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普通高考昨天降下帷幕,人们欣喜地看到,尽管高考仍然是一件牵动全社会神经的大事,但从容和淡定已日渐成为高考的“主表情”。

牵动着全中国老百姓的“高考”又如约而至。从1977年恢复高考至今已经过去了28个年头,尽管许多年来人们始终没有停止过对高考制度的质疑和批评,但“高考”依然似滚滚洪流永不停息,成为迈向高等教育殿堂的必经之途。面对有关高考制度的种种拷问,针对高考改革,记者采访了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刘海峰教授。
记者:高考是衔接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的桥梁,也是我国选拔人才的主要途径,您怎样看待我国的高考制度?
刘:一谈到高考制度,很多人总是刻意强调高考制度存在的诸多弊端。的确,这种高考制度导致应试教育的问题确实很大,但高考总的来看却是利大于弊,对促进整个社会的发展,特别是从文革以后由乱到治,拨乱反正,为整个民族的复兴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恢复高考的28年走过了曲折的道路,恢复初期,高考广受正面的评价,那是一个欢欣鼓舞的局面。经过高考选拔的人才通过高等教育成为国家各行各业的骨干力量和栋梁之才,80年代以来中国经济的起飞是和高考制度的恢复和不断改革密切相关的,高考的积极意义应该充分肯定。高考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是以考促学,通过考试极大促进人们的学习积极性,调动教师教学积极性。特别是在文革后几年内迅速提高了学生的文化知识水平,如77年恢复高考时的试题并不是很难,而几年后试题难度增加,学生照样考得很好。其二,引导着中、小学的办学方向。此外,高考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维护社会公平和稳定。中国社会通过个人努力通过公平竞争的渠道不是很多,而高考是在老百姓心目中难得的一个公平的竞争机制,考生因一分之差落榜,他并不会去怪社会怪政府。许多家长和学生都认为,通过考试,即使是带有不少缺点的考试,没有考上,他们服气;而其他选拔方式若通过金钱、拉关系进入好学校,他们不服气。但是,高考制度也确实存在很多局限性,因为一种统一的考试,它必然会诱发应试的顽症,造成学生学习时间长,体育锻炼少,造成一定程度的偏科,只重分数不重平时表现等等。虽然我们的文件中都有明文规定要德智体全面考核择优录取,而在高考实际操作中基本上都是以“智”即高考的分数来决定一切。
记者:近年来也出台了一系列有关高考制度的改革措施,您认为哪些是比较成功的?
刘:在现行的一系列改革措施中,如网上报名、网上阅卷、网上录取等技术层面的改革都是比较成功的,提高了工作效率,保证了高考工作的公平公正性。再者,如高考时间的调整,由原来的7月上旬改为6月上旬,体现了以人为本的人文关怀,减少了酷暑和洪灾等给高考带来的不利影响。另外如“统一考试,分省命题”,“3+X”、“3+2”、“3+X+1”等考试科目的改革,先有成绩再填报志愿,赋予高校一定的招生自主权等等,这些改革措施都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各省也都在做着积极的探索和尝试,但还需要在实践中去检验去评价。高考制度也是在不断改革中发展完善,但由于高考本身的复杂性,存在着许多两难问题,因此不管如何改,都不可能做到尽善尽美。
记者:您认为怎样的高考制度更有利于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的衔接或者说更适应我国国情,更有利于人才的选拔?您对高考改革有何建议?刘:以统考为主体的高考制度是适应我国国情的,但必须兼顾统一性和多样化。现在高考“统”的成分偏多,我觉得将来的改革应该是兼顾统一性和多样化,或统分结合的形式。采取统一考试制度是教育发展到高级阶段的产物。与世界上其他统考入学的国家和地区一样,在近代高校初建阶段,一般都是单独招考而不可能产生统考制度。只有在高等教育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高等学校多了,共性的东西才能突显出来,于是要求从分散走向联合,将各高校招生考试中具有共性的部分统一起来,以达到高效、公平和具有可比性,同时统考也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统一高考对广大考生来说也较为方便、节约,广大考生可以在本县报考各地的高校,并减少了报考的费用。
事实上,统一考试是21世纪世界高等教育发展的一大趋势。中国是一个考试大国,统一考试在中国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东亚地区国家受儒文化影响比较深,多有采用统考制度,而目前不少西方国家,甚至连美国这样一个极力标榜个性化发展的国家,许多大学也采用统一考试成绩,如SAT、ACT考试等,只是采用的比重不同而已。在日本、韩国、瑞典等国家都有统考制度,俄罗斯以前没有统考,现在也开始有了统一高考。
我国的高考制度在主体高考机制之外,实际上也开辟了其它一些选拔渠道,比如,保送生制度、艺术体育类的招生,还有些特殊专业的单招、特长生等。但这些渠道在推行中问题较多,也有些就退了回去或有所收缩。拿保送来说,就存在有的中学送良不送优,还有的是送官不送民,特别是一些热门专业,除非有一些刚性指标,否则很难顶住压力。考生的平时成绩和平时表现都不是刚性的指标,有的甚至是可以更改的,标准也不一致,而最公平的竞争就是统一考试,可以说现行的高考制度是适应我国国情的选拔制度。要使得高考改革对人才选拔带来更多的利好,而带来最少的负面影响,高考改革应在全面深入研究和长期规划的基础上渐进推行,不能看到问题就想改,改了以后问题更大又倒回去,翻来覆去,特别是有的省的科目改革令中学教学无所适从,改得太快太频繁,对中学教育及师生会造成很大影响。高考是整个教育的一个重要衔接点,牵一发而动全身,也是社会历来关注的热点甚至焦点,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利益,牵动着很多学生、家长、中学老师、大学老师,乃至社会的各个方面,如果改革得不好,对社会的消极影响很大,不单单对教育的影响,危害社会公平甚至影响到社会的稳定。因此,对高考的改革必须慎重,在没有充分调研和深入探讨的基础上不能贸然进行改革,否则不易成功,有时还容易走回头路。

“‘小三门’上个月就考完了,英语我也不再考了,因为上一次考得还不错。对我来说,高考只有一天。”走出考场的上海考生小徐,难掩轻松。
2014年,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启动上海、浙江高考综合改革试点,改革包括实施“两依据一参考”、外语科目一年两考等内容,旨在逐步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考试招生模式。包括小徐在内的34万余名沪浙考生成为“新高考”的首届考生。
在恢复高考40周年的时间点上,“新高考”在沪浙两地的落地更有不同寻常的意义。40年前,一根“指挥棒”重启人们对于梦想的追求,指引数百万青年走进另一种人生;40年后,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正为适应国际竞争和时代要求的人才培养模式铺平道路,为“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实现提供更有力的人才支撑。
恢复高考40年,“变革”始终是主题词。1984年,保送生制度开始试点;1985年,上海试点自主命题;1994年,试点招生并轨制改革,毕业不再包分配;1998年,广东率先获批“3+X”方案,考试的科学性在改革中不断完善。进入新世纪,高考“一考定终身”“唯分数论”等弊端、城乡入学机会不均等等问题受到各方重视。2001年,高校自主招生迎来试点,传递出“看分”更“看人”的素质教育导向;从中央到地方,减少和规范考试加分、探索招生和考试相对分离、实施农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加大招考违规查处力度等一系列举措,愈发体现出遵循教育规律,公平、科学、多元选拔各类人才的积极导向。
从标准化到日益重视个性化,从等待定向分配到鼓励自主择业创业,从“唯分数论”到“多把尺子量学生”,高考改革一直与国家需要和社会结构的变化同频呼吸。40年来,高考制度对于提升国民素质、促进人才纵向流动、服务国家现代化建设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如今,中国需要更多具有创新思维、国际视野的一流人才,高考制度必须不断适应新需求,提供新动力。让每一个同样努力的人拥有机会,让每一个不同特质的个体能人尽其才,始终是高考改革的初心。
诚然,改革总会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也不可能一蹴而就。高考改革的成功,需要高中教育教学广泛而深入的变革,需要进一步畅通中学和大学的衔接,更重要的,是全社会对待改革的理解和宽容,在重塑考试制度的同时也重塑自身对于教育本质的理解。
40年间,高考的录取率大幅提升,这使得高考不再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方式。应该看到,在今天,实现人生目标的路有千条万条,通过高考进入大学之门只是其中一条,青年拥有施展才干的广阔道路,而非只有高考一座“独木桥”。这是个人之幸、教育之幸、国家之幸。
招考制度在变,“有努力就有远方”的拼搏精神永远不会变。高考的胜算,在于专注和自信,是每时每刻的努力与坚持。对于人生来说,亦是如此。

恢复高考制度近40年来,许许多多人的命运因此而改变。应该说,作为一项重要的人才选拔制度,高考已经成为促进社会阶层流动的一道重要阶梯、守护社会公平的一道重要防线。但必须看到,高考就是一场选拔考试而已,它不应该承载太多不该承载的内涵,也不应该被赋予太多不应该承担的责任。尽管高考对考生至关重要,但它毕竟不是人生的唯一出路。高考考得好而之后学得不好、碌碌无为者大有人在,高考考得不好而之后奋发图强、做出大作为的也大有人在。让高考逐步走下神坛、回归本原,让社会不再为之过度敏感和焦虑,我们的生活才能更美好,社会才能更进步。

当然,让“高考表情”变得更从容淡定,还需要方方面面作出持续不懈的努力。只有当考试招生制度等各项改革不断向前推进,当社会公平正义得到切实有效的维护,当社会有了更加多元、开放、畅通、公平的上升渠道,高考带来的不淡定才能离人们越来越远。而这,需要你、我以及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