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自1937年全面开始,到1938年的武汉会战后,日军就停止了全面进攻。自此抗日战争进入了相持阶段。教科书上说是日军失去了继续进攻的能力,小编在上学的时候就对这个说法表示怀疑,因为在日本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1944年,日军发动了豫湘桂会战,大败百万国军。

问:怎样评价豫湘桂战役?

图片 1湘西会战
湘西会战是抗战时期的最后一次会战,此战以日本战败告终。至于当时日军发动湘西会战的原因,史学界一般把它归结为三点:
第一,日军陷入日益孤立的境地。1945年春,美军在太平洋战场实施对敌越岛进攻,节节向日本本土迫近。3月,中国远征军攻占腊在乔梅与英军会师,
从而打通了滇缅公路,美援物质源源不断输入中国,国民党军队装备得以更新,战斗力得以增强。豫湘桂战役后,国民党军事当局由何应钦兼总司令,统一指挥西南各部队,并利用美援物资装备36个美械师,准备反攻。在这种形势下,日军为了挽救其覆亡的国运,振奋军心,提高士气。一方面力图调整与苏联的关系;另一方面,准备乘豫湘桂战役胜利的余威,进一步进攻第三、第四方面军防区,于是便有了芷江作战。
第二,湘西地区的战略位置险要。豫湘桂战役后由于湘北、湘中、湘南以及广西大片国土的丢失,湘西地区便成为阻敌深入、保卫战时首都重庆和大西南的第一道屏障,成为中日两军的必要之地。
第三,意图摧毁空军的芷江机场。芷江飞机场位于芷江县城东南一公里处,占地面积约2000亩。始建于1936年10月。芷江机场建成后,
成了国民党重要的后方空军基地之一。空军系统各重要机关、空军部队纷纷迁到芷江。1942年,美国空军开始进驻芷江。1943年,陈纳德率领美军第十四航空队进驻芷江。1943年到1945年,芷江空军的积极作战,威胁到日军的后方补给战,
威胁到日军地面部队的作战,威胁到日军的空中优势地位,并威胁到日本本土。为解除这种威胁,。衡阳战役结束后,日军便部署进攻芷江,以摧毁飞机场。

1944年,日军为了打通中国大陆交通线,以便将侵华日军各部分贯通起来,并联系被切断海上交通的南洋日军,并破坏设在中国的美军空军基地,以保护本土和东海海上交通安全而发动了豫湘桂会战。此战,国民党军队大败,国军损失50-60万兵力、七个空军基地和36个飞机场,丧失国土20万平方公里、6000万人民。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日军在1944年还这么能打,为什么在1938年便停止了对中国的全面进攻呢?

图片 2

首先,我们要先看一看1938年的形势,当时日军已经攻占了中国东部,也就是中国经济发达的地区,和部分中部地区。而国民党军队已经撤到了地理位置更险要的中西部地区固守。这个时候日军若要进攻固守在险要地区的国民党军队,必定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而此时的日本国内,因为对中国的战争,经济受到很大的损失,日本的军国主义者也不能使日本像当时的纳粹德国一样使国家进行全面战争。因此,有一点我们要知道,这个时期对于中国来说是全面战争,而对于日本这个国家不然。
还有就是刚刚提到的,日本付出了很大的经济代价,那么,它必定要加强对以占领地区的统治和经济剥削,这是需要很大的兵力来维持的,所以此时日军在中国的兵力确实是捉衿见肘。而在敌后战场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已经残留在日军已占领地区内的国民党军队对日军在已占领地区的统治威胁很大,所以日军不得不调集兵力对这些抗日武装进行“围剿”。而国民党当局为了拖延日军的进攻,多次与日本进行秘密谈判,例如山西的阎锡山就把日军耍了好几次。这些条件都促使了日军放缓对中国侵略的步伐。

豫湘桂会战,是日本陆军于1944年4月至12月期间贯穿中国河南、湖南和广西三地进行的大规模进攻战役。
豫湘桂战役的大溃退是抗战以来国民党
正面战场的第二次大溃退,8个月中,中国在豫湘桂战场上损兵50-60余万,丧失4个省会和146座城市(豫中会战37天失38城)、7个空军基地和36个飞机场,丧失国土20多万平方公里、6000万人民。
战役中至少2.4万日军死亡,加上伤病者共十万人。

而到了1943年秋以后,日本的形势变得非常严峻,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接连失败,海上交通线被切断,南洋日军面临被切割的困境,美军设在中国的空军基地和飞机场对日本本土的空袭也令日本高层恐慌不安。为此,日军困兽犹斗,狗急跳墙,才制定了集中兵力从中国战场寻求突破,企图固守大陆以坚持长期战争的计划。
对于豫湘桂会战的失利,国民党高层是要负很大责任的。在战役中,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对日军的战略目的判断失误,在战役中指挥失当都是此次战役的重要原因。而国民党军队的腐败、堕落也是此次战役失败的一大原因;其中典型的例子便是驻守在河南地区的汤恩伯部队。汤恩伯治军不严,纵容所部在河南地区作威作福,鱼肉百姓,全然不顾当时已受旱灾严重折磨的百姓。汤恩伯也因此被称为河南地区的“汤灾”,河南百姓称汤恩伯为土匪。在河南,国民党军37天失38城,汤恩伯部一路逃跑,一路打劫百姓,致使许多百姓帮助比较“仁慈”的日军追击汤恩伯部队。

日军尽管达成作战企图,却无力保障大陆交通线畅通,也未能阻挡美机空袭日本本土。除此之外,由于分散了兵力,反而为国民党军队反攻提供了条件。豫湘桂战役是日军在溃败前夕一次回光返照式的挣扎。在这次抗战中规模最大的
进攻战役中,日寇在付出了沉重的伤亡之后,使得国民党军队一溃千里,捣毁了数十个国军机场,占领了上百个城市,湘桂粤三省占当时大后方工业1/3的工厂也尽入敌手,打通了印度支那与华南。这次战役充分暴露了国民党统治的日益腐朽,引起了人民的强烈不满。

日军尽管达成了作战企图,却无力保障大陆交通线畅通,而美军夺取了马里亚纳群岛,获得了更好的空军基地,加大了对日本本土的轰炸。所以日军此次虽然大胜,也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

但是,这场战役看上去日军达成全部的作战目标,但事实上,日军兵力比战役之前更加分散,为敌后活动创造了更大空间;美军此时占领了马里亚纳群岛,美国陆军航空兵拥有了更好的轰炸日本本土的基地,使得占领中国机场的行动完全失去了意义。这次战役虽然以日军取胜而告终,但大陆交通线作战在战略上其实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反而加速了日本的战败。

如何评价豫湘桂战役?这个问题我来回答!

当美国人开始对日战略大反攻的时候,在中国战场,十万日本军居然将几十万中国军队打的落花流水,不得不说,豫湘桂战役,也叫作豫湘桂大溃退,这是国军历史上的耻辱。

不过耻辱归耻辱,军队之间也是有区别的,例如长衡会战阶段,国军最起码硬拼了几仗,其中最知名的一战,便是衡阳保卫战。日军大将横山勇率领的日军十一军,被中国部队阻击了四十多天,衡阳城内光负伤的士兵高达七千余人,足以见战争的残酷。因此我认为,衡阳保卫战,算是豫湘桂战役中的一大亮点。

可是话又说回来,豫湘桂战役的失败,原因又是什么呢?其实在当时的中国战场,日军并没有出现劣势,如果不是美国人在太平洋战场上狠揍日本人,估计中国全面抗战的胜利会迟到几年。

更为重要的是,豫湘桂大溃退,第一战区司令蒋鼎文,他难逃其咎。其手下八个集团军,竟然被日军打的落花流水,尤其在中原地区,失地千里,蒋某人当时没杀蒋鼎文的头,已经是对不起国人了。

不过此次战役,国军能打的部队都没主要参战,尤其在河南,多杂牌军,装备和日军也没发比。相信将印缅军新一军和新六军拉来打,日本估计都没这么狂妄,因为这些军队全美械,也是美国人训练,几乎和日军旗鼓相当。当然在那个阶段,豫湘桂虽然大败,但是之后滇缅大反攻中,王耀武部、宋希濂部,还有从印度进攻的孙立人以及廖耀湘部,让日本人吃尽了苦头。

总的来说,豫湘桂战役是日本人失败前的一次垂死挣扎,但是国军的表现确实不尽人意,尤其很多国军将领贪污受贿,使得军队战斗力低下,最终造成了这一次大溃败。好在还有精忠为国的将领,正是有他们的存在,才没能让日寇的阴谋得逞。

以上就是我的看法,欢迎大家留言评论!

众所周知的“衡阳保卫战”就发生在1944年豫湘桂战役期间,虽然方先觉率第10军苦战47天歼寇如麻,但最终仍然无力改变战争结果,衡阳陷落后日寇第11军再陷全州侵入广西,“桂柳会战”国军再败,日军前锋突入黔桂边境,贵阳几乎不保,重庆大为震动,确实是国军抗战之耻。而豫湘桂战役惨败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它极大影响了美国人的判断和战后中国的利益。

(方先觉将军)

豫湘桂战役在日本方面称为“一号作战”,战役的大背景是:1944年初的太平洋战场,日本陆海军已经全面败退,日本联合舰队主力基本被歼,从日本本土到南洋各岛的海上运输线完全被美军切断,日军的“南方军”几十万人马面临补给断绝的窘境。日军参谋本部突发奇想,决定打通从日本经过CX半岛到东北,再从东北经过华北、华中、华南的一条大陆交通线,再经越南给南洋日军“输血”。

因此一号作战又被称为“纵贯大陆交通线作战”,由于当时的平汉(北平到武汉)、粤汉(武汉到广州)铁路沿线敌我双方犬牙交错,已经事实上陷于中断,同时如果进入越南的话,还需要通过尚未沦陷的广西腹地,期间的河南段、湖南段、广西段都控制在中国军队手中,因此对日本人来说,“一号作战”近乎于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汤恩伯)

日本人也知道此次战役难度之大,因此集结了空前的兵力,调动了超过50万陆军野战部队,规模甚至超过1938年的武汉会战,并且特别成立了负责江南作战的“第六方面军”,以冈村宁次为司令官。具体计划是,华北方面军负责攻击河南地区的国军第一战区,第六方面军负责湘桂段的战事,其中第六方面军指挥第11军、第20军和广州方向的第23军。

战役的第一阶段于1944年4月在河南打响,日军以15万兵力加强一个战车师团发起进攻,第一战区正副司令长官蒋鼎文和汤恩伯疏于防范,加之“坐等抗战胜利”的思想严重,因此很快溃不成军,37天连失38城,损兵折将极为严重,史称“豫中会战”。打红眼的日军甚至企图通过豫西杀入陕西,终被第八战区胡宗南部所阻。

(副参谋总长白崇禧)

至1944年6月中旬,在第一战区和第八战区的共同反击下,日军被逐至陕县、洛宁一线,双方形成对峙,但河南段的平汉铁路终于被打通。

1944年5月,侵华日军第11军在湘桂段开始动手,首先打响的就是“长衡会战”,由于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的轻敌,日军轻取长沙,随后马不停蹄直扑衡阳,薛岳的残部被迫撤往湘东,“老虎仔”威名从此不在。

(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

惨烈的衡阳保卫战结束之后,日寇深入广西继续进犯,“两广地区”是第四战区的管辖区域,但司令长官张发奎却没有多少基本部队,再加之桂系白崇禧有意保存实力,因此“桂柳会战”也很快失败,日寇第11军与北上的华南第23军104师团在广西境内完成会师。

在豫湘桂战役短短的八个月中,国军损失兵力50余万,丧失了豫、湘、桂、粤、闽、黔等省大部或一部,丢掉了洛阳、长沙、福州、桂林4个省会城市和其他146个中小城市,另有7个空军基地和36个飞机场被摧毁,丧失国土20多万平方公里和约6000余万同胞,可谓惨败。

(开罗会议)

尤其是在日本崩溃前夕,败得如此之惨确实不应该。不过,日本人虽然在战术上取得了成功,战略上却一无所获,没有一列火车真正通过了“大陆交通线”,并且还耗尽了最后的一点力气。

当然也有一定特殊原因,其一是抗日战争战略相持阶段已近尾声,日本的战败显然是时间问题,重庆高层对日军发动大规模进攻的可能性估计不足。其二是许多国军将领和部队“等胜利”思想严重从而消级避战,军政一体腐败。其三是美国压迫重庆方面,动用最精锐的中国远征军发动滇西反攻,造成军事委员会缺乏强有力的预备队投入战场,但总体而言,其军事上的溃败,也是其政治上腐败的表现。

(雅尔塔会议)

最严重的恶果是,1944年豫湘桂大溃败不仅导致了巨大损失,还反映出尽管部分换装美械的国军作战能力依然低下,以及造成了重庆政府公信力和信誉度的下降,从而使美英两国开始轻视蒋介石政权,认为其力量不足以击败日本侵略军,于是在1945年初的“雅尔塔会议”上故意将中国排除在外。

“雅尔塔会议”不仅牺牲中国的利益换取苏联出兵对日作战,还在战后利益的分配上完全抛弃了中国。而我们应该记得,在1943年的“开罗会议”上,中国是被邀请的参与国,是被列入四大国之一的,但是豫湘桂战役的惨败,抽了重庆方面一记响亮的耳光,国际地位由此直线下降。

好好看看吧!关于桂林保卫战,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桂林工事坚强,粮弹充足,所有通信与装备,皆尽用于此。而未经一日战斗,即崩溃,可痛之至。
冈村宁次在他的回忆录里是这样写的:“无论怎么说未受敌军多大抵抗,就攻占了桂林,继而攻占柳州,并乘敌军动摇之机,以“旭”的精锐师团(第三、第十三师团)进行果断进攻,取得了圆满的成功,缴获了大量军需品,特别是美式武器。”
——《冈村宁次回忆录》,289,290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