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子上的一个小巷,有一个理发店。

  站在阳台上望着外面的天空,阴阴的。如果是张爱玲来说,那一定是她笔下的‘蟹壳青’,我想吃螃蟹,但不喜欢蟹壳青一词。比较起来我更爱方文山词中的‘烟青’,烟青的雨色下,便是这种青了。

2018年3月17日 星期六 天气晴 

那门内坐着两个美女,穿着黑丝袜。

  只是还不尽然。阴阴的,烟青的云层中还有一些黄色的云。如果让气象学家来说:一定是云层较薄,较松散,太阳照进了云彩里,染上了颜色,淡微微的阳光的色彩,照进云层里显得毛绒绒的,似乎温暖。

春天真的来了,也许是大家都想已一个全新的自己迎接新一年的春天,又或者是眼看“二月二”就要到了,理发都要排好久的队,导致理发店的人显的格外的多。

性感的短裙包着臀,高跟的鞋子翘着腿。

  有人说白云苍狗,本意指世事无常,时间流逝过快。但今天用来形容这些云,也贴切不过了。烟青色的,黄色的云,一块块,追逐着,苍狗一般的从东南向着西北奔去。所以雨也时下时停,时大时小。

连去了几个理发店,人都满满的。理发店的小伙子们也是忙的不亦乐乎,没有其他的事,我就进了一家理发店在里面等着,来来往往的人很多,理发师的的手一刻也没有停下来。

我走进里面,坐了下来。想要理个发。

  我出门的时候正在下雨,一开始下的小,到了街上下大了。但因为是秋天,又没有台风,再大的雨似乎也只能到打湿衣裳的地步,还不至于让雨中的人太过狼狈。我准备吃混沌剪头发,再去买螃蟹吃。所以到了混沌店就停在那里,准备脱雨衣进去。

不一会儿,就到了我,看着那一撮撮头发掉在地上的一刻,我决定闭上眼,忘记过去种种的不堪,以全新的形象迎接自我。睁开眼,看着理发师正专注的理发,说真的,感觉认真工作的人,真的好帅。

那诱人的大腿太刺眼,那浓烈的香味太刺鼻。

  因有人喊我,我就在外面多耽搁了一会。喊我的人是一起做事的同事,也是家里的人,正在对面送货。他问我干什么?我告诉他吃饭剪头发。他在雨中喊着告诉我旁边一条街的理发店好,可以设计发型,叫我去。我一边停车也一边大声问他在哪?

一阵嘈杂之中,两个范花痴式的姑娘一边说着,帅,太帅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帅的男人,随即找了和位置坐下,又开始热火朝天的聊着。

美女走过来,按着我的肩。

  “就在老街里,不远,可以设计发型。”

同时,透过镜子,我下意识的看到理发师和顾客都刻意的看了她们两个一眼,然后扭过头,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微一笑。

说帅哥你要剪头发,洗个头来咱们先。

  “哦,我一会去看看。”

两人丝毫没有顾忌到,拿着手机边看边说,真的好帅,好帅,眼睛长的了真漂亮,好可惜,没有要手机号,下次碰到,一定要把手机号要上,然后其中一姑娘说,好像听说他已经结婚了,没希望了!

于是乎,我起身,跟着美女走到前。

  转过脸来,发现旁边理发店的人正在看着我们。不禁吃惊,这么在人家的店面门前喊来喊去,似乎不太好。于是赶紧脱掉雨衣钻进了馄饨店。

只听见另一个姑娘提高了嗓音,视若无人的说着结婚了怕什么,结了婚还可以再离婚啊!下次不管怎么说,遇见了一定要搞定。

前面有个洗头室,与这边隔着一道门。

  馄饨店与旁边的理发店是挨着的,我休息常吃完混沌再去理发,好几年都是如此。理发店的人也都认识我,不过生意人,见过再多次也并不过份的热情。面熟,客气而已,每次理发理到一半都会问我是不是休息?在哪上班。

天呐,现在的姑娘怎么了?我下意识的扭过头看了一眼,然后放心的扭过头来。且不说我以貌取人,就看到她那身形也威胁不到任何人,我想。

美女叫我躺下来,躺到水池边上来。

  不过今天情况有些不同,吃了混沌我依然习惯性的走进理发店。因为人多,店里的人都在忙,也没有位子坐。我就站在柜台边等。许是听到了刚才我与同事在外面的谈话,许是我挡住了柜台,一个给我剪过几次发的理发师拿着毛巾走进冲洗室的时候打量打量我,目光冷漠而鄙夷,却又不得不用一些客套来掩盖,叫我到里面去坐。

长相很一般,说圆圆的、肉肉的都是十分客气了,头发蓬乱,一脸的油腻,胖嘟嘟的腿似乎快要把裤子崩裂了,讲真,不是我嫌弃,而是我在想,这样的面容那来的自信去见自己所谓的男神呢?

那水池旁边有个床,床上凌乱堆着些。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  我应声走到里面,站定后从很多快镜子里看着自己,想知道自己是否面目可憎?因为下雨,头发和衣服都淋湿了,走进里面穿着外套很热,头发里一直有汗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空气也闷闷的,有股雨水和染发药膏混合后的浑浊味道,沉闷而腥香,不太好闻。

也许其中一人察觉到旁边的人微妙的感觉,说你安静会,还要理发呢,这下,嘴里喊着帅的那个姑娘才消停下来。

美女把腰弯下来,头发碰到了我脸上。

  站了许久,也没人理我,我把外套脱了搭在胳膊上,又走到柜台边靠近门的地方。有人看了我一眼,有人过来拿东西,胳膊碰到我身上,我往旁边稍微站了站,他拿了东西也就走了。

其实且不说,她看到的帅哥有多帅,我想帅哥也大多喜欢美女,这个样子怎么追帅哥呢?她们走后,理发店的帅哥们不约而同的你看我,我看你,然后微微一笑,继续给顾客理发……

我把眼睛睁开看,看到美女胸里面。

  他们家的手艺很好,不然我也不会去那么多次。只是里面的人都太淡漠了些,可能是因为理发师太多,有五六个,而我们总是一个一个人,进去以后气势上完全不成正比,所以面对他们显得格格不入,不能感受到宾至如归。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只不过这一次特别明显,有种店大欺客的冷漠,所以再站了一会我就走了。骑着车子去找同事说的那家可以设计发型的理发店。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 1

美女胸里起起伏,就好像新鲜的白面包。

  一边沿着巷子一样的街道骑行,一边留神看着两边的招牌,心里还惦记着买螃蟹的事。

我只是想给公共场合,请收起你的花痴样,美好的东西大家都喜欢,与其范着花痴,不如好好改变一下自己,从外表,更得从内心。

美女洗头技巧好,搓揉拿按有功夫。

  途中路过了两家理发店,但不是同事所说的那家。因为妹妹十一结婚,是准备理了头发回去,所以不肯把‘头’轻易的交给陌生人摆弄。转了一圈,最后还是打电话回公司,向同事要了他的电话号码,再打电话给他询问那家理发店的位置。

刚好在春天,不如在内心种下一颗希望的种子,长成属于自己的那片美好。

边洗还边跟我说,帅哥你今年多大。

  “就在那条老街里面,离你吃饭的地方几百米。”

我说我有二十六,美女惊呼好成熟。

  “叫什么名子?”

我想至于要这样,我有这么像大叔?

  “波浪湾。”

随后洗完头发后,美女给我拿毛巾。

  “哦,我找找看。”

擦了几下后,叫我跟她去外面。

  挂了电话回头去找,刚才下大的雨现在又停了,便把雨衣脱了搭在车头上。

我和她走到外面来,走到理发椅子上。

  看见逼狭的巷子里有理发店特有的螺旋招牌灯,就骑着车子进去,一边骑一边按着喇叭。狭窄的巷子两边棚子交叠,棚子檐下的跌水是雨中的江南小巷。而大城市的小巷似乎总是混乱且肮脏,‘波浪湾’,单听这名子会以为不正经,毕竟有一段时间理发店一直与红灯区挂钩。不过既然是同事推荐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停了车子进去,里面果然也是两个年轻的正经人。

美女叫我坐下来,替我围好。

  因为人少,正好他们有空,所以坐下以后就开始剪。我告诉他不想洗头,他就往我的头上喷水,并且问我穿着外套热不热?

她把剪刀手中拿,咔嚓咔嚓头上剪。

  我原本忘记了热,被他一问,倒觉得很热,罩在尼龙布的披褂里,不一会脸上的汗又顺着噴上去的水流了下来。我告诉他还是等一会吧,我把外套脱了,“还真有点热!”

不一会儿白围上,落了一片头发。

  “天气微寒!”他玩笑的说。问我怎么剪?

旁边美女在看书,看的津津有味的。

  “修一下!”

难道她在看景山小爷写的文章?

  “两边后边剪掉,流海修成圆的?”

理发店美女看书的样子真唯美。

  “嗯。”

她大腿翘着二腿,那高跟鞋挂在脚上。

  便给我剪了起来,用推子推,剪刀剪。手艺似乎更好,并且一直询问我的意见。对于自己的发型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意见,所以才去找手艺好的人,全凭他的手艺和眼光在我的头上裁度。遇到手艺差的理发师,剪完头发我变得很丑,何止剃头丑三天!遇到手艺好的,剪完我稍微好看一点。像我这样的人,好看不好看似乎都掌握在别人手上,自己并做不了多少主。我能做主的事,实则也是少之又少。

她的头是微微低着的,充满着对知识的渴望。

  看他给我剪完我还是很满意的,只是不准备洗头还是被拉去冲了冲,因为碎发太多。早知道免不了要洗,一开始就去洗,也不会显得头发太油和难说话。

她偶尔的用手缕一下美丽的头发,

  “你这外套还是加绒的!”我擦头发时他说,我有些尴尬的笑,不知道我这外套今天怎么这么惹人注意。

那一头金色秀发仿佛是降临在魔鬼中的天使。

  坐下吹干头发付了钱我就走了,虽然感觉宾至如归,但宾总归是宾,而且还急着去买螃蟹吃。只可惜出门雨又下大了,穿着雨衣骑车在街上转,转了两圈也没找到菜市场,也没看见卖螃蟹的小贩。大概下雨,小贩们都不出来练摊了。只好骑车去超市买泡面买饼干,准备晚饭。

我看着她的样子太过入神以至替我理发的那位美女说,帅哥,把头往右抬一下。

  回来的路上我乱想一通,想着有人常说的微笑服务,和对比下这两家理发店的手艺和服务态度。之前那一家手艺很好,但进去总让人感觉不舒服,不过因为手艺好,即使这么多次我都情愿忍受着。这一家手艺好,态度更好,从此以后我大概只会光顾这一家了。而我之前之所以能够忍受那一家可能也是因为不知道有这一家的存在,知道了,就忍受不了了。而在这两家之前我去的那些理发店服务态度都很好,但因为手艺差,所以服务再好我也只去过一次。服务所占的成效很少,硬件才是重要的。所以硬件好服务好的才是首选。

美女的理发功夫绝,理发推子在手上用的溜。

  想完这些我又乱想一些别的,比如我不擅人际关系,常被人诟病自私,走在路上遭遇陌生人异样的眼光。只爱呆在屋里看动画电影,看书。过着一种自闭悲戚的日子。

那呜呜呜的振动响,伴随着我头发落下来。

  但我觉得我的精神生活还是很饱满的,经过这么多年我已经慢慢接受自己,也弄清楚了什么是我想要的,什么是我永远也得不到的。比如奔跑,比如旅行,比如跳跃爬行时的快乐,骑着自行车徜徉在羊肠小道。这些简简单单的快乐和满足,我是永远也得不到了。所以我所拥有的我总是尽自己方便。如果这种自私我也放弃我只怕会迅速的走向毁灭。而对于别人来说却是无虞的,甚至不会多看一眼。大概只会在多年以后想道:“奥,确实有这么一个人。”

美女走动着方位,大腿碰到我胳膊。

  对于爱我的人,懂我。对于不爱我的人,何须遵从他们口舌?

丝袜内里有温情,惹得我心神诚荡漾。

  

美女后来把电吹风打开,

  现在外面的雨又下大了,我已经回来了,隔着窗子也能听见雨点落在阳台上的声音和楼下汽车驶过时车轮压着水洼激起的水声。天也更暗沉了些,如果天空没有这些云,一片渊蓝,其实看到的是宇宙,不是天空,也没有天空。正因为有了这些云的遮挡我们才看到了天空。

又用手指在我头上不停的搓弄。

  檐下的漏水一声声的滴落。我庆幸比现在出去的早,不然一定淋的很湿——

付钱以后我离开,离开之前美女笑。

  

笑容里面有温情,使人不禁诚叹思。

  

这次理发店里走,遇到两位美女来。

  

以后如能有机会,我还到这里来理发。

景山小爷/2016.5.29

以文会友,景山少爷,微信:132783523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