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细雨湿润了春末的树木,洋槐树已经挂上了如米粒般的淡绿色花蕾,年迈的母亲每天依旧要在门口的槐树下坐坐,或和邻居聊天,或一个人遥望村口,夕阳下,她那眯起来的眼睛盛满了无尽的思念和期待……

图片 1 槐乡五月读后感(一)

这是我听来的,一个大叔讲给我的,关于娘和槐花的事儿。

一棵槐树,年年的清香陪着我长大,陪着母亲衰老,如今清香依旧,母亲却不再年轻。

  今天早上第一节语文课,张老师给我们上了《槐乡五月》这一课。

一夜之间,春天的树都被洋洋洒洒的雨浸湿了,眼瞅着那些细碎的花蕾就挂上了洋槐树。我能想得出来,娘一定是每天后晌的时候都去村口的槐树底下坐坐,和邻居拉家常或者是望着通往村外的路。她使劲眯着的眼睛随着夕阳游走,满满的尽是牵挂和等待……

每到槐花飘香时节,母亲总会采下洁白的槐花,做上关中的特色纯天然的槐花饭,在出锅的香气里,我醉了十多年,后来上学了,离家远了,再也赶不上时节去吃母亲的槐花饭,而每年母亲都要做,她一人在清静的家里与槐树为伴,与槐花为思,独自吃着槐花饭,想像着她远在城里的孩子,想像着她的孩子们幼小调皮的每个记忆的瞬间,脸上露出了微笑。

  我最喜欢第三节了,因为第三节写出了五月槐树开花了,槐乡的姑娘变得怎么样了?小小子怎么样了?我还喜欢第二节,第二节写出了槐树开花的季节,谁走进槐乡,准会被槐花的香气熏醉了,傻乎乎的卧在槐树下面不想回家。我家门前也有课槐树,每到开花的季节,我总是仰头看着满树雪白的槐花,白白的花朵,在绿色的树叶中随风摇曳,像冬天天空空飘落的雪,美极了。更人我喜欢的是,妈妈总是把嫩嫩的花朵摘下来,和面粉活在一起,做成香喷喷的槐花饼,闻起来是淡淡的清香,吃到嘴里软软的,嘴里都留有槐花的香味。

村口的槐树老的已经被人忘记了年纪,在年复一年的清香里,我渐渐长大,娘也慢慢变老。一树清香一如往昔,娘却无法在这香甜的味道中让时光倒流。

年年槐花香,这样的香已从家乡飘到了我的餐桌上。前些年母亲采下一些槐花,坐上车,一路颠簸的从家里来到城里,看望她的孙儿,也是为我能吃上清香的槐花而来,每年都让我欣喜不已,但同时也让我心痛不已,母亲的心意我无以回报,回家时为母亲买些东西和药品,她的健康是我最为牵挂的事情。

  槐乡的五月是美丽的,我家门前的槐树让我沉醉在槐乡中。

那些年,每当槐花开始香气四溢的时候,娘就会亲自动手摘下许多槐花,择好洗净,掺上麦面,放进锅里隔水蒸……在槐花饭持久的香气里,我美了十多年。上了大学以后,离家几千里,基本没有可能再在刚刚好的时节赶回家去吃娘蒸的刚刚好的槐花饭了。独自与槐树结伴的娘每年还是会做槐花饭,慢慢的吃,好像怎么也吃不够。我问娘,娘说:“你们都在外头忙,娘把你们爱吃的都替你们吃了!吃的时候啊,你们小时候调皮捣蛋的样子就全蹦出来了。娘看着,高兴!”

爱在槐花里飘香 – 韩历文学网。如今母亲年迈,无力再采那些满院飘香的槐花,她静静的坐在树下,在清香里回忆她的孩子吃着槐花饭的往事,一丝开心的微笑露出她参差不齐的牙齿,脸上的皱纹掩盖了她的美丽。母亲起身拄着拐杖站在弥漫着槐香的院子,抬头望着如雪一样的槐花在微风中自由摇曳,脸上的笑容一直持续着,在阳光下,绿叶衬着白花,树木衬着房屋,这一切与母亲一起度过了每一个孤单的日子。

  槐乡五月读后感(二)

有一年,娘摘了一些槐花,坐了汽车又坐火车,一路颠簸来到城里,亲手为我做了一顿槐花饭。于是乎,这样的香气就从天而降,直接从家乡飘到了我的餐桌上。槐花让我欣喜不已,也让我心痛不已,娘的心意我该何以报之?

又是一年的槐花季节,清晨的早市上也有卖槐花的老人,远远的清香扑鼻而来,忍不住要去买一些,为我的孩子做槐花饭,也为自己心中对槐花饭香的期待,更是想念母亲做槐花饭的那独特的味道。

  今天我阅读了语文教科书上第二十一课《槐香五月》,整个人都几乎浸没在槐乡的香海之中了。

现在,娘已经不能再亲手采摘槐花了,只能笑盈盈的坐在树下,在那些被风吹来的熟悉的味道里回忆着她的孩子们当年是怎样开心的吃着槐花饭,想着、笑着,笑着、想着,眼角的泪花旋即就被风吹走了。坐久了,娘会拄着拐杖起身走走,站在远一点的地方凝视着那些轻轻摇曳的槐花,笑得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牙。绿叶白花,黄土窑洞,光影斑驳,娘就是跟着这些印记走过了每一个孤寂的日子。

槐花花期不长,我知道母亲在这个季节渴望我们回家。在一路飘香的槐香里,我回到了老家,母亲一人在槐树下整理着她在小院的菜地,我的推门声她没有听到,专心的为小青苗浇水,看着母亲弯着腰慢慢的给每一棵小苗浇水,又蹒跚的挪动着脚步,每每看到母亲一人在家静守孤独,我恨自己没有做到应尽的孝道,恨自己不能陪在母亲身边,我静立几十秒,怕惊吓到她,便加重脚步声朝母亲走去,母亲这才转身,看到是我,她露出了最开心的笑容,我接过母亲手中的瓢,为母亲拿来凳子,母亲坐在凳子上,看着我为她的小苗浇水,笑容挂满了她的脸,我想母亲此刻最为开心,然而长出的这些菜,母亲吃得却很少,总是等着我们回家拿。多少个日子,我都想与母亲一直这样朝夕相处,但生活工作总让事与愿违,而母亲更愿生活在老家,守着父亲的照片和房子,还有她的小菜地。

  那些白茫茫的槐花有的抱成一团,有的一串串地挂着。一会儿蜜蜂飞来采蜜,一会儿孩子们跑来摘花,其乐无穷!槐花不仅长得好看,气味很香,它还可以做成香喷喷的槐花饭呢!槐花饭有甜有咸,好客的槐乡孩子们还喜欢带小朋友们去家里吃槐花饭呢!五月,槐乡里迷人的景色不仅有槐花,还有槐香的小姑娘们。她们喜欢把槐花别在衣襟上,戴在花辫上,她们走到哪里,哪里就会留下槐花的清香。小小子们的口袋里也会装满槐花,手上拿着的还是槐花。

现下又是槐花季,早市上总有挎着筐的老人在叫卖槐花。只要远远的问到扑鼻的香味,我一定会去买一些。因为我也想为孩子做顿槐花饭,为守住心中长久以来的槐花情愫,为缓解自己从未停止过的对娘的思念。

浇着菜,已被院里的槐花香沁肺腑,心里那渴望的香味伴着母亲脸上的笑容在微风里飘,浇完菜,我站在梯子上为母亲采下一些槐花,也为母亲做一次槐花饭。捋着槐花,嗅着清香,记忆又回到了儿时。不懂事的我们在母亲捋槐花时,竟然一人抓两手槐花,相互洒向对方的头上,当下雪一样的玩耍,此时再看看母亲,心里的那莫名的酸又来了,我把目光投向槐花,把心里的愧疚藏在槐香里。

  读完这篇课文,我好想去槐乡做客,去看槐花,闻花香,再吃上一碗香喷喷的槐花饭!

槐花的花期特别短,娘在这个季节也是特别想让我们回家。那天,嗅着一路芬芳,我回了趟家。我的推门声没有叨扰到正在打理菜地的娘。娘弯着腰,慢慢挪着步子,仔细的给那些小苗在浇水,没有一丝的怠慢与慵懒。那样的场景,总是一下子就揪住我的心,把我想家想娘的辛酸一股脑全都扯了出来。我怔怔地站着,娘似乎有所察觉,若有所思的转过身。看到我的那一刻,她竟然笑得像个孩子一样纯真。种那些菜是娘的营生,她就愿意待在老家,守着有俺爹照片的家,守着她的小菜地,守着村口的那棵槐树。

与母亲一起捡着槐花里的叶子,这些年从没有细看母亲的手,眼前母亲的手已是皱纹层叠布满老茧,她把一生的青春用双手一点点洒向这片土地,如今的小菜地让母亲能赶走孤独,让她晚年的生活充实而充满乐趣,一种无语的幸福尽在土壤里发芽,她把一棵棵小苗苗当做我们一样的细心呵护,长出一棵棵菜,丰富着我们的餐桌。

  槐乡五月读后感(三)

娘知道我的心思,赶忙放下手里的瓢,拉着我往村口走去。生平第一次,我给娘摘了一些槐花,也想给娘做一次槐花饭。看着槐花,细嗅幽香,记忆立刻被穿越,直接回到小时候。娘在树上捋槐花,我和弟弟突然调皮的抓起槐花向对方洒去,一边洒还一边喊“下雪了!下雪了!”娘从不指责我们的顽劣,只是告诉我们“如果扔掉的太多,槐树明年就不会再长出那么多的槐花让我们摘,我们也不会再吃到槐花饭了。”贪吃的我们怕吃不到美味,于是立刻收了洒花的手,乖乖的等着娘。现在,我在树上,娘在树下,弟弟去了遥远的美国。看着老去的娘,心里一阵酸楚。我连忙转过头,看着槐花,把脸上的泪痕甩在槐花上,把心里的愧疚埋在槐香里。

槐花饭在母亲的指导下,做好出锅了,一阵阵天然的香气充满屋子,为母亲盛一碗,可母亲却把它端去小佛堂,摆献给佛祖,闭上眼睛,嘴里默念着什么。母亲总是在闲时念念佛,希望佛祖来保佑她的儿孙们,尽管这只是一种精神的寄托,只是一种美好愿望而已,但母亲总会每天在一段时间里,跪在佛堂前很虔诚的为在外的我们祈祷,把她的心愿寄托在这一遍遍的默念中。

  学了《槐乡五月》这篇课文,我被槐乡孩子那天真、好客的形象深深的打动了。因为我的老家在农村,课文里面的许多描写都让我回味无穷。

回到家里,我和娘一起坐在院子里挑拣着槐花。望着娘那双尽是皱纹老茧丛生的手,我竟才发现原来这许多年以来我从没有仔细看过娘的手。娘把她一生的青春都用这双手一点点洒在了这片土地上。

与母亲相对而坐,看着母亲低头吃着槐花饭,额头的白发如丝,不知道能陪伴母亲有几载这样的日子,静静的看着母亲吃的每个缓慢的动作,这碗槐花饭是我一直以来吃的最为揪心的一年,如今母亲身体健康不如往年,我总是在外牵念着她的生活起居。院里依旧飘香,夕阳西下,我又要重返工作岗位,不忍心母亲又孤独,但却不得不在揪心里眷恋不舍的走出院门。

  老师在上面讲着课,我的心却一下子飞到了槐乡。五月,杨槐花开,漫山遍野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就连成群的蜜蜂儿也忙着采花酿蜜,给五月的槐乡增添了无穷的魅力。看,五月的槐乡到处洋溢着欢乐的气氛,那甜丝丝的槐花,香喷喷的槐花饭,一度让我想起了童年,想起了奶奶家屋后的那棵老槐树。每到五月,槐花才刚盛开,那诱人的香味就把馋嘴的我引到槐树下,仰起头,看着邻家大哥哥从树上摘下一串串洁白的槐花,我拿到手后便迫不及待地大口吞起来。真想傻乎乎地躺在香气扑鼻的槐树下,伸手摘下一大把槐花,边欣赏着槐乡的美景边吃着槐花,累了就美美地睡上一觉……

娘始终是不放心我的厨艺,非要让我在她的指导下去做槐花饭。出了锅的槐花饭依旧充满了天然的香气。我给娘盛了一碗,娘却把它放在了爹的照片前,双手合十,念着什么。我想,娘一定是希望爹能保佑他的儿孙们一生平安,那一遍遍的默念中全都是娘的心愿。

槐香里,我渐渐走出村口,回眸望,母亲拄着拐杖,瘦小的身影沐浴在夕阳中,我含泪挥手,或许母亲早已看不清楚我的身影,但她依旧还在远望,直到我的身影成为一个看不见的小点。

  如果有机会,我真想到槐乡去做客,衣襟上也别着槐花,变成俊俏的槐乡小姑娘,再在口袋里装满槐花,边走边尝,走到哪里就让清香飘到哪里。

娘在我对面坐着,发如雪,低头吃着槐花饭。我不敢去想,这样安静的陪伴还能有几回?娘缓缓的吃着,一边吃还一边对我说着“水多了,面少了,下次火小点儿”之类的话。娘是又担心了吧?担心她不在了,我便没法吃到正宗的槐花饭了吧!

这是一年槐花香,槐花香里几多恋!年复一年槐花香,槐花香里几多牵!

  读了这篇课文,我知道了五月是槐花飘香的季节,也是孩子们收获的季节。

太阳西沉,倦鸟归巢,家里依旧飘着香,我却无法在娘的身边踏实的安睡一晚。

  我喜爱槐乡,也将更加热爱我自己的家乡!

我走出村口,一路尽是槐花的香气。不敢回头望,我知道娘一定会在夕阳中拄着拐杖,站在槐树下,久久不肯离去。走得远些了,我才回眸,跟娘挥手告别。娘的眼睛花了,恐怕早已看不清我渐行渐远的身影,但她依旧固执的望着我离去的方向,不会离去、也不愿离去……

娘啊,下一世就让儿托生成一棵槐树吧!陪着你,守着你,看着你,护着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