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落魄的小程序员到硅谷创业之神外表沉静、谦和,永远面带笑容的陈五福,看上去与其说是目光敏锐、创业”力道惊人”的商人,不如说更像一个慈善家。然而作为”全球十大创业家”的他,的确创造了”从无到有”的硅谷创业神话,自1986年首次创业到2000年,他先后创办的十几家公司均以高收益获胜,1990年在波士顿创立的Cascade
Communications公司,1994年上市后市值达到100多亿美元。虽然在2000年网络泡沫时未能幸免池鱼之殃而亏损数百万,但也无伤筋骨,更难以撼动他”硅谷创业之神”的称号。我们来看看他的创业故事。

陈五福出生于台北南港的贫寒家庭。出生那天,恰逢一位多年不见的亲友拎来两罐奶粉探访,陈五福有幸成了家中第一个喝上奶粉的人,于是排行第五的他得名“五福”。

从创业家到企业家 陈五福是谁?
陈五福是一个符号,更是一张名片。他的名字总是跟创业连在一起:华人创业、橡子园、孵化器,都是他的关键词。
开始关注陈五福,并不是因为他在美国的创业神话,以及蜚声世界的橡子园孵化器,而是因为TD-SCDMA。
在3G三大国际标准中,有美国主导的CDMA,欧洲主导的WCDMA,TD-SCDMA则由中国主导。一般人知道,TD-SCDMA是由大唐代表中国提出的。然而,更为深入的细节,恐怕一般人并不清楚。
其实,在大唐的身后,另有一家公司,叫做信威,现在已成为SCDMA的领头羊,号称大灵通。然而,当时这家小公司并不为外人所知。大唐是信威的大股东,信威的另外股东中,有创业投资商美商中经合,此外,一个重要股东及创始人就是陈五福。正是陈五福最早在美国创立了这家公司??即TD-SCDMA的源点。
从20世纪80年代末,陈五福就开始崭露头角。差不多十年间,他引领了美国华人创业的高潮。连续创业成功,平均回报1300%,一时被称为华人“创业之神”,头上光环绚丽异常。
陈五福进入中国大陆是在2003年1月。当时由橡子园,以及上海创投和上海张江分别投资800万美元、6000万人民币,共同组建了橡子园创业管理有限公司,位于浦东软件园,正式拉开了他在中国“无中生有”的序幕。目前,在孵企业已达7~8家。
两年后的今天,陈五福又借着施振荣组建智融集团的机会,北上京城,出任智融集团创新公司董事长,用他的话说“这次是当敢死队”。
9月22日的北京,秋高气爽,阳光灿烂,与天气一样灿烂的还有陈五福本人。记者于上午9时整,如约来到位于中关村软件园的瑞平公司,采访在那里开董事会的陈五福。从他那儿得知,瑞平也是其投资的一家初创公司,与信威(办公地点就在瑞平隔壁)是兄弟关系,都属通信领域,团队间也有内在联系。
他轻松地告诉记者,开董事会之前,先接受采访,董事会一完,他马上要飞硅谷。记者注意到一个细节,不知是有意无意,那天,他恰好穿着印有“信威”、“SCDMA”标志的工作装。
政府应创造一种诱导机制,鼓励创新,鼓励早期投资
新经济导刊:橡子园创业管理有限公司,于2003年初成立。请问,截至目前,共孵化了多少企业?都是哪些领域?这些企业情况怎样?
陈五福:这是一只上海基金。目的是把美国的技术引进到大陆,再利用张江的环境和人才。目前已经投资了七八个项目。投资领域主要在几个方面:半导体芯片设计、无线通信基础架构、软件开发、通信系统开发以及跳跃性新技术。
总的来说,这些企业做得还不错。估计明年或后年,这些公司就会上市,或被并购,并购的可能性更大。
新经济导刊:为什么最先选择上海而非北京?
陈五福:两个地方的速度不太一样。谈合作时,上海的动作比较快,我们能力有限,只能先从一个地方做起。
上海、北京各有特点。上海与外界接触比较频繁,商业化气息比较浓;北京其实有很多人才,尤其是电信业、软件等,比如中关村,而且最接近中央政府,某些方面执行上也容易。我们非常希望有这样的机会,延伸到北京来。
新经济导刊:您觉得做好早期创业,政府需要做什么?
陈五福:政府应该提供比较好的机制,鼓励人们去创业。在台湾、以色列、美国都有这样的机制。因为,一般的私募投资基金,是不愿意投资到早期的。这时,政府要带头进入,比如先出1/3或一半的资金做引导,退出时,把更多的利益让给其他股东。这样,自然会带动其他投资者来投资。
新经济导刊:如何发挥已经创业成功人士的延伸作用?
陈五福:国内也已有一批有经验的人,应该想办法,诱导这些人发挥作用。一定要有制度,否则,如果纯粹从投资讲,谁去做早期呢?政府一定要有一个优惠政策加以引导,这些人才是关键。
究竟怎么操作呢?第一,发现做创新的人在哪里。第二,设立机制让他们进来。通常这些人机会很多,他们为什么还要来做这些,必须设立机制,引导他们来。
创业家与企业家有很大不同,前者求新,后者趋稳
新经济导刊:早期创业很辛苦,您为什么还那么喜欢创业?为什么不选择一个大公司长期呆下去?
陈五福:早期投资很辛苦,一定要有兴趣。
最早投入,冒险性最高,为什么还要做?因为我喜欢创业,特别有兴趣。早期创业需要特别的人才,一般的创投家难胜任。因为早期创业,根本没有什么好评估的,完全靠你对这个领域的了解。
新经济导刊:您认为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创业家与企业家有什么大不同?
陈五福:创业是无中生有,这些人都不是很守规则,比如我,就是一个不太讲规矩的人,办公室如果没人帮助整理,就会很乱。我对生活的要求也不是很高。第一次创业,确实想要钱,我也是从贫穷中走过来的,当时为了脱离贫穷,才去创业。但到后来,已经不再是钱的问题了。钱慢慢变成一种工具,能够满足我的一些需求,比如投资需求。对我来说,钱只是一个工具,而不是一种享受。
创业家不是不能变成企业家,关键是,有些创业家不愿意变成企业家。
创业家,总想做新的、早期的事情,他敢冒很多的风险。冒险可能会失败,但不冒险,根本没有成功的机会。反过来,当公司变大时,开始追求稳定,不再追求无穷无尽的冒险,这就需要心态上的改变。但是,包括我在内的一些创业家,不习惯改变这一心态。
新经济导刊:要永远创业下去吗?
陈五福:我喜欢享受继续创业。有人说,你创业这么辛苦,好不容易把企业养大,再送给别人你放心吗?这个情况只有我自己最了解。把企业交给别人不一定成功,但让我留下,就一定成功吗?不见得。把企业交给别人,比我自己继续做,成功的机会更大,这就是分工。而我的价值,就是再去创业。
相对技术的应用,技术的发明越来越过剩新经济导刊:要想创业成功,技术与市场,哪个更关键?
陈五福:创业经常从技术开始,但创业要成功,绝对不是技术。在早期,我以为是技术导向,其实不对,应该是市场导向。
创业分几个阶段,一是做什么,二是怎么做,三是做完以后怎么卖。现阶段,价值的创造,最核心的是“做什么”,高科技只是解决“怎么做”。
尤其是在大陆。至少未来几年中,还不是创造技术的地方,而是应用技术的地方。如果你知道了该“做什么”,其实,“怎么做”就不是问题,因为你不必去创造那个技术,在美国都是现成的,关键是如何应用。包括互联网在内,都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技术。
新经济导刊:对中国大陆您有什么建议?
陈五福:大陆很幸运,人才多、市场也庞大。但即使这样,资源也是有限的,当你在广度和深度之间挑选时,要取舍。目前来说,大陆在整个世界的定位,还是比较低端的劳力密集,要赚钱就要用劳力、土地,这样能比较快地赚到钱,因为这是你的优势,你还不能放弃这块,在这块要更广度地赚钱。但同时,考虑到未来发展的升级,不能永远都这样靠广度,被压迫在低端,要走向深度。我的建议是,走深度也要选择。
关键看投入的程度,比如当年台湾的投入,选择了一个重要领域??半导体,当时不可能选择很多同时做,因为资源是有限的,特别是人力资源。台湾半导体起来后,几乎把所有的精英都吸引过去,学校最好的学生都跑到半导体去了。大陆也要考虑这点,深度也要有选择性,毕竟在某些方面离人家还很远。要找准几个行业,做更大的创新投入。
新经济导刊:未来关注哪些领域? 陈五福:主要是健康产业和消费领域。
这是大方向。2000年泡沫之前,很多投入开发出很多的的技术,出现了技术的相对过剩,即技术的开发超过技术的应用,一大堆新技术不知道用来干什么。
健康产业,随着人生活水准提高,需求与以往会大不一样。以前有病去看医生,现在则强调预防在先。观念改变之后,对整个系统要求是不一样的,会有很多机会出现。
新经济导刊:为什么加入智融?
陈五福:我个人在美国创业已经有一些成就,我一直希望把这种创业的经验带到华人区,进行传承,我一直都在找合作伙伴。我发现,施振荣先生是台湾企业界最具前瞻性的。他一直在想未来的事情,跟我的想法贴近。未来,橡子园会与智融做整合,我自然是做敢死队,当然是不死的敢死队。
本刊网站(www.daokan.com)检索关键词 陈五福、橡子园、孵化器 陈五福简历
陈五福出生于台北南港的贫寒家庭,兄弟间排行第五的幸运儿,得名“五福”。
1972年毕业自台湾大学电机系,于1976年自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取得电机工程硕士学位。1976年至1977年,陈五福先生于柏克莱加州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班进修。
1990年10月,创立Cascade
Communications,1994年7月28日上市,市值曾高达100亿美元;该公司1997年被Ascend
Communications以26亿美元收购。 1995年6月,创办Arris
Networks,10个月后的1996年4月,在第一个产品诞生的当晚,该公司以1.5亿美元被Cascade
Communications并购。 1996年6月,陈五福从美国东部移师硅谷,创建Ardent
Communications,次年8月,该公司被Cisco以2.5亿美元收购,陈五福留任Cisco科技副总裁一年。
1998年底,陈五福又参与Shasta
Networks创业,1999年4月,北方通讯以约计3.5亿美元收购Shasta Networks。
华尔街日报曾深入介绍陈五福;硅谷权威杂志红鲱鱼(Red
Herring)2000年评选陈五福为年度十大创业家;美国Light
Reading杂志称陈五福为光纤网络通讯产业最具影响力人士;2002年,陈五福先生入选为富布斯杂志美国一百最佳高科技创投家。

跳出老路勇创业

小五福不愿意一辈子过卖青菜捡煤球的日子,借外甥用过的课本一路苦读,考进了台北大学电机系。陈五福想要跳出中国留学生以技术为先、惟学位是重的老路子,决定独创一片新天地。

陈五福出生于台北南港的贫寒家庭。出生那天,恰逢一位多年不见的亲友拎来两罐奶粉探访,陈五福有幸成了家中第一个喝上奶粉的人,于是排行第五的他得名”五福”。

图片 1

小五福不愿意一辈子过卖青菜捡煤球的日子,借外甥用过的课本一路苦读,考进了台北大学电机系。他原本立志要当科学家,在美国读了硕士还想读博士,却因当时英文表达能力不够强未能通过博士资格的口试,不得不挥别名校伯克莱,在旧金山找了份工作,担任一家公司销售部门的技术支持工程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次小小的挫折却成了陈五福一生事业的大转折。

从创业家到企业家 。要想有所成就,当然不能躲在后面写程序,只能自己创业,开公司当老板。之后陈五福觉得自己看世界的眼光都变了。看见任何事都会想一想,这对自己将来开公司有什么用?

小五福不愿意一辈子过卖青菜捡煤球的日子,借外甥用过的课本一路苦读,考进了台北大学电机系。他原本立志要当科学家,在美国读了硕士还想读博士,却因当时英文表达能力不够强未能通过博士资格的口试,不得不挥别名校伯克莱,在旧金山找了份工作,担任一家公司销售部门的技术支持工程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次小小的挫折却成了陈五福一生事业的大转折。

不同于很多创投基金,陈五福更多是在项目初始期便参与投资,这时的风险往往是最高,但一旦成功收益也最大。

上班第一天陈五福就发现,整个部门除了他自己,其他人是不必天天朝九晚五坐办公室的。销售人员每天西装革履迎来送往红利丰厚,工程师在后方拼命写程序却只能拿微薄的固定工资。

1977年,陈五福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十年计划,他打算用十年的时间来创立一所完全属于自己的公司。那年他27岁。

原来,离钱愈近的职位愈能赚到钱。陈五福恍然大悟,从此跳出了中国留学生以技术为先、惟学位是重的老路子,决定独创一片新天地。要想有所成就,当然不能躲在后面写程序,只能自己创业,开公司当老板。之后陈五福觉得自己看世界的眼光都变了。看见任何事都会想一想,这对自己将来开公司有什么用?

1981年,陈五福进入刚开张的小公司Bytex,成为这家公司的第四名员工。在这里,陈五福的目的是将开办一家高科技创业公司的过程从头到尾“预习”一遍。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从技术研发到公司管理,从组建团队到融资上市,陈五福一一亲历。

不同于很多创投基金,陈五福更多是在项目初始期便参与投资,这时的风险往往是高,但一旦成功收益也大。陈五福一方面始终”相对保守”地专注于自己熟悉的高科技领域,以降低风险,同时他又信奉”市场优先于技术”。陈五福极高的创业成功率和回报率正是源自于此。而这一根植内心的创业理念,则是从他第一次创业近两年的煎熬与挣扎当中获得的。

图片 2

第一个创业教训

1986年,雄心万丈的陈五福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在波士顿郊外创办了自己的第一家通讯技术公司CEC。

1977年,陈五福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十年计划,他打算用十年的时间来创立一所完全属于自己的公司。那年他27岁。

接下去跟几十位投资家一一恳谈,投资家要么没有兴趣,要么感觉产品的技术复杂度太高,担心做不出来。但没有资金进来根本没办法启动产品,仅仅机器设备也要几万美金。在那个年代,投资基金的数目本来也很有限。

制定计划之后,陈五福不急不躁,稳扎稳打,开始从容而周密地为创业作准备、打基础。他先在一个科技公司找了份新工作,继续写程序,再进入王安电脑公司,专攻资料库和通讯网络。白天上班,晚上在大学选修企业管理课程。就这样,陈五福垒好了创业的第一个基石:对电脑的”大脑”和”心脏”了然于胸,对技术的发展脉络和方向日益清晰,也大略具备了当一个公司总裁的基本能力。第2页

陈五福得到了第一个创业的教训:对自己估价太高,而不了解市场价值,就可能错失机会,从而付出更高昂的机会成本。

制定计划之后,陈五福不急不躁,稳扎稳打,开始从容而周密地为创业作准备、打基础。他先在一个科技公司找了份新工作,继续写程序,再进入王安电脑公司,专攻资料库和通讯网络。白天上班,晚上在大学选修企业管理课程。就这样,陈五福垒好了创业的第一个基石:对电脑的”大脑”和”心脏”了然于胸,对技术的发展脉络和方向日益清晰,也大略具备了当一个公司总裁的基本能力。

结果还算幸运,公司的投资人基于对陈五福技术的信赖,帮忙引荐了另外一家公司,以400万美金的价格收购了CEC,使得公司创业团队都得到了很理想的回报。

1981年,陈五福进入刚开张的小公司Bytex,成为这家公司的第四名员工。在这里,陈五福的目的是将开办一家高科技创业公司的过程从头到尾”预习”一遍。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从技术研发到公司管理,从组建团队到融资上市,陈五福一一亲历。

后来的创业,他都会优先考虑市场,牢牢把握市场需求。另外在产品定位上,小公司很难仅仅凭借物美价廉就能打入市场,必须提供竞争对手无法取代的差异性,才有机会赢得市场。

1986年,雄心万丈的陈五福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在波士顿郊外创办了自己的第一家通讯技术公司CEC。那时他刚刚有了小孩,买了房子,没有了收入,顷刻间就感觉压力增大了很多,因为之前工作留下的积蓄仅够一年的家用。但天性乐观的陈五福还是踌躇满志,兴致勃勃地跟创业伙伴讨论创业构想。前三个月时间里,他一边写投资计划书,一边去跟各路投资人谈,但没找到投资,却受到了很多批评,只好不断改来改去,三个月后有了完整的投资计划书。之后还算幸运,到第四个月时,公司碰到了一个对项目很感兴趣的投资人,计划投资250万美金,占一半股权。大家认为”太便宜了”,于是便拒绝了这笔投资。

图片 3

接下去跟几十位投资家一一恳谈,投资家要么没有兴趣,要么感觉产品的技术复杂度太高,担心做不出来。但没有资金进来根本没办法启动产品,仅仅机器设备也要几万美金。在那个年代,投资基金的数目本来也很有限。

此后,陈五福接二连三地创立公司,一路高奏凯歌,所向披靡。1994年7月28日公司上市,市值曾高达100亿美元。该公司1997年被Ascend
Communications以26亿美元收购。

接下去跟几十位投资家一一恳谈,投资家要么没有兴趣,要么感觉产品的技术复杂度太高,担心做不出来。但没有资金进来根本没办法启动产品,仅仅机器设备也要几万美金。在那个年代,投资基金的数目本来也很有限。

在美国硅谷,高科技公司“多如牛毛”,陈五福连续创业,屡战屡胜,庞大的跨国公司反而像是笨重的大象。陈五福凭借一连串令人目眩的表演,让美国高科技界坐立不安,也让投资界暗下决心,跟定了陈五福。

于是,公司甚至派仅有的五个人当中的两人去打工赚钱维持公司运转,剩下三个人去找资金。熬了九个月,终于又有资金上门,然而条件却比之前所放弃的投资差了很多,只有100万美金,同样占一半股权。”这就好像在海边拣石子,后拣了小的丢了大的”,陈五福得到了第一个创业的教训:对自己估价太高,而不了解市场价值,就可能错失机会,从而付出更高昂的机会成本。

拿到资金之后,陈五福的希望再次被唤起,公司开始紧锣密鼓开发产品。因为创业团队都是技术出身,所以公司请了做市场的专业人士加入公司。6个月之后,公司开发的通讯产品投放市场。然而大家很快便傻眼了,发现要把市场上本来强势的产品替代掉绝非易事。

来自顾客的反应是:”产品不错,能提供一些新功能,也很便宜,但万一你们的产品出了问题,结果会很难收拾。”言下之意,这种产品对于品质的要求很高,即使你有很好的功能,但一家刚起步的小公司还不足以令人完全信赖。可见,小公司和大公司的竞争根本不在同一层次上,大公司卖10元的东西,小公司可能1元都卖不出去。市场反馈给了陈五福当头一棒:我们的产品定位不对。

一年又过去了,市场完全打不开,钱也快要花光了,更令他着急的是,当时公司已从5人发展到20多人,薪水发不出来。对于自己领导的创业团队,陈五福很是自责,怪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公司濒临绝境。陈五福在巨大的压力下痛苦挣扎,几乎每天晚上都难以入睡,这是他在整个创业过程中难挨的一个阶段。

一年又过去了,市场完全打不开,钱也快要花光了,更令他着急的是,当时公司已从5人发展到20多人,薪水发不出来。对于自己领导的创业团队,陈五福很是自责,怪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公司濒临绝境。陈五福在巨大的压力下痛苦挣扎,几乎每天晚上都难以入睡,这是他在整个创业过程中难挨的一个阶段。

结果还算幸运,公司的投资人基于对陈五福技术的信赖,帮忙引荐了另外一家公司,以400万美金的价格收购了CEC,使得公司创业团队都得到了很理想的回报。

吃一堑长一智

从波峰到波谷,然后再到波峰,又到波谷,后总算顺利出局,陈五福就这样结束了初涉创业的一场惊梦。陈五福认为多亏有投资家的正确引导,公司才得以卖出,实在有些侥幸,但这不是自己所预期的。

教训无疑是深刻的。陈五福深感自己也陷入了一个普遍的误区:基于自己的技术背景,在考虑问题时只从技术出发,忽视了市场。后来的每一次创业,他都会优先考虑市场,牢牢把握市场需求。另外在产品定位上,小公司很难仅仅凭借物美价廉就能打入市场,必须提供竞争对手无法取代的差异性,才有机会赢得市场。

此后,从Cascade Commun
ications开始,陈五福接二连三地创立公司,一路高奏凯歌,所向披靡。1990年10月,陈五福创立Cascade
Communications,1994年7月28日上市,市值曾高达100亿美元。该公司1997年被Ascend
Communications以26亿美元收购。第5页

此后,从Cascade Commun
ications开始,陈五福接二连三地创立公司,一路高奏凯歌,所向披靡。1990年10月,陈五福创立Cascade
Communications,1994年7月28日上市,市值曾高达100亿美元。该公司1997年被Ascend
Communications以26亿美元收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