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挽花的手抚满天雪花

文/轻烟笼月 千年来,我一直 在一首唐诗里,隐居。 过着清简的生活。
种下,一树桃花。 喂养,鱼尾三千。 燃烛。立于霜色的镜前, 描了又描。仍
掩不住,青丝渐如雪。 你以白发做弦,清音 一如唐诗轻触。划过眉梢。
唤我,从那首诗里, 袅袅而出。 披一件月的衣裳。 你歌,月徘徊。
我舞,影零乱。 一曲广陵散里,醉天涯。 竟,不能乘风归去。
凝眉对视间,苍茫成 一幅水墨的烟云。 那晚,温柔的月色 点亮了夜的幽蓝。
就这样,面对面坐着。 有风拂过,长发盛开,桃花般, 映红了我的脸庞。
酒杯的清澈,欲言又止。 一饮而尽。然后 各自,天涯。

一缕一缕,皎洁的月光,

它从九霄穹顶曼舞而下 染白我鬓发

我枕着你的那一声叹息,

临风提酒自斟自饮自诩风雅

浸躺在某个章节里的一段诗词里。

昔年红泥封坛 几人埋一人尝吧

听时间在暗泣,拥着你的体温,

宇内清冷 我说你便听罢

落满灰尘的那本陈旧的线装书

那年飞白飘洒 山水如画

从一旧书摊又碾转到你的书案上

一如眼前这般 还记得吗

千年前的情景,似在眼前

悄然予我混沌中第一缕光

我在沉睡中醒来,破茧而出,

我用逐风的眼容三界霜花

千年前的一见,你入了我的念

它随残阳秋风纷纷洒洒 于指端融化

于是,你便是我人间四月的烟火,

江淮栈道身披余晖形单影寡

如花一般绚烂,温暖……

生平所历之人 非身死太难忘啊

你在茫茫人海中,踮足翘望的可曾是我

天地浩渺 我便代你看罢

红尘俗世纷纷扰扰,你的愁忧挂在眉梢

南山百丈落霞 万里烟华

痛了我的心扉,湿了我的眼眸

一如旁人口中 看到了吗

你独自坐在潮湿的海滩上,

它拂过你的眉梢我的脸庞

咸咸的海风,拂过你清俊的脸庞,

它拂过你的眉梢我的脸庞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吹起了你的额发,脸上写满了忧伤,

我静静地站在你身后,你回眸的那一刻,

我入了你的眼眶,住在了你的心房……

我是你,千年前、眼眸里的一滴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