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页情思入心,山水之逢入梦

曲终人不散

时光匆匆,转角处,往事成风。每个人都有过清澈的相逢,也有过美丽的错过。很多的时候一个无意的转身,便抖落了一地的故事。从花开到花落,从缘起到缘灭,谁是谁的风景;谁是谁等待入梦的人;又是谁装饰了美丽的梦?这一切都会泯灭在岁月的长河里,彼此留下无名的因果。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为了过程而匆匆赶赴,在注定的因果里演绎着悲欢离合。似水流年,我们只要记住曾经回眸的微笑,忘记转身别离的伤怀;叶开叶落,只要彼此在时光里重叠过,就是最馨香的记忆。 

时间:2016-06-08 22:04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曹玄

 我们常常会感叹!流年的风,将多少相遇吹落成一笺笺诗行,写就成一瞬间的沧海桑田。我们在云烟雨巷里行走,无法掌控邂逅与别离,只能在含苞待放时,放意绚烂。闻过了花香浓,不必伤感花期的短暂,人生注定有很多偶遇,遇见到谁都是一个美丽的意外。有时只能珍惜着那些不离不弃的人,忘记那些有缘无分的情,那样才不会被红尘烟火所伤。虽然故事总是一见倾心的开始,人走茶凉的结局。还是庆幸,彼此的世界有来过的痕迹,不是所有的别离都会染上悲伤的色彩,凋零是为了更好的花期。  

总觉还是昨天,再回首,已是多年!记忆中路过红尘匆途的人,每每回忆,初识的颜容依然在眼眸前隐隐约约,靠近又远去;初闻时陌生中动人心弦地寥寥话语,仍旧在耳旁边蒙蒙胧胧,明明暗暗……

红尘里的一场相遇,婉尽一生情长,韵成一曲离殇。琴音又起,声声断情,弦弦绝思。一弦一声化作了无言的相思,悠扬琴音中,渐渐清晰了她的面容。

 
一程山水一年华,一世浮生一刹那。有时我们总是会问,岁月经得起多少等待?曾经策马天涯,并肩看天地浩大;曾经寒庐煮酒,巴山夜雨诉衷肠。可是,时间太瘦,指缝太宽,那些惊艳的画面总是不经意的从我们指缝间溜走。谁的背影辗转了谁的年华;谁将往事深深忆起?也许是时光越老,人心越淡,走着走着就忘记了相遇的最初。暮然回首,沉淀的只是那段落花的记忆、交际时的点点滴滴。此时此刻,遗忘也许是最好的怀念。  

有没人,曾在你的一页情诗里,信誓旦旦地说过一句“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时隔多年,到了无意偶然相见之时,竟只剩下苍白无力的无言以对,甚至哪怕多说一句,都觉得那么多余;看着彼此曾经熟悉至此的温暖面孔,被时光雕琢得倍感陌生,甚至面目全非的时候,内心深处泛起一股绵延不断地悲凉,曾经未经世事轻易出口的一句诺言,难道真的,只是青涩年华里,一句单纯无意以为是誓言的誓言,到了后却变成一句算不上谎言却已成谎言的谎言,一个许诺的叫永远的永远,竟也不知在何时,淹没风尘,难觅难寻!
一场疼痛的离别之后,离人往往会做一场再聚之梦,以心中想象着,那双摄人心魂的眸子,像当初那样温柔动人般涌上心头,谁都深深地清明朗豁,只是仍旧心甘情愿地,执拗着那一个缠裹住遗憾的梦,宁愿在梦里,以想象地姿态,时而轻悲,时而微喜,有些时候,梦里地笑,总是好过现实的直白,是太过不甘于曾经地失去也好,是不想勇敢地直面如今的现实也罢,总之,就是愿意停留在那里,不愿清醒,也不肯轻易地清醒!
静静回首,一段宿命相遇,一份露水情缘,一句无意诺言,十年心事渡时光,匆匆那年匆匆来,匆匆这年匆匆去,回首只觉,人生情缘,如流水般来去,总有那么几段,要留下解不开的心结,也总有那么几段,注定要留下,一生的遗憾。回首往事,依然起念,像个痴人般所为,或许,也只是,感念时光太过于匆匆。倘若还有思念,便算作是放不下,那么,世间有多少人,真的能做到,丝毫不念及过往;倘若放下了便不会再回首,那么,世间又有多少人,真的能做到,径自向前!
但凡有心之人,即使决绝于往日夕情,都定会为回忆低眉,亦会为遗憾枕梦,沾染了红尘里的蒙尘,你想彻底的与之清脱,未免真的太难。倒不如,在那个离人归梦里,枕一段与时光背离的往事,在那段往事里,爱的人,依然还在,他笑,你便喜;他忧,你便愁,青春正好,淡淡悲,淡淡喜,如此,便也算作是好。
若是无缘偶遇,分别难聚,只能以想象地方式,去演绎那一场久离后的重逢,那么,就让更深情的那个人,以宛若当初的样子,练习着再聚之时,再在彼此面前,单纯地问候一声“多年未见,你,可曾还好”?直到缘分终将散尽,直到此生再无相见可能之时,可以带着毫无遗憾地自己,带着没有悲伤地祝福,去深迎那一场,久别后的重逢!
假如人生可以选择,你是否愿意,与某个人再在相遇,哪怕是纠纠缠缠,分分合合;哪怕是思成灾,念如洪;哪怕终将以同样的方式,聚散匆匆;哪怕别后连偶遇都无缘;哪怕今生只一面,相见却无言!一定有那么一个人,是你以为此生出世入世,不为能与他相依于今世,只为能和他重逢在今生。这一生的山水之喜,只在他那一眼的深情里,相逢虽不语,却已深深懂得!深爱过一个人,大抵是如此!
转山转水的相遇,离水隔山的重逢,我们要在这条叫做情深缘浅的风雨路上,遗留多少叹息;又要在这场叫情浅缘深的绵延微风里,散落多少无根的心事,才能将这一生的遗憾了尽?不知,不知……
记忆中的念人啊,倘若在相遇,你可否用你温情的目光,化尽这埋藏了多年的结,让这一段烟花般的相遇,能有一个烟花般的散场,纵使此后,天阔地远,各行其路,若能如此,应已是生命里莫大的恩赐!是啊,只是烟花般的情缘,却住了长久的心房,若真的能再相遇,是不是,该轻轻巧巧地对他或者她,温柔地说声再见,把曾经该说的话,认认真真地说一遍,让这一段来去匆匆的故事,再无遗憾残留心头!
一页情诗入心,山水之逢入梦,一生的情缘无数,唯有那么几段记忆,是你不忍忘,不愿望,也不想忘的,也唯有那么几个人,是你长思,久念之人,不要因为时光的远逝,褶皱了那年彼此的心喜,也不要再用你那残忍的冷漠,将那些美好一一怠尽,你该让那些记忆有个温暖的结局,也该让那些想念你的人,了无遗憾地将你收藏、珍惜!文字:梦瑛qq:593307204

俯首听琴音,一曲难消心中念,蹉跎了无情岁月。一曲将歇,人未离散。尘世里的回眸,是为了再与你相遇。犹记那时一曲琴韵,回荡在耳边,纵是曲已终,人却还未散。

 
红尘之上,秋水之下。有多少人说过: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又有多少人感叹过:如果回到从前,宁愿彼此擦肩而过不曾回头。世间所有的情缘只因一个相遇开始,关于那个遇见的故事,有人春暖花开,极致绽放;有人灯火阑珊,独自彷徨。无论是过客、或是归人都是生命中的缘分,只要在那因缘际会里,珍惜过、拥有过就是一种幸福。生命的旅途中,我们不断的遇见一些人,也不停地和一些人说再见,多少念念不忘变成了悄无声息,多少相见恨晚变成了不如不见。时过境迁,当我们懂得如何去爱时,发现失去的是美好的纯真。也许人生总有些遗憾,不然繁花落尽,我们凭何缅怀?经年过后,这一种情怀,渐渐渗入我们的灵魂,绚烂了整整一个曾经。

江南的烟雨溅起声声叹息。琴声起,音韵扬。汪道远难以忘记这是与她相遇的时节,犹如尘世里寂如烟花的邂逅,沉醉着淡淡的幽香,却又恍如隔世。唯有一曲琴韵遗留,弦弦声声催落离人泪。

 
一方素笺、一壶香茗、一砚清墨,在彼岸一头回味相遇时的最美。每个人都有过“人比黄花瘦”的悱恻,有过“惨绿愁红”的花事。红尘烟火里,谁绾一缕青丝,许三生不负;谁笔下生花,唯美了相识。如果说:三生石上种因果,一花一叶总关禅。那么,无论情深缘浅,过尽千帆,也不诉离别的惆怅,只言相聚的喜悦。若,彼此有缘,相信山水总会重逢。  

那年,江南烟雨朦胧,风沉韵醉的三月里,汪道远遇上了那个如琴音般柔美的女子,注定了一生的缕缕牵挂,不尽纠缠。

时光匆匆,转角处,往事成风。繁华落幕,惊觉处,物是人非。事过境迁,留下的只是那段被屋檐遮住的光阴;相思无处,目光倾城的诉说那段美丽的往事。

那年,江南烟花摇曳,风住沉香的琴音里,杨巧云遇上了那个如琴弦般坚韧的男子,注定了一生的爱恨纠缠,无怨无悔。

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渐渐模糊。回望你已不在,任凭泪断千行,相守已无望。

流沙飞逝,世事无常。回忆江南情断肠,相爱却天各一方。如今琴音又起,怎能不忆起你?时光流转,岁月无情。回想那时一曲琴音,相随一生的情缘。

那年江南的三月,今生都无法遗忘。汪道远邂逅了他眼中如音韵般柔美的女子杨巧云。相对的视线注定了一生的情缘。依稀还能听见那一曲情长,牵连了他们一生的《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

琴音止,音韵余存;音韵留,一曲将息;一曲终,人未离散。

江南的三月里,一声琴音起,声声道尽汪道远与杨巧云相随一生的爱恋纠缠。一曲《凤求凰》,许下那如凤凰花开般的誓言。纵使相爱天各一方,生死两茫茫,也情愿,白首不相悔。纵然琴音流曲心间,轮回轻逝去,也依然,曲终人不散。

红尘里的一场相遇却又错过,是离散。相见难,一曲琴音乱,此生已消散;离别苦,一曲琴音起,愁肠已寸断;再回首,曲终人不散,今生已无憾。

尘世里的回眸,是为了再与你相遇。红尘里的蓦然回首,不再是只与你擦肩而过,而是再续前缘。

江南的三月里,烟雨溅落滴滴离人的泪珠。红尘里的再次相遇,已轮回流转千百度。

琴音又起,弦弦掩抑声声思。汪道远从未忘记过那一曲《凤求凰》,更不会忘记曾经许下的誓言。蓦然回首,再与她相遇,注定了今生的相守。

韶华易逝,思弦易断,琴音又起,与她再遇。一曲《凤求凰》,不忘当年誓。琴音一直流转在记忆中,未曾消歇,从未离散。已然明悟:纵使一直流逝的不只是岁月,还有我们。也依然不改当年心,不悔当年誓。

但凭:时光不朽,记忆永恒。相守情不断,曲终人不散。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