如我般的挂念你。2007年你工作之时突然晕倒。这是史无前列的。

把残壳都会在泥里土里;我们把我们安排给那个未来的死亡,像一段歌曲

在她家的楼梯下面,她站在阴影中微笑地看他,漆黑的眼睛,明亮得让他无法直视。伸出手,轻轻地把她的眼睛合上,然后俯下头亲吻她的嘴唇。她的头发上都是细碎的柔软花瓣,散发着刺鼻的清香。

我固执的拉你去医院检查,而你却倔强的站在阳光下,一言不发,我知道这是你无声的拒绝。但在我泛滥而心酸的泪水之中,你终于无可耐可的妥协。

少年樱花 _书评影评_好文学网。歌声从音乐的身上脱落,归终剩下了音乐的身躯化作一脉的青山默默。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睛里有温暖的眼泪。

你安静的随我去了医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原来,你固执而倔强的不肯让我陪你去医院检查,是因为你得了癌症,而且已有一个星期。我僵硬的站立着,如晴天劈雳般,我就这样站着,久久不能反应过来。

你秋风里萧萧的玉树——是一片音乐在我耳旁筑起一座严肃的庙堂,让我小心翼翼地走入;

他们在一起很长时间。高中毕业,他去了北方读大学,她依然留在南方的城市里。

你无声的搂着我。沉默。我瘫倒在地,泪水顺着眼角不断的涌出,我哭得撕心裂肺,生斯力竭。仿佛要把这一生的眼泪都在这一刻倾倒出来。

又是插入晴空的高塔在我的面前高高耸起,有如一个圣者的身体,升华了全城市的喧哗。

很多的信,偶尔的电话,很少的见面。每次假期一到,他就急忙着买火车票往家里赶。有时候买不到座位票,就挤在闷热肮脏的车厢里站上20多个小时。

肃静的空矿走廊里,回响着我一阵阵凄凉的哭泣声。你身患癌症,却没有将这绝望的消息告诉任何人。依旧如往常般守候在工作岗位上,我不由得心痛而又心酸。

你无时不脱你的躯壳,凋零里只看着你生长;在阡陌纵横的田野上

累得发困的时候,在朦胧中看到的都是夜风中的粉白樱花,一片一片,无声地飘落下来。

悲伤逆流成河,那倾城的日光,从此黯然失色。我知道,你爱这份工作爱到骨子里,但你却不知道,我亦一样,爱你爱到血肉之中。我要求你辞去工作,随我去接受治疗。至少这样,还有一线生机。

我把你看成我的引导:祝你永生,我愿一步步化身为你根下的泥土。

他觉得自己是这样的爱她。也许用一生的时间都不足够。

但你却坚决的拒绝了,任我怎么哀求,你依旧是狠心的离去。回到你的工作之上,你为了那份工作,或是说是一份职责。可以不要命,可你不知道,你的命,亦紧系着我的心。

我常常想到人的一生,便不由得要向你祈祷。你一丛白茸茸的小草不曾辜负了一个名称;

快毕业的时候,她有过一个孩子。因为年少无心的疏忽,她对他没有任何埋怨。

远处的山崖之上,开出一朵艳丽而妖娆的花朵。鲜红欲滴。花朵受温暖日光与日落的哺育。吸允露珠的清透与甘甜。你可知,那就是我们的爱情之花,世界末日之时,就是花朵凋零之时,可为什么世界末日没有到,阳光充沛,晴空湛蓝,在百花盛开之时,我们的爱情之花,却一片片的凋零。

但你躲进着一切名称,过一个渺小的生活,不辜负高贵和洁白,默默地成就你的死生。

为了不惊动父母,他们借口旅行去了外地的城市。只是在去医院动手术的时候,她出了事故差点死掉。在廉价的小旅馆里,他整天整夜地守在她的身边。

世界如此猖狂,秋风拭去那半抹余光。那平行线上是我渐行渐远的青春。似水流年,我抓不住你的如花美眷。时间在那一刻停止。我的心,也在那一刻停止跳动。

一切的形容、一切喧嚣到你身边,有的就凋落,有的化成了你的静默:

那个夏天很炎热,但是她脸上流下来的汗水和眼泪,却很凉。她勉强地微笑着对他说,没有事的,会没有事的。他只是轻轻地说,我会对你好的。

三个月后,你逝世,临死之前你依旧是在工作岗位上,纵使你虚弱,脸色苍白,你也没有告诉任何人,你依旧笑得牵强,强装着无坚不摧。只有我知道你的疼与痛。

这是你伟大的骄傲却在你的否定里完成.我向你祈祷,为了人生。

我会对你好的。这句诺言他一直放在心里,但情缘错落,他们的路还是走到了尽头。

我知道以你固执的个性,我是怎么也劝不动你随我去医院接受治疗。你曾说过一句至今还让我心酸不已的话。你说,反正快死的人了,在死之前不如多救几个人。

我永远不会忘记西方的那座水城,它是个人世的象征,千百个寂寞的集体。

分手的时候,明知道彼此有很多误解,但年轻气盛的他,还是固执地一去就不再回头。他离开了南方自己的家乡,到了另一个阳光充沛的城市。

我整日以泪洗面,我每夜在月光之下跪下,虔诚的祈祷上帝不要那么快的把你从我身边夺走。纵使我知道没用,还是整夜泪流满面的祈祷。

一个寂寞是一座岛,一座座都结成朋友。当你向我拉一拉手,便象一座水上的桥;

他有了工作,然后有了新的生活,直到在那里遇到一个美丽的女孩,买了一枚戒指和她订下了誓盟。

直到你离去的那天,我的世界只剩下一片黑暗,再暖的日光也照不亮我晦暗的眉心,因为,你就是我照亮我的那根蜡烛,你离去,烛光散,从此,温暖与我两岸相隔。

当你向我笑一笑,便象是对面岛上忽然开了一扇楼窗。

生活很知足平静。每天早晨,他开着车先送孩子上学,送妻子上班,然后再独自开车去自己的公司。春天的异乡城市,马路两旁也有缠绵的樱花树。一串串粉白的花朵簇拥在一起,当风吹过,就有无数柔软细碎的花瓣旋转着飘落,粘在他的车窗玻璃上。

经那之后,我时常抚摸着儿子那稚嫩的脸颊,看着他与你分为相似的轮廓,心里一阵阵心酸,我总告诉他,你是他的父亲,是一名伟大的消防员。

等到了夜深静悄,只看见窗儿关闭,桥上也敛了人迹。

突然地,就想起一张10多年前的脸。她的脸。在南方潮湿的夜色中,在楼梯寂静的阴影里。漆黑的眼睛,明亮得无法直视。还有黑暗中她的嘴唇,他亲吻过的纯洁的伤口。这样的深,再也抚摸不出痕迹。

秋风习习,吹至曾经俯在耳边的清柔,年幼的儿子抬起清亮的眸子,对我说,妈妈,我长大以后也要像爸爸一样做个伟大的消防员。

我时常看见在原野里一个村童,或一个农妇向着无语的晴空啼哭,是为了一个惩罚,可是

不知道她是否依然在那个南方城市里。也许仍会有男人对她说,我会对你好的。但她的幸福已经和他无关。

秋风逝。一池墨色,半盏流离。素白的年华里,倒映着你我的笑颜。

为了一个玩具的毁弃?是为了丈夫的死亡,可是为了儿子的病创?啼哭得那样没有停息,

每个男人的初,都会有一个樱花般的女子,飘落在生命里,注定颓败。

像整个的生命都嵌在一个框子里,在框子外没有人生,也没有世界

我觉得他们好象从古来就一任眼泪不住地流为了一个绝望的宇宙。

和暖的阳光内我们来到郊外,象不同的河水融成一片大海。

有同样的警醒在我们的心头,是同样的运命在我们的肩头。

共同有一个神他为我们担心:等到危险过去,

那些分歧的街衢又把我们吸回,海水分成河水.

是一个旧日的梦想,眼前的人世太纷杂,想依附着鹏鸟飞翔去和宁静的星辰谈话。

千年的梦像个老人期待着最好的儿孙——如今有人飞向星辰,却忘不了人世的纷纭。

他们常常为了学习怎样运行,怎样陨落,好把星秩序排在人间,

便光一般投身空际。如今那旧梦却化作远水荒山的陨石一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