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绪千寻

06  妹妹差点被拐卖

我爸在牌桌上玩儿了两年,也玩的有点厌了,开始往家庭回归了。

这时,他突然发现,渐渐长大的妹妹竟然长得这么可爱。皮肤很白,眼睛很亮。现在我爸妈还常说,我妹妹是我们三个小孩儿里小时候长得最乖的。

于是,他便开始慢慢接受我妹妹了。

我妹妹有多可爱呢,可爱的差点被人拐卖了。

有一次,我爸带着我妹妹和我姐姐上街去买菜。我妹妹还在牙牙学语的年纪,需要人抱着,我姐姐也才7岁大。当时,我爸在和一个商贩谈话,就把我妹妹放在了旁边的台阶上站着。一转眼的功夫,我妹妹居然被一个人贩子给抱走了。

我爸当时一回头,我妹妹没了,我姐一个小孩子也没看到什么,急坏了,赶忙回家告知我妈。我妈便急忙和我爸上街去寻找。最后,在一个公共厕所前面找到了我妹妹。

我妈根据当时周边人的讲述,加以自己的想象,还原了找到我妹妹的经过。人贩子抱着我妹妹一路狂奔,走到公共厕所的时候,刚好有个穿红衣服的女人上厕所出来。因为我妈当年也经常穿红衣服,我妹妹便指着那个女人叫了一声“妈妈”,可能人贩子以为那个人真的是我妈,作贼心虚,就把我妹妹放下,逃走了。

我妹妹被那个红衣女人抱着,一直等到了我妈找来。

所以说,我爸妈说,我妹妹确实是很命硬啊。打胎没打掉,拐卖也没拐掉。


时间:2016-06-08 22:42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07 我在农村那几年

前面说了,因为无法同时照顾三个小孩,我妈把我送回了农村。虽然我爸那时已经沉迷在了牌桌上,但回农村的路途遥远,我爸还是亲自送了我回去。

虽然那个时候我年纪很小,才两三岁的样子。但对于回农村的记忆却是非常深刻。我记得我爸带着我来到了回老家要经过的福田镇,当时我们在一个餐馆里吃饭。我爸叫了一盘肉丸子。小小的我居然把这些丸子吃光了,吃完了还伸出手,做些抓东西的动作,好像还要再吃一盘。这些都是后来我爸讲的,所以他对于我现在不喜欢吃肉的行为感到不理解,因为我小时候是很喜欢吃肉的哇。

终于到了老家,虽然才两岁,但是我好像知道爸妈是想把我留在农村,我内心充满了抵抗和不愿意。只能一只手紧紧地拽着我爸的裤子,他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我爸说他要去上厕所,让我放手,我不放;我爸说他要去给我买玩具,让我放手,我也不放。我知道,一旦我放手了,爸爸就会走了。

后来,我爸还是趁我玩累了睡着的时候偷偷走掉了。我只记得我坐在老家院子里的水泥地上哭地撕心裂肺,大声叫着“爸爸,爸爸”,可是我的爸爸再没有出现。

从此,我过上了一段在农村跟着爷爷奶奶的生活。

每天清晨,爷爷奶奶要去田里劳作,他们会把我锁在家里。我睡醒的时候,就看着窗户外面,等着他们回来。那时候老家的院子周围种了一圈树,有时候,奶奶会先回来做午饭,爷爷继续在田里干活。饭做好了,我就站在院子里,抱着大树的树干,大声喊着,爷爷,吃饭了!

那时农村的小孩儿都是野大的,整天在田里山上跑,不像现在的小孩子那么娇贵。我也有几个年龄相仿的好伙伴。我们一起上山挖地瓜,爬到树上捉鸟,下荷塘抓青蛙,到小水沟里挖螃蟹,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

那时我姑姑,就是我爸的妹妹也已经嫁人了。嫁给的是山脚谌家的一个男子。听我爷爷奶奶讲,那时候,小姑和那个谌家男子是自由恋爱的,男子长地帅,村里很多小姑娘都喜欢他,每天到他家门口去看他。但他只喜欢我姑姑,后来,年龄到了他们就结婚了。我姑姑就嫁出去了。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姑姑结婚后,她和姑父也去了城里,跟着别人做室内装潢生意,姑父学开始做水泥工。后来,他们生了一个儿子,就是我表弟,没空照顾,也把他送回老家来了。

所以那时候,有段时间,我是和小我两岁的表弟一起住在爷爷奶奶家的。

记得有一次,我到别人院子旁边去摘枇杷,院子地势有点高,那棵枇杷树靠着院子外面的崖壁长的。以我当时的身高,还够不着树上的枇杷,于是我就拿了一根长长的竹竿,去拨树上的枇杷,结果一不小心,从院子边摔了下去,头磕在了下面的石头上。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头上缠着一圈又一圈纱布,奶奶把我抱在怀里,坐在庭院的椅子上。表弟围在我的身边,奶奶一边摇晃着哄我,一边跟表弟说,姐姐摔伤了,你以后可不要到危险的地方去啊。

现在我的头上还留着当时摔伤疤的痕迹。

可能我真的跟农村不太合吧,再后来的日子里,我又先后经历了被院子里的打谷子的风车砸在身上,腿上长疮的事故。以至于后来我回到县城以后,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是放暑假都不愿意再回老家了。我爸妈都说,我是小时候在老家待怕了。

下一章:08 回到县城、09
换了房子

目录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 1

文/心柔 上午十点,天空湛蓝,万里无云!
我站在爷爷奶奶家的大门口,异常平静的内心掠过一丝忧伤……
看着爷爷奶奶家门口的两块大石头,想起小时候爷爷奶奶经常一人一块石头坐着,我就在两块石头间跑来跑去的玩儿着!那时候觉得这两块石头特别大,现在看着却感觉它们变小了不少!
转身回望,便是爷爷奶奶的大院,干净,整洁!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奶奶卧床以后,每次回来走在院子里,我都能看到奶奶的身影!我已经不记得奶奶后一次走在院子里是什么时候了,但我却一直看到奶奶走在这院子和那屋子的每一处!
透过玻璃窗,我仿佛看到奶奶正在收拾家,她拿着一块抹布,正背对着我,擦着那组大红柜;我看到奶奶操着小脚从房间走出来,看着我笑;然后她去了卫生间;路过小菜园拔了几苗小葱;我看到奶奶准备回屋,却是吃力的走上台阶,一定是腿疾又犯了;我看到奶奶围着锅台准备做饭的影子;我看到……
我觉得我疯了!
目光所到之处,皆可以看到奶奶熟悉的身影,我使劲的摇摇头,移动着缓慢的脚步回到屋里,却分明看到奶奶还在那大炕上酣睡!赤裸的胳膊已是瘦骨嶙峋,透过皮肤,有着大片大片的淤青,那是卧床太久皮下出血所致。有点凌乱的头发随意的散开,眉头紧皱间,一张慈祥的脸早已不复昔日的模样。我突然间就觉得自己有点神智不清,辨不清哪些是幻觉,哪些是真实!
好像有些日子了,奶奶在看似忽好忽坏的状态中每况愈下!至于到底有多少日子,我凌乱的大脑根本无从去回想!
从刚开始一听说奶奶不舒服就能抓狂,到后来意识到奶奶只能回家调养时的崩溃,再到今天的沉默以对,我不知道自己内心经历了怎样的过程。现在大部分时候,我都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动不动就觉得自己要崩溃。只是觉得很恍惚,每次看过奶奶,回家以后我就会觉得奶奶一直在我身边!总是想要回头看,回头了发现没有,可是转身却还是觉得在身边……
因为以为人母,所以我知道什么是生命的开始,但我却好像从来都不曾认真的思考过何谓生命的终点!
花开需要时间,花落亦是需要过程!只不过比起花开,花落的过程似乎多了一份伤感,与生命凋零的残忍!
一个人,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让自己从芳华走到迟暮?又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接受自己变老并老的不成样子?
我怯懦了!
我的心情无比复杂,我的思绪仿佛掉入深渊,那些过往的回忆,带我走了很远很远,我坐在房檐下,却不知道真实的自己到底在哪里……
人这一辈子,不过是从一个点,走到另一个点的过程!一回小,一回老,就是小时候怎么被照顾,将来便怎么照顾那个小时候照顾过你的人!
“养儿方知父母恩”,只有知恩的人,才知道自己该如何报恩。情深所致,便是至爱于心。
中午给奶奶换尿片儿,卧床多日的奶奶关节疼痛,四肢已是不便自如活动。我好不容易揽着腿,抱着腰把奶奶挪起来让妈妈从身下将尿片儿换好,却没注意奶奶这时候居然拉粑粑了。发现的时候糊的我满手都是,我把手从奶奶身下抽出来看着妈妈无奈的笑,奶奶却依旧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随你摆弄……
人啊,老了以后真的是和孩子毫无差别,天真无邪的可爱常常在无形中呈现的淋漓尽致!
扶奶奶起来坐一会儿,怕她坐不稳我便迎面相拥让奶奶靠在我的肩膀上,穿着无袖连衣裙的我只感觉肩头一阵痒,便喊着让妈看看怎么回事?妈妈一看,笑了,原来是奶奶的口水流过我的肩膀。就像那刚刚要出牙的孩子,懒懒地伏在我肩头,连口水都要管不住!
妈妈帮我擦掉以后,我亲昵的拍拍奶奶的后背,继续抱着奶奶。现在的奶奶,在我眼里就是个孩子,不会嫌弃,不会烦躁,就是觉得太可爱,可爱的有点脆弱,也太过憔悴……
近日一直睡眠不太好。尤其是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心中总是思绪万千。晚上一点睡,早上七点起,虽然感觉很不舒服,但难耐心中惦记,忙完家中琐事还是跑回来看奶奶。
午饭过后大家都午休了,院子里静悄悄的。
我独自坐在大门口的阴凉处,清风拂过,有些细碎的沙沙声;远处隐约有飞机轰鸣而过;几只布谷鸟也凑着热闹,你一句我一句的在不同的方向发出时起彼伏的叫声;前边院中传出几声“咩咩”声,慵懒中带有几分烦躁,仿佛是被吵醒了午睡;几只小燕子,也是一连串的叽叽喳喳,便从头顶一掠而过;你听,不知谁家的拖拉机发动了,“突突突”的响;大门的“嘎吱”声,铁器的碰撞声,偶有蜜蜂的“嗡嗡”声,麻雀的私语声……
骄阳似火的午间,在这看似沉睡的时光中,静心,却能听到声源丰富的交响曲,这未尝不是一种享受。
我什么都没想,坐在风口处放空了思绪,就好像时间静止般的空灵!
是的,我什么都不想去想,日子一天天匆匆而过,它就像一个顺坡而下的石碾,一路追赶,谁都不想被压倒,所以只能不停地奔走。日复一日间,又有多少事情来得及思考?就算思考再多,又有多少事情可以如愿以偿?
这些日子以来,我是眼看着奶奶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这个样子。不是我没有过思考,而是思考了太多,以至于我到现在都对眼前的事实感到恍恍惚惚。
沉默,是内心绝望的悲伤。我有点累,可我不想颓废! QQ同微信:1956930265
交流群:122385678/344949777
《心柔文集》正在筹备中,欢迎喜欢的朋友QQ或微信留言预定!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六十岁左右的老人,她是我奶奶,也就是我妈妈的妈妈了。奶奶一共有七个孩子,分别是大姨,二姨,三姨,我妈妈在姊妹中排第二大。另外还有我大舅,二舅,三舅,和小舅。

        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那个人是我的qin ba ba,我想叫他为
“他”,我到现在已经对他没有一点点印象,记不得他长什么样子,那时候我还小,也记不得有没有跟他讲过话,或者叫他一声ba
ba。如果可以,我希望这个人在世界上没有存在过,对这个人,我完全是没有半点感情的。

       
另外还有一个小孩子,他当然是我的亲哥哥了,印象中,我的哥哥是很喜欢我的,在我小时候也是由他带着我,原来我们是住在县城里,当地人每家每户也都有一个院子,我们家的院子里面种了一个石榴树,石榴树的下面是由砖头砌起来的一个多边形的图案围起来,一般会把洗菜的水来给石榴树浇水,到了石榴树开花结果的时候,我会耐不住性子,没等石榴成熟,我就总想摘下来吃。原来的那种院子不像现在的水泥路,或者铺一些好看的砖什么的,全是土地的,哥哥呢,就带着我到院子玩耍,刚会走路,我很吃力的慢悠悠的走着,哥哥在后面护着我,生怕我摔着了,看到地下有个石头,我晃晃悠悠的蹲下去,努力掌握着平衡,一只小手拿起石头,一只小手扶着地,踉跄踉跄的站起来,慢慢的伸出小手把石头给哥哥,哥哥呢,他不接,只是看着我笑着,可能觉得这个弟弟很可爱吧。

       
对于小时候发生的事情,我现在只能努力的想起来,一点接一点的努力回忆起来,那时候没有时间观念,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或者在我几岁发生的事情,这个我是记不起来了。

       
原来的家,住在县城里,离家不远有一条很长的上坡路,我们家的大概位置是快到坡底下,在这条路的坡顶是一个商场,商场的大门口,有一家修手表,也可能顺带配钥匙的吧,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放着一个大玻璃箱,里面放着手表,钥匙乱七八糟的,这就是他的工作。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 2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后来,他们离婚了。

       
直到今天,这么大了,我也没有问过我妈,为什么离婚。在我的记忆里,有一次,我们都在家,哥哥和我在院子里挖土玩耍,我可能是听到屋里有吵架的声音,也许是比较害怕吧,我就进屋子里去了,我看到,那个男人坐在我妈身上,一只手抓着我妈的衣领,一只手拿着菜刀,家家户户都有的那种,做出砍下去的动作,妈妈没有哭,只是拼命的叫着,说,砍啊,砍啊,他们在不断的争吵,我不知道我哭了没有,反正是吓着了,我回头看了下正在院子里玩的哥哥,我想寻求他的帮助,我们要怎么办才好,然而,令我意外的是,哥哥继续玩着土,好像发生这些事情与我无关一样的。

        我猜测,他们可能经常吵架,最后并不会发生什么大的意外,哥哥也就习以为常了。或者哥哥比较听话,如果哥哥管了,便会遭来一顿打。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教过我哥,遇到这种情况要怎么办呢。他教哥哥不要管,不听话打你,妈妈教哥哥,你去叫人。现在想起来,觉得哥哥很傻。

       
这个情形我经常会想起来,每当这时候,我都想保护妈妈,并发誓,要是这个人再敢过来,我非打死你,打不死也给你打个半死。让你疼不欲生。死不足惜。

       
他们开始打官司了,因为有两个孩子,我和我哥,那个男人和我妈一人带一个。为了这事,奶奶和我的几个舅舅也操心着,最后决定,因为我比较小,妈妈带着我比较合适,哥哥留在了那个男人的身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