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有一天会静静地睡去

故乡的风,温柔地抚动树枝,桂花散落地错落有致,桂花香飘荡村庄的每个角落,萦绕在鳞次枳比的瓦房的上空。

儿行千里之日,便是母始担忧之时。

心中依然有那片白云和蓝天

鸡的鸣叫声打破故乡安静的晨曦,村庄被一层层的雾气笼罩着,有一种朦胧的美;黑色的烟囱冒着晕圈,炊烟的味道弥漫在故乡的山川河流,不知道是哪位好妇在黎明破晓前已早起烧火为家君做饭,清晨的晶莹剔透露珠像一面洁白的镜子在太阳散发的微光中闪着亮色,映射着勤劳伊人的容颜。

临行的路口,送了一程又一程,重复的话唠了一遍又一遍,沉重的包袱里除了装有层层叠叠的衣服,还有父母亲不舍的牵挂。

像当初离开时那微笑坚定的目光

故乡的田野,金色的麦浪,小昆虫煽动着翅膀流连在一望无际的田野上,鸟儿唱着丰收的歌谣盘旋在蔚蓝色的天空,享受着金色的秋。收获的季节,农家伯伯戴着草帽在毒辣的日头下默默的收割,无情的太阳光已把他们的皮肤由黝黑的黄色照换成古铜色,但造就了他们坚强的脊梁。故乡高高的山岗上有放飞的风筝,飘浮的白云,淡蓝的天,我很怀念。

远去的人,可以看尽这世日的风景,却看不到亲人焦盼的神情。离开孩子的双亲,却会整日在脑海里看见你一个人的容颜。
四季于你是冷暖交替,阴晴雨水,于远在家乡的他们,却是时时牵挂的难安与牵念。

它伴着远方的风从不说流浪

故乡的田野上有相互追逐的孩童,随风自由奔跑,在苍茫的金色麦海中玩捉迷藏,在空旷无垠的草地上玩老老鹰捉小鸡;收割之后,农家伯伯用枯黄的麦禾编织成可爱的稻草人;田野上飞来寻觅稻谷的麻雀,顽皮的孩童追赶着饥饿的小麻雀,嬉戏在故乡的田野上。

孩子是船,理想是帆,帆带着船远去大海,而家乡是港湾,累了,倦了,受伤了,港湾里的码头,永远有一个空闲的桩等待你的停泊,码头站着的,一定是早已被岁月欺凌的苍苍老者。
或许你亦不再年轻,理想的翅膀已带你飞越狂风巨浪,让你有了坚强的力量和成熟的思想,你找到你想要找到的一切,认识了你想要认识的人,却已遗失了父母在远方曾经叮咛的话语。

我知道我肩上一直有梦想

故乡的傍晚,红彤彤的火烧云映红了小村庄,晚霞的亮光照亮了河面打鱼归人的路。故乡的夜,很寂静,静得可以听见虫儿的鸣叫声;故乡的夜晚又是美丽的,夜空中悬挂着一轮圆月,皎洁的月光撒在屋顶的房瓦上,好像是童话故事里神仙居住的月光城堡,泛着圣洁的光辉,让这美丽的村庄闪着安静祥和的白月光。

你以为你没有忘记他们的容颜,却在相见时,你再也找不回当初的从前。
你说,母亲还是那个在村口送别的女人,虽有点伤感,但朝霞映在她黑发和健康的身体上,落叶青春地沾在她凌乱的刘海前,话说了一遍又一遍,跟着远去的汽车跑了又跑,你甚至在路的尽头拐弯时,都能看到她孤怜且落魄的样子。

她和灿烂灯火她总在你身旁

当我怀着憧憬毅然决然地离开我的故乡,告别生我养我的那一片热土,来到喧嚣霓虹灯闪亮的城市,展望自己闪耀的星空。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每一个寂寥无人的夜,我都会想起那故乡的生活;想起爱我的亲人,当我想他们的时候他们是否也会在昏暗灯光下的窗口挂念着我。每当夜深人静一个人的时候,望着天尽头那边的故乡,我会情不由衷地唱起故乡的歌,想起故乡的人。

你一直定格着这世上最美的女人,无论是在人情冷漠的商场还是假惺惜惜的逢场作戏,你都记得,有一个漂亮的女人在远方的路口静静守候。

像每天走过的路它写着坎坷坚强

我想念的是故乡那灯火下的温情,那是我一生中大的温暖。不知道是从懵懂开始还是何时,我的奶奶就一直伴随在我的左右。童年时的我,在奶奶哼唱的摇篮曲里安慰地入睡;桂花飘香的季节,奶奶会和我一起摇桂花,为我做甜蜜的桂花糕,那种甜蜜将在我的口中停留一生。烛光下的奶奶,为我缝补破了的衣衫,透过烛光,岁月不动声色的力量已经为奶奶换了装;深凹的眼角,有了褶皱的脸,弯凸的腰,步履蹒跚。我在烛光中偷偷细数着奶奶头上的白发,不经意间落下一滴莫名的泪。

只是,当你归来,你怎么看不到那幅梦里最美的图画,白云落在她的发端,银屑守在她的眉间,浑浊不清的眼眸里,怎么住着全是大海的眼泪?
你问,这是谁?是你吗?我亲爱的母亲?你假扮了狼外婆来哄我开心还是让我害怕。

你开心或牵挂我都一一记着

灯火下的温情,烛光里的奶奶;你是我的牵挂,你是我前行路上的光,不管前路是荆棘密布,还是海市蜃楼,我都会带着你的爱,走过萧杀苍凉的秋,走过寒风刺骨的冬,走向花开不败的春。

可是,我不开心,我害怕了。

我走过的远方我们叫它故乡

也许你也会在茫然失措中想起故乡的那一片飘浮的云彩,也许你也会在被背叛伤害的痛彻心扉后唱起故乡温暖的南泥弯,也许你也会在暮入黄昏后想回到故乡落叶归根。不管我们走得有多远,有多大的辉煌,而我们就像是故乡厚重的大手中紧牵着的风筝线,从不会流浪异乡,亡命天涯。

你多想逃离,希望逃离到那天送别的时日,再多看一眼,那个满眼泪花又不停说话的女人,再怎么样,岁月年轻的让她有足够多的时间守在你的思念深处,可是,岁月多无情,它让你见证了什么叫心酸,什么叫狼狈。

直到青春变老我都没离开它

当我们的肩上背负着生命中不可承受的重,请不要害怕迷茫,请不要放下你肩上的行囊,看着前方指路的灯火,继续前行。不管以后要经过多少个转弯的路口,请不要忘记回家的路。

还记得那些话么?那些当初听不见的叮咛,一颗渴望远去浪迹的心,怎么能够容的下细碎又烦杂的话语。

我静静想念你也抚过钢枪的温度

我想把故乡的一切装进我的口袋,让我无时不刻感爱故乡的温暖。我从不在意别人眼中的所谓的海枯石烂的幸福,我只愿守护故乡那一砖一瓦的房屋,里面装载着我的回忆,墙上有我画的彩虹,挂着我童年时放飞的风筝,书桌上有我折的纸飞机,有我奶奶听花戏的留声机,有我的梦,有我的童话,有我的温暖。唱起故乡的歌,说着故乡的事,做故乡的梦,拥抱故乡的晴天,想念故乡的亲人,双手合十祝福我们的故乡。

你招手了,你走了。
你走了,从此,父母亲便老了,你再也看不见他们年轻的样子了。

请记得天边的花它守候着幸福

故乡是我温热我胸口的一首歌,故乡的歌,纯净如水,热情如火,灿烂如花,响彻云霄,温暖我的梦。

后来,你有了妻子,出门时的叮咛,你一直记在心里,因为你曾忘记过一个女人的话好多年,你再也不能忘记另一个女人因为爱而说出的话语。

我知道我肩上一直有梦想

你在离开这二个女人的另外的城市里一一打电话,告诉自己,只要在想念的任何间隙,你都要听到她们的声音。

她和灿烂灯火她总在你身旁

一个给你生命的女人,一个给你世界的女人,一个你无法将其返回青春的女人,一个你誓言要保护好爱情的女人。

像每天走过的路它写着坎坷坚强

你走的很辛苦,如一朵花傲立在寒风中,谁都佩服你的勇敢,却谁也看不到你在冷雨中瑟瑟发抖的表情,谁也不知道,你为了那些牵挂着的女人能够记住她们的叮咛,你什么都没有说,依然用第二天的微笑对待迎接奔过来的黎明。

你开心或牵挂我都一一记着

你的母亲说,孩子,平安就好,富贵不移,贫贱由命,不争不抢不夺。

我走过的远方我们叫她故乡

你的妻子说,亲爱的,余生有你,不恋酒色,不作强鸟,不起非分之念。

直到青春变老我都没离开她

走时,老人没有泪,却留给了自己,一个人躲在车厢后头默默地湿了双眼,有一种发誓,不成骏马绝不窝爬而回。然后呢,却忘了回程的风景,遗失了那风中站立的影子。

我静静想念你也抚过钢枪的温度

走时,妻子不语,只是少了往昔的欢欣,收拾行囊离别时,才轻吻一句,自己保重身体。

请记得天边的花她守候着幸福

那些叮咛开出的花,一路洒在离家的路上,引你回家时不至迷茫,风雨中开出灿烂繁华,不再因了坎坷而害怕。

我知道我肩上一直有梦想

有一天,你会送别你的孩子去远方流浪,看着他满身行囊,会替他拍拍欲振而展的翅膀,摸摸他由于紧张而不安的脸庞,会告诉他,天有多高就飞多远,莫念,莫思,亦莫忘。但莫哭泣,好男儿志在四方,不贪儿女情长。

她和灿烂灯火她总在你身旁

如果你想回,我在出发的地方等你,如那些女人们等我一样,一个欣喜若狂,一个却早已白发苍苍。

像每天走过的路它写着坎坷坚强

你开心或牵挂我都一一记着

你开心或牵挂我都一一记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