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困难,找警察”。《人民警察法》规定,人民警察要维护人民的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然而,有些警察忘记了肩负的职责,利用职权谋取私利,知法犯法,严重破坏了人民警察的职业形象。

图片 1

问题(组织、强迫、引诱、介绍、容留卖淫罪):如何理解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以下简称《立案追诉标准》)中第78条第1项:引诱、容留、介绍2人次以上卖淫的对于2人次的理解?譬如,(1)引诱、容留、介绍2人次以上卖淫的“2人次”的理解?。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 ’中,对‘:容留”如何理解?容留卖淫女,卖淫女与嫖客未发生性关系,是否构成容留卖淫罪? (2)现在《立案追诉标准》为引诱、容留、介绍2人次以上卖淫。如介绍一人、容留另一人,能否合并认为符合“2人次”?如介绍一人、容留另一人但卖淫女与嫖客未发生性关系,是否也符合“2人次”?

据财新网报道,今年5月31日,48岁的河北省石家庄市警察孔某因犯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和抢劫罪,被一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其犯罪事实是,自2013年年底至2015年8月间,孔某和招嫖者葛某相勾结,多次组织、引诱卖淫女和嫖客多名在两人租赁的房屋内进行肉体交易,然后,孔某带领辅警多人前去“抓嫖”,再以罚款为由对嫖娼者进行敲诈勒索。

文章来源 | 密云检察

图片 2

孔某身为人民警察,明知引诱、容留、介绍卖淫、敲诈勒索和抢劫他人财物都属于严重的犯罪行为,却滥用国家和人民赋予他的警察职权,伙同招嫖者、卖淫女实施犯罪,其行为已经不只是知法犯法,而是利用执法权犯法,性质相当恶劣。

导读

律师解答:本罪系选择性罪名,有其中一项行为者即成立犯罪;本罪属于行为犯,不要求有卖淫行为的现实完成。理由是:

从报道内容来看,法院对孔某行为的定性,似乎不够准确,因为孔某等人设局引诱嫖客上当的目的,是为了滥用职权、以利用警察身份敲诈勒索嫖客的钱财,甚至在此过程中伴随着暴力殴打,不是为了引诱、容留或介绍妓女卖淫;只在于把嫖客引进房间,不在于提供性服务,这在刑法理论上属于牵连犯,应当以重罪即敲诈勒索罪从重处罚。不过,就量刑而言,倒也大体上还过得去。

原本憧憬着学会理发手艺后好好在京生活的吴某,却因为为“客人”热情服务,而进了班房。近日,法院以涉嫌介绍卖淫罪对吴某判处了刑罚。

1.作为前提性的概念,卖淫是指以营利为目的,满足不特定对方的性欲的行为,包括与不特定的对方发生性交和实施类似性交行为。所谓容留,是指为他人卖淫提供场所或者允许他人在自己管理的场历卖淫的行为。

需要注意的是,本案不同于通常所谓“钓鱼执法”,而是比较典型的犯罪行为。因为,“钓鱼执法”的目的,终究还是为了执法,是为了给违法人员一个教训,只是执法的方式方法不当而已,而本案中孔某等人设局引诱嫖客上当的目的,并非为了执法,而是为了实施敲诈勒索行为,为了牟取钱财满足私欲。

案件回放

2.本罪的法益是社会风化。卖淫行为本身不是刑法关注的对象,因为它并没有侵犯到他人或者公共利益。但是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的行为却扰乱了社会秩序与风化,于是成为刑法关注的对象。因此,只要行为人的引诱、容留、介绍行为是为了促成有偿性交易的实现,就已然侵犯了社会风化,具有可罚性,至于卖淫女与嫖客之间是否真的发生性关系并不影响本罪的成立。

显然,孔某这种滥用警察权力实施的犯罪行为,其性质比通常的犯罪要严重得多、恶劣得多,严重玷污了人民警察的形象,应当受到严惩,更应引起警惕。

年仅18岁的外地来京人员吴某,在同乡舅舅的美容美发店内打工,学理发手艺。对未来生活有着美好憧憬的他,却在2017年11月的一天,犯下了一个他终生难以悔改的错误:那天20时许,吴某接到舅舅打来的“店里要来‘两个客人’,让在店内的服务员接待一下”的电话后,吴某不但将此电话内容告诉了店内养的卖淫女,而且在“两个客人”来后,热情地将他们领到他舅舅为卖淫女们租的位于某小区的住处,使他们的卖淫嫖娼活动得以实现。吴某为“客人”的“热情”服务,换来了一生的后悔。

3.从本罪的构成要件来讲,刑法处罚的是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的行为,不要求有发生卖淫的实际结果。只要行为人为卖淫提供场所的行为一经完成,犯罪已然既遂,并且引诱、容留的行为与卖淫的行为之间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所以不是刑法关注的对象。

“从严治警”应是各级公安部门长抓不懈的工作。在公安工作中,队伍建设是根本,是保证,落实“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建设,提高执法办案、服务群众的质量和效率,关键在人,在队伍。为此,需要长期进行队伍建设,既要从优待警,更要从严治警。然而,现实中总会出现各种违法犯罪的害群之马,对此应坚决清除之,从而纯洁公安队伍。

Q:吴某的行为为什么构成了犯罪呢?

4.作为选择性罪名,只要完成其中一项或几项行为总计达到2人次的,就可以进行刑事追诉。理由在于,这数个行为之间的可罚性是相同的,并且刑法将其规定在同一个罪名之中,就意味着给予相同的刑法评价。倘若一人引诱卖淫一次,介绍卖淫一次的,同样可以按本罪起诉。如果不这样认定,可能发生处罚不公平的现象。(比如,甲因引诱卖淫两次被起诉,而乙则引诱一次,介绍一次,反而不被起诉,这不符合我们的正义观念。)同时,我们还要注意,只要行为人实施的引诱,容留、介绍的行为达到二人次以上,就可以追诉,至于有没有实际的性交易结果的出现,在所不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是指以金钱、物质或者其他利益为手段,诱使他人卖淫,或者为他人卖淫提供场所,或者为卖淫者和嫖客之间牵线搭桥的行为。这是一个选择性罪名。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这三种行为,不论是同时实施多种还是只实施其中一种行为,均构成本罪。如:介绍他人卖淫的,定介绍卖淫罪;兼有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三种行为的,定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不实行数罪并罚。本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行为。介绍,是指在卖淫者和嫖客之间牵线搭桥、沟通撮合,使他人卖淫活动得以实现的行为,俗称“拉皮条”。

由此不难看出,介绍行为有其自身质的规定性。既不同于引诱,又与容留有异。在实践中,介绍的方式多表现为双向介绍,如将卖淫者引见给嫖客,或将嫖客领到卖淫者住处当面撮合,但也不排斥单向介绍,如单纯地向卖淫者提供信息,由卖淫者自行去勾搭嫖客。本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即任何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实施了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行为的,都可构成本罪。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过失不构成本罪。即行为人明知自己是在实施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行为,并且明知这种行为会造成危害社会的结果,而希望或追求这种结果的发生。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行为人,一般是以营利为目的,但也不排除不以营利为目的的存在,是否具有营利目的,不影响本罪的构成。

本案中的吴某就是因为有介绍他人卖淫的行为,才受到了法律的制裁。花样的年华就这样断送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