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直都没对彼此说过我爱你和我喜欢你这样的话。因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们不会走很久。而刚好,我终于找到了离开你的理由。浅末流年,你也不过烟花一场。

(大街上)

我曾无数次在惊恐的恶梦中惊醒。一闭眼就会看见你的瞳孔,目光呆滞;充满无尽的落寞与失望,犹如坠落在没有尽头的深渊。而我迷失在迷蒙的黑暗里,我拼命的跑,拼命的挣扎,希望能找到出口,眼前却出现一幕血红的影子,在向着我招手,我闭上了眼,我在拼命的尖叫,张牙舞爪。
我又做噩梦了,也许我这辈子都是这样的。
我又梦到你了,罗雨晨,你现在还好吗?想想,嘴角笑了笑,眼泪在不知不觉掉了下来,止不住,不知道为了什么。
穿着白大褂的人进来了给我手臂上刺了一针,很痛,但是我很安静的睡着了。
有两个看着有点上年纪的人看着我,他们眼泪噙满了泪水,好像很伤心。
我多想对他们说:“别怕,有我在。” 一听,花开的声音
盛夏,天空总是躁动不安,时而阳光明媚,时而暴雨阵阵,时而清风微拂,时而空中黑气沉沉。
“夏凉,别在外发呆了,待会又要被雨淋了。”屋子里熟悉的声音在叫我。
“别在那里发牢骚了,你到底烦不烦啊,这里是我家,你是我家保姆吗?就是要管着我。”我大声的吼道。
他匆促的跑了出来,眼神像要杀死我似的的看着我,我也不示弱,斗鸡眼的看着他,他突然间抱着院子里的花就跑了,我惊诧。
“那是我喜欢的花,你要干嘛,晨晨,我错了嘛。”我撒娇的跑着说道。
“你现在懂得乖了,懂得听话了,我就是想不通你没看到要下雨吗?站在外面干嘛,找什么吗?”他把我的花放在了电视柜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看着电视。
我突然间有点恨这个渣男,每天只会躺在我家吃,玩,看电视,主要的还要管着我,我爸妈对他也特别的喜欢,比我这个亲身女儿还要喜欢,我有时怀疑他是不是我老爸的私生子,而我是被那里拾来的。
我和他都在市里的一中上课,他学习特别优秀,而我是名副其实的差生,他不知道提了什么要求,竟然从好的英才班调到了我这样的普通班级,我觉得他就是每分每秒的想看着我,想整我,但老虎也不是随便可以摸的。
在家里,他有我爸妈的特别照顾,每次有什么事情都是怪在我的头上,我忍着他,在学校里,我开始了我的“复仇”计划。
我是差生,也是整个学校耀眼的一颗行星,每次政教处的记过处分都有我,但是每次我都会安然无恙,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我时常去吧,老师也厌烦了,懒得管我。
我约了和我较好的朋友——街妹,准备下节课趁老师没在,上课的时候好好的捉弄一下他。
她很快的叫了一大帮姐妹,我看着这阵势,我问街妹:“是要干嘛,这么多人,是要打架吗?我们只是捉弄他,不可以伤害到他的,他有点问题,那我岂不是要死了。
你们说的点子要怎么捉弄。”
“虽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你们怎么多人有什么用啊,这么半天什么都想不到。”我对他们狠狠的说道。
突然有个靓妹说道:“夏姐,要不这样,找一个很漂亮的妹子给他写情书,逗逗他。”
“这个注意不错。”我看着这靓妹很陌生,应该是低年级才加进来的,在我们一中谁不知道我夏姐,应该这样说,在整个a市有谁不知道我夏姐的称号,有谁听到我的名字不害怕,好像就有一个,还随时管着我。他就是我的发小罗雨晨。
我们找了一个外貌很漂亮,家境也不错,写的一手好字的妹子给他写了一封情书,我拿起来读了读,很惊叹,写的真好,我心里在想,这你都不被骗,那你就应该不是男的。
我拿着信,亲了一口,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
送信的是一个腼腆的男生,当时我在他后面看着他,看他会有什么举动,信刚送到他的桌前的时候,我带着朋友大声的起哄,他看了一眼桌上的信,随手一把信丢在了垃圾桶里,起身走到我跟前轻轻的勾在我耳旁说:“你不要那么无聊,好不好,好好的做做作业,读读书才是你应该做的。”
我瞅了他一眼,好吧,就算你了解我,猜到是我弄的,但是我一定要好好的捉弄你一次,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周末又要回到家中了,本来我和道上的一些朋友约着要去打打台球,他竟然什么都不说,硬是把我给揣着上车回家,我连解释都不好解释。
可是不回家又不行,那样我肯定连零花钱都会没有了。
回到家里,他还是丑习惯的一到家就跑在我家来等吃等喝,躺在沙发上和我抢着电视剧看,我喜欢打打杀杀的街头枪战片,而他居然喜欢看多愁善感的哭的稀里哗啦的韩剧。
晚上,我突然想起了我心爱的花花,我跑进厨房问正在洗碗的老妈:“老妈,你有没有看到我的花啊,我在院子里种的那颗。”
“那棵啊,要不是放在家里早就被雨冲坏了,不过我问你爸他没有放哩,到底是谁放的呢,我还以为你放的,现在还来问我。”
老妈没有说完,我早已经跑出了厨房了。 肯定是他。
我一脚踢开他的房门,跑进他的屋子,大声问道:“我的花呢,肯定是你拿了。”
他在低低的坐着,轻轻的说道:“嘘,听,花开的声音。”
我竟然没有说什么,也静静的陪他坐了下来。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失,花蕾慢慢的张开了,一簇簇雪白的小花,雅洁可爱。
他问我:“你知道它的花语吗?” “谁说我不知道啊,不知道还这么喜欢的养他。”
“那你说说他的花语是什么啊。”
“我有些心急的反驳道:“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就是不告诉你。”其实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只是听朋友说,满天星犹如满天星星,很美,很美。
他和平静的说:“清纯,思恋,关怀,真爱。”
我心里不停的想着真爱,思绪慢慢的飞舞在了满天星空中。 二听,海哭的声音
从这之后,我慢慢发现我不怎么讨厌他了,虽然随时的斗斗嘴,但是不见他时就会想起他。
在那晚之后,我发现,我是一点也不讨厌他了。
那晚爸妈都在看着电视,我问爸,“他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他爸妈我好像没有什么影响哩。
“你长大了,说这些事情你也懂了吧。我为你讲讲当年的故事吧。”老爸点了一只烟,语重心长的说起。
我点点头“嗯”。
“那年,你还小,我和你妈都在为了生活颠沛流离的奔波着,我们把你交给了你外婆带你,就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了罗雨晨的父亲——罗恩裴,他是一个大胆敢闯的人,自己坐着一点小生意,我们和他们是朝夕相处的邻居,生活中难免会有些小困难,但是我们每次向罗恩裴伸手的时候,他从来二话不说,要多少钱自己有就拿,很豪爽,当时我也听着一些传闻说,他在做着一个很大的工程,所以小店就是他的妻子看着,他每天都是忙碌的出差,那时,罗雨晨应该也只有五岁吧。
在罗雨晨八岁那年,工程快要竣工了,但是后来因为那块地根本不是他们合法的,他的工程受到查封,他的合作人全部卷着钱跑了,留下一堆的工人和一个身无分文的他。在一个早晨,下着很大的雨,工人全部在工地上等着要钱,他为人心肠本来就很好,淋着雨孤身一人走到了工地,在和工人的争说中,因为工程的不牢固,一扇墙倒了过了,他为了救一个工人,自己被压在了上面,在抛开之后,已经当场死亡,他的妻子在听到这个痛苦的闻言后,吃了安眠药,之后也在也没有醒过来,在他的妻子死的时候,罗雨晨恰好就在身边,看着自己的母亲挣扎,那个孩子真的挺苦的,在葬礼期间,他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他以前是叫罗宇辰的,后来祈求我帮他改了,看着他的眼神,就想为他满足他想要的,我问他:“为什么要改呢?”
他说:“我不要在想起以前,从今天起,我只会记得今天,早晨哀伤的雨。”
“夏凉啊,你以后也不要和他这么对着做什么事了,他对你其实很好的,每次都会为你着想,他调班级是想看着你,不要你受到伤害,你每次打架犯错时,你们老师都会打电话给我,而每次都是罗雨晨来对我来保证,你不会在犯什么错误,他也总是低声下气的去求你的老师,让他们不要处罚你,不要记你处分,你要好好的像亲人一样对待他,当他父母离世之时,这里就已经是他的家了,只不过他会想恋他的父母,所以他还依旧在那个屋子里。我真的只是希望你一天不要弄出那么多事情来,让这么多人为你担心,可以做到吗?”
我回到道:“嗯”。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眼泪就已经不停的跌落着。
“爸,很晚了,我先睡了。”我跑着回到了我的房间。
那晚,我失眠了,那晚,我整整哭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罗雨晨来叫我去上学的时候,我起来蹦跳的对他说:“蚊子太多了,以后你要来帮我打蚊子,你看我的眼睛都被盯的这么肿,现在我都成胖子了。”
“是吗?我看着是哭了一个晚上吧。”罗雨晨带着怀疑的语气说。
“你说什么啊,我这么快乐的人,会因为什么而哭,我爸打我我都不哭,还有什么事可以让我哭呢,你多想了吧。”我焦急的把他推上车。
“好吧,但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要告诉我哦。” “嗯。”
上车之后也许是因为一晚没睡的缘故,一上车我就靠在他的肩上呼呼大睡,我从来没有觉得原来他的怀里是这么的温暖。窗户有条缝隙,风轻微的吹着,真的,这一刻,我觉得很幸福。
他还是老样子,一上车就拿出书来读。但是他的一只肩膀我靠着,他的手被我捏在手里,就好像他抱着我一样的。
下车他很轻的叫醒我,我感觉在梦中朦胧的进入了教室,一进教室就躺在了桌子上睡觉,等我醒来时,有一件外套盖着我,盖得没有一点缝隙。
之后我不知道那根神经不正常了,就连老师都觉得世界变了,因为我在很努力的学习了,遇到不懂的就去问罗雨晨,但是我的问题好像都是特别特别简单的,他题目都不看,直接就和我讲解,讲的很清楚,比老师讲的还要详细一些,但是我也懵懂的听的清楚。
在星期三的时候,学校组织了校外活动,活动是就只有一天,就是去无底湖环游一圈,无底海在市区郊外,不是很大,一眼可以望完全景,但是那里的风景很美,也是属于a市的旅游景点之一。
我很激动,要看海去了。还是要和他一起。
近我才发现,原来他也挺帅的,一身干净清新的洗衣粉的味道,学习又这么好,怎么会没有女孩喜欢呢,也许是因为我在他身边,没有人敢表达吧,心里有些窃喜。
到无底湖的时候,老师不让乱跑,都有老师的带队,但是我跟着他这个优秀生在就是可以例外,我和他脱离了同学的队伍,跑到了无底湖岸边,站在岸上,海风不停的吹着,我高兴激动的抱着他说:“我好高兴啊,海真美。”
他轻轻的说道:“嘘,听,海哭的声音。”
我闭上了眼,海风在耳边唰唰的刮着,有一点波浪在微微泛滥着,我好像真的听到了海在低声的哭泣着。
三听,我的心跳声
地面上,枯萎的树叶越来越多,天气也变的有些微凉,进入秋天了。
我的成绩在他的每天培养下,虽然进步不是很大,但是进步真的很多,原来学习也是一件有趣的事。
我因为每天都是在充实的学习中,以前道上的那些朋友好久都没去联系了,有些圈子一旦踏入,很难在从里面爬出来,我每天都是故意的走开他们,但是他们终究会找上门的。
痞子来找我了,他对我说:“我几个月没见你了,很想你,你是不是勾引上那个小白脸了。”
我冷冷的回答道:“我的事不要你管,你去管好你那帮兄弟,不要乱惹事就行。”
“夏凉,过来做作业了。”罗雨晨突然叫我。
“是不是就是这个小白脸,小心我作死他。”
“你敢动他,你试试,我灭了你全家。” “看样子就是这个小白脸,你叫他小心。”
“好,你要怎样才会放过他。” “你做我女朋友,我就放过他.”他诡秘的笑笑。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要记住,你动了他一根汗毛,我要你全家陪葬。”
“好,兄弟们走。”痞子带着他的猪朋狗友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校门。
我过去的时候,罗雨晨问我:“他是谁啊,头发五颜六色的,这种朋友以后少沾,好就没有出现过。”
我说:“以后会的。”心里感觉的莫名的不适。
在有个晚上,天空特别的冷,寒风不停的吹着,那晚我恰好遇到例假,还痛经。躺在宿舍里没有去上课,街妹在下课的时候跑来告诉我,罗雨晨恋爱了,我说:“怎么可能,你没有弄错。”
“是的,千真万确,那个女的他还送花,估计现在大家都在沸腾中。”
我不顾什么痛经,也不担心大姨妈的现状,拼命的从宿舍五楼跑到了教室里,我到的时候刚好在上课,我不顾老师在讲台上,打开门,我直接大声的吼道:“听说你恋爱了,你给我解释清楚。”
“你给我滚出去,否则我请保卫科的请你出去。”老师在讲台上面红耳赤的说着。
“老师,很抱歉,我出去解决一下,真的很抱歉,打扰你了。”罗雨晨站起来说到。
“去吧,快点,这个章节很重要,不要为了一个渣子而影响到学习。”
如果是平常我肯定要跑上去和老师厮打起来了,只不过现在我实在是很焦急,很心痛。
罗雨晨和我走到了学校外围的走道上,很安静。我问他:“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只不过找到喜欢的人想谈恋爱罢了,你激动什么呢?罗雨晨很平静的说着。
“你……”
“嘘,听,心跳的声音,很快,很急躁,这就是爱的产物。”罗雨晨轻轻的说道。
“你…….,我无语,以后你也不要在管我。”
“谁愿意管你啊,你和你那个痞子好好的去逍遥吧,好死在外面,省得闹事。”
罗雨晨回身走去。 我心里真的很痛苦,不知道因为什么,感觉特别委屈。
但是就这样,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真的不在管我了,我又回到了我以前的生活,而他总是有条有序的循环过着他一个人的生活。
四别怕,有我在
每天我也是跟着痞子他们去溜冰,打台球,在网吧打着游戏,进进酒吧,喝着酒,抽着烟,大半夜在大街上发疯。
偶然我也会特意的观看一下罗雨晨,他还是老样子,和他所谓的女朋友几乎就不会约会,我慢慢的在怀疑他恋爱是不是因为我。
我问了痞子,问他有没有找过罗雨晨。
他总是很轻描淡写的说:“我有精神去找那小子,我不是答应你了吗?”
我还是相信了痞子的话。那么罗雨晨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他为了他的大学梦不停的努力着,而我感觉就从来没有什么梦,得过且过,过好一天是一天,从来没有想过未来。
有时,我也会想到,我为什么会走进了这条路,有些事情真的连自己都不知道,只能说也许是因为青春的叛逆吧。
也许也是因为自己的自卑;也许是因为感觉自己的世界里都是孤独的陪伴;也许是父母的关爱太少;也许只是为了得到关注,而一步步的陷进了太深,也许是因为生活环境的影响。
那晚,是我一生无法忘怀的一晚。
我喝的有些醉醺醺的,痞子和他的兄弟全部都倒在了酒吧,我一个人一摇一晃的在大街上走着。
“哟,这不是夏姐嘛。”
我抬头看了看,是砖头,在a市的另外一个大脚,一个是痞子,另外一个就是他——砖头。和痞子总是势不两立的,而现在我孤身一人碰到了他,他肯定不会放过我的,该怎么办,我虽然有些酒醉,但是心里还是很清醒的,我回身就跑。
“别跑啊,夏姐,跑什么呢,和我们玩玩啦。”
我又酒醉,怎么会跑得过他们,他们把我堵到了一条黑漆的巷子里,我很害怕,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害怕。
他伸手过来摸了我的脸,突然一只手甩开了他的手。 我抬头,是罗雨晨。
他冷冷道:“把你的脏手拿开。”
“你是那个穷小子,想英雄救美啊,想找死啊,我让你看看这个女人是怎么被轮奸的,让你也饱饱眼福。”
“你…..” 罗雨晨赤手空拳就打了上去,砖头在不注意的时候,脸上挨了一拳。
“你找死。”
罗雨晨就只会学习,怎么会打架,更何况对方还十多个,他躺在地上被不停的踢打着,我跑过去和他们打起来,可是我的力气本来就很小,被他们两个人拉了过来,我挣扎不开,只能在旁边看着。
他不知道因为什么,打了趴下又爬起来,不停的爬起来,就好像永远也打不到似的。
后面不知是谁说出了,“出人命了,快跑啊”。
一下子人全部跑了,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说一些大话,但是遇到打死人谁跑的都快。
我爬到了罗雨晨的怀里,只是大片大片的血扑天灭地的迎面而来,我很惊恐,我不停的在喊着他的名字。
他笑着对我说:“别怕,有我在。”
我眼泪不停的流落着。“我知道,不管怎样,你一直都在的,你不可以有事吗,我不允许,你听到没。”我大声的喊着,你到底听到没,你不可以有事的,听到没,我不允许,不可以。
“凉凉,你知道吗?其实满天星还有一种花语是,甘愿做你一辈子的配角,而我愿在你…..的……生活……中……做……一……辈子…..的….配角。
“你不要在说话了,我不要你是配角,你是我生活中的主角,你听着,我喜欢你,所以你不准有事,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听你的话,你不准有事,救命啊,来人啊,救命啊。”
当我醒来的时候,映在眼中的是满天的白色。
“我不喜欢满天星了,我不要白色,把这些全部丢掉。”我痛声的呐喊着。
“罗雨晨呢,就是和我一起来的那个男的,他现在怎么样了,他现在在那,我要见他。”
我被几个穿白大褂的人压在了床上,打了一针镇定剂。
医生对我父母说:“她情况也不是太乐观,应该是受到的打击太大,如果当他醒来,知道他已经离开,也许会出现人格分裂。”
爸妈只是很伤心的在那里哭。 而我的青春就此停留在了十七岁。
五惟愿,年华不忧伤
十年后,我穿着一身白色走进了一家很熟悉的陵墓,那里有永远忘不掉的人。
这十年来,在草长莺飞的日子里,我流浪在整个大西南,想不到后成为了一个流浪作家,在我的文字里,你一直是如此耀眼的存在。
我带着和你一起的眼睛看到很多美好的事物,看到了山清水秀,看到民风淳朴。
也遇到了很多很多的人,在一次被人海淹没了,错过了很多的人。
我不在孤独了,因为我知道,不管我们相隔多远,我们都彼此相伴着。
我在一座墓前放上一束满天星和一张卡片,卡片上写着: 惟愿,年华不忧伤。

遇见陆云航的时候,夏雨晨刚好结束第一段长达七年的爱情。对夏雨晨来说,那段感情只能算是她一个人的事。七年了,夏雨晨终于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就在夏雨晨发出最后一条短信给那个爱了七年的男子顾铭昊以后。她删除了有关他所以的联系方式,以及他们初识时,顾铭昊写给夏雨晨的信。尽管顾铭昊的字写得那么丑,夏雨晨还是小心保留着每一张信纸。可是很多时候,老天就会跟你开玩笑,你拿命珍惜的东西,他会无情的将他们夺走。

“青椒?”

整理好一些书,夏雨晨打开电脑,开始在自己刚加的几个群里跟那些不认识的人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聊起来。夏雨晨从毕业出来工作以后,开始玩儿网络,业余时间会去书店逛逛,偶尔在空间写写日志。无意中加的那些群,里面几乎都是因为喜欢写字或曾在感情上受过伤的人。

“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回头呢。”

认识陆云航的时候,夏雨晨正在群里面跟众姐妹调侃群主。当时的陆云航只是发了一个表情,群里面的姐妹就开始不停地发消息过来:云航兄,你来啦。

“你啥时候跟上我的?”

云航兄,你多久没冒泡了。

“刚才你等红绿灯那会儿。对了,你这是要去哪儿?”

云航兄,我们都想你了。

“我听说红杏在南坨湾开了家鞋店,这不是寻思去看看。”

————————————

“你——”

看着屏幕上不断跳出来的消息,夏雨晨觉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了。便说了一声:我先撤了哈。加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群里的姐妹仿佛没看到那条消息一样,还是不停的问着那个他们口中叫的云航兄的人一些近况之类的问题。夏雨晨突然就难过起来,感觉自己被抛弃了一般,甚至对那个叫云航兄的人开始反感。正准备关闭消息窗口的时候,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夏雨晨,新来的美眉啊。这么快就走了,多聊一会儿啊。夏雨晨没有复。其实夏雨晨根本就没想撤,只是觉得自己在里面说不上话,便静静的看着他们聊天。看着陆云航在群里面跟姐妹聊得很嗨,想必也是个有点儿背景的人,换句话说。就是风流。自那日后,只要陆云航在群里说话。夏雨晨就不会再出现,只会在旁边看他们的聊天记录。

“你别瞎想!只是自从她结了婚,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差不多也有五六年了。”

转眼间,入群也差不多大半个月,渐渐的,夏雨晨跟里面的人也开始熟络起来。每天去群里面聊天已经占据了他生活的四分之一。网络对于夏雨晨来说是比现实更安全的地方。因为有些感情不必纠缠不清。就像后来跟陆云航的那段并不像感情的感情。

“那她离婚了这事儿,你知道么?”

关于陆云航,夏雨晨从众姐妹口中,也或多或少的知道了一些他的信息。比如他作图很厉害,会设计签名,人气很好,很多小妹妹追捧之类的。这些表面的东西,在夏雨晨看来,只是陆云航寂寞而已。夏雨晨也知道,寂寞的男人最不能惹。因此,在群里面。夏雨晨极少跟陆云航有语言上的交流。

“离婚?”

夏雨晨在一家设计公司上班,只是夏雨晨不会设计,在里面就打打杂,整理一些资料。工作也算简单。这周末,公司人都不在。夏雨晨一个人加班。刚到公司,老板就来电话了。说需要一张图。夏雨晨想,叫一个从来没做过图的人给他图,还不如直接扣她工资得了。打电话给其他同事,说都没在家。夏雨晨不知如何是好,就随便在群里说了一句:谁会作图啊。老板下午要图。还加了一连串哭的表情。这时一个姐妹儿回过来:去找云航兄啊,他是作图高手。夏雨晨当时还很质疑:真的吗。那姐妹儿回过来说:人家可是设计高手,你要的图,人家说不定几分钟就搞定了。

“是啊,她没告诉你么?”

听完姐妹儿的话。夏雨晨在群里找到了陆云航的qq,通过临时会话发了一句:在吗?夏雨晨看头像是黑的,以为陆云航不在,正准备关窗口,提示框就亮了:在的。夏雨晨正准备跟他说,叫他帮忙弄一张图。字还没打出来,陆云航的消息又过来了:夏雨晨美女私聊我什么事儿啊,是不是喜欢上我了,想表白来着。本来陆云航给夏雨晨的感觉就是痞痞的,看到这段话,夏雨晨瞬间觉得,这是他见过的人中,最自恋,最不要face的人。更何况,他们在群里几乎都没说过话,而这也算第一次交流。这让陆云航的形象在夏雨晨的心里再次打了折扣。要是在平时聊天,夏雨晨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心里想的回过去。但是她忍下来了。因为这次是有求于人家。

“没有,我们一直没有联系过。”

————————————————————————

“其实我从来没想过我们三个人,居然会陷入这种狗血剧里面。那事儿你也别太在意,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说我们三儿,好说歹说也有十几年的交情啦?”

夏雨晨坐在电脑边,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后继续把刚刚没打完的字打过去:

“她怎么,离婚了?”

‘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现在需要一张图。公司没人,你能不能帮我弄一下?’

“还不是馒头那个王八蛋,也亏得红杏当初居然能看得起他,就他那满身的肥肉,我现在想起来就想吐。还说什么爱红杏一生一世,红杏才怀孕两个月就特么出轨了。”

发过去以后,夏雨晨心里嘀咕着:人家跟你都不熟,肯定不会帮忙的。这时陆云航回复过来:可以。夏雨晨一看到这两个字,揪着的心终于松开了。连忙回过去一句:

“你小点声。”

陆:但是你得回报我。

“就那种人渣还不让说呢。红杏当初也不知道是被谁灌了迷魂汤,居然挑了那么个东西。你说那馒头哪里比得上你?”

夏:你平时做一张图多少钱?我这个就改一下就好,你要,我照样以平时的价给你。

“不说这些了!那个,红杏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陆:钱就算了,你给我写篇文字吧。比如情书之类的。

“女孩,叫银杏。”

————————————————————————

“你说我给她带点啥好?第一次见面,好歹我也是个当叔叔的人。”

夏雨晨瞬间不知道怎么回复陆云航,写文对她来说不是难事。情书也不算难事。随便瞎编几句就好。只是对于一个到现在连10句话都没说到的人,她实在不知道如何下笔。夏雨晨想着,到时候随便写几句吧。哪知陆云航马上又来了一句:不能少于500字哦。夏雨晨终于忍不住了:500字?我跟你话都没说上10
句,就让我写500字?夏雨晨发完这段话以后,脑海里仿佛出现了一个身影,然后阴险的笑着。陆云航回复过来:不愿意就算了,反正你已经跟我耗了也有十来分钟了。你可以找其他人。看一下多久能给你弄出来。被抓着辫子的夏雨晨开始纠结。内心挣扎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

“买什么都好,别买枪就成。我现在都还记得,我和红杏幼儿园毕业的时候,你居然送了我和她一人一把塑料枪。”

夏:那你图大概什么时候能弄好?

“你在记仇?”

陆:你都还没发给我,我还不知道弄成什么样的呢。

“反正我一直就怀疑我这女汉子的性格就是你给我带出来的。不过话说你怎么就突然回来了?上次你那么一别,我都以为永远见不到你了。”

夏:我现在发给你,你看一下。

“我回来证明点事。”

夏:图弄出来,东西两天之内给你。

“什么事?”

陆:好,图发过来吧。

“就是,你还记得初二的时候,出现在我抽屉的那封信么?”

夏:把那背景换一下,颜色也稍微调亮一点。要多久啊。

“信?不会是在全校传的沸沸扬扬的那封情书吧?”

陆:5分钟就好,这5分钟,你就构思一下情书怎么写吧。/坏笑

“对,就是那封!”

陆云航发完那段话,头像又黑了。夏雨晨想着,应该是帮自己弄图去了吧。想起要写文字。夏雨晨开始头疼了,她不知从何下手。于是打开了陆云航的QQ空间,希望可以找到一点信息,好帮她完成那封交易情书。

“那封信怎么了?我记得不是让你撕了么。”

以前的夏雨晨,去别人空间,首先看的就是留言,其次是说说。可是这次,夏雨晨点开陆云航的空间,情不自禁的就点了相册。还以为夏雨晨是想看看陆云航长得好不好看。可此时的夏雨晨想的却是:记住这个样子,第一次的交易,以后遇见就躲远一点。

“是撕了,不过后来我居然又看到了一份,字迹一样,纸张一样,就连错别字也是一样。”

相册页面出来,10几个相册呈现在夏雨晨眼前,而且每个相册的名字都很文艺。夏雨晨居然愣了半刻。里面的签名和设计吸引了夏雨晨,一个一个的认真看完。发现看着放荡不羁的陆云航,其实是个喜欢诗歌,喜欢设计的寂寞男人。夏雨晨突然想到一句话:喜欢文字的人都是不快乐的。因为不懂诗歌,夏雨晨想,喜欢诗歌会不会也一样的孤独。一个一个相册看下去,点开那个《庐山面目》的相册,里面被加密。问题是:倾君泪。夏雨晨没有考虑半刻就输入了陆云航的笔名。相册居然就这样被打开了。对于破解加密相册,从来不会回答正确的夏雨晨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也不知道当时的夏雨晨是因为自己变得聪明而高兴还是因为打开了陆云航的相册而高兴。只是感觉脸开始发烫,心跳也明显加速了。做了个深呼吸,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张张戴着眼镜穿着白衬衫的男子的照片。每一张看着都那么干净,却又带着丝丝忧伤。同情心泛滥的夏雨晨开始心疼这个表面上放荡不羁,内心却无比寂寞的男子。她想知道这个看似风流的男子到底有些什么样的故事。只是那时候的夏雨晨根本没有想到一句话:好奇害死猫。正在夏雨晨发愣的时候,陆云航发了一个窗口抖动过来。

“啊?在哪儿?”

陆:图好了,你看看。

“你看看这个!这张照片是我妈前两天发给我的,说是在整理我小时候东西的时候,从一本儿歌集里掉出来的。”

澳门新葡亰app下载,夏:恩,好的。谢谢。

“不会吧?不过真的看起来一模一样。”

陆:谢就不用了,我们交易条件履行就行了。

“我问过我妈,我妈说那就是我小时候的字,她还说我在幼儿园的时候,总是‘漂亮’写成‘飘亮’,上了一年级才纠正过来。”

夏:不是说好两天之类给吗,又没说不写了。

“那么就是说,大班的你帮初二的你写了一封情书?等等,我怎么感觉有点转不过来。”

陆:那我就静候你的情书咯。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你还记得当时的情书上有一个淡淡的指纹印么?”

如果这算一个开始,那应该算是一个看不到未来的开始。因为到后来,夏雨晨跟陆云航之间就好像最陌生的熟悉人一般。

“我记得,我当然记得,我当时拿着情书,照着指纹印一个个地给你找呢。”

因为调休的原因,夏雨晨睡到九点才懒散的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打开QQ就看到陆云航在群里跟几个姐妹聊着一些有的没的。一姐妹说:云航兄这两天怎么闲情起来了。开始在群里待着了。陆云航回了一句:我在等一封情书呢。夏雨晨看到这几个字,就僵在那儿了。从昨天下班回家。就再没想过要写情书这件事儿。要是陆云航到时候在群里说这事儿,那她夏雨晨颜面何存啊。想到这儿。习惯在纸上写好文字再发表的夏雨晨,慌忙的拿出纸和笔。屏蔽了群里面的消息。想着,先编一小段儿再说吧。想起之前给顾铭昊写过的情书。就从里面套用了几句进去。将近3个小时的拼凑。一封像情书又不算情书的文字终于出来了。放下笔,夏雨晨还不觉的夸了自己一句。情书是难不倒姐姐我的。

“那个人,我找到了!”

吃过午饭,夏雨晨将纸上的文字输到了电脑里面。用文档发给了陆云航。看完后,陆云航发消息说:好感动,这么多年,这是第一封情书。夏雨晨说:谁信啊。你可是大红人。还会在乎这样一封情书。再说你要想要,说一声。一堆一堆的。陆云航只是回一句:是吗。那时候的夏雨晨并没意识到陆云航的那句“是吗”背后的落寞。更不会想到自己当时所产生的同情心会再次让她陷入感情的漩涡。而那封情书,夏雨晨和陆云航都没有公开。所以直到很久以后,也只有两个人知道那封情书有存在过。只是也可能被遗忘在了某个角落。就在夏雨晨丢失了所有记忆的时候,那封情书也就随即被遗忘了。

“谁呀?”

夏雨晨原以为情书写完,她跟陆云航之间就互不相欠。可是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人,你越是想要逃开的东西,他就越是会出现在你生命中。让你无处可逃。

“我妈。”

天气渐渐变得寒冷起来,慢慢的就要步入冬季了。夏雨晨这时候突然想起了顾铭昊,依稀想起那句:我喜欢冬天,越寒冷越好。一直追寻着顾铭昊的脚步,所有的爱好都似乎变得跟他一样。喜欢过秋天,爱上了冬天,以及那些莫名而来的小忧伤。任何一处都逃不过。就在夏雨晨沉浸在那些关于顾铭昊的回忆里的时候,电话响了。屏幕上显示着陆云航的名字。要是不知道情况的人一定会问。电话号码是怎么来的。这样问其实夏雨晨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那笔交易以后。陆云航就发了一串号码过来。夏雨晨原以为是QQ号码。准备查找看看。哪知陆云航立马又来一消息说,这是我电话,想我的时候记得打给我,随时欢迎。当时夏雨晨根本没理会。过后想了想,说不定下次还需要帮忙。就蛮留着。只是没想到顾虑太多终究会让自己身陷其中。

“你妈?”

当夏雨晨说到她与陆云航后面的故事的时候,我已无力再写下去。她跟我说,她对不起陆云航,她背叛了他。她说她写了一封信给陆云航。叫我帮她寄出去。

“对,就是我妈,你看这个!”

第二天,按着夏雨晨给我的地址,我把那封信寄了出去。回家以后,电脑屏幕上闪烁着夏雨晨的窗口提示消息。打开是一个离线文件。接收完打开,开头是陆云航。我猜想到这应该是她让我寄出去那封信的内容。

“情书!这就是你妈找到的那张?”

收到这封信你应该很讶异,但是看到这些话的时候,你应经知道我是谁了。这封信是在我们整整两个礼拜没有一点联系之后写的。两个礼拜以来,我们没有对方一点消息,每天只是时不时看到窗口弹出的特别关心发表的一些动态。只是从来不敢确定,那些话是不是你内心真实所要表达的。

“对,不过你再仔细看,这是什么。”

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过半年不到,或许当时你我都只是因为寂寞而已吧。就在你告诉我要努力往前看,不要一直停在过去的时候,我感动了。就在你告诉我朋友可以变恋人,恋人可以变亲人的时候,我感动了。就在你说,说不定你爱上的那个人是我的时候,我惊讶了。现在回想起来,那些话语却都显得那么无力。第一次让我有了对爱这个字放有歧视的眼光。

“指纹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以为我可以为了一个男人放下所有过去,我以为我可以不要爱情,直接等着一份亲情。可是无数次在梦里哭着醒来,我知道我做不到。我还想要一份真正的爱情。我想听那些庸俗的话语。包括我爱你。陆云航,在你教会我享受生活的同时,我以为那会是我们的未来。可是你的忽冷忽热,让我无法看清楚这是现实。我们都应该有自己的生活才对,只是在我的浅末流年,你终究只是烟花一场。

“我妈后来在整理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墨水瓶,把自己的指纹印了上去,一模一样的位置,一模一样的颜色。”

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你是说,这封情书就是出现在初二的抽屉里的那封?”

不想说再见,因为我们会再也不见。

“看起来应该是这样的。”

看完以后,我终于想起夏雨晨前几天对我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她说:夏浅,我想消失一段时间。我想认真想一下自己要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当时的我并没有察觉到她另外的想法,只是想到她想好好生活。关于陆云航,她也只字未提。只是从她每次跟我说到陆云航的时候的表情里,我看到了她的真心。她也曾跟我说过,她想安定,想简简单单的过日子。只是这封信,到底是用了怎样的心情写出来的。带着这个疑惑,我打通了夏雨晨的电话。可是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听。我又接着打,一直没人接。想起夏雨晨跟我说过,电话打不通的时候,可以打她妈妈的号码。拨通以后,是她妈妈的声音。她妈妈告诉我,夏雨晨现在在医院。我问她怎么了,电话这边的我明显感觉到了夏妈妈的哽咽。她说:夏雨晨病了,医生说是胃癌,已经晚期了。听到消息以后。我简直不敢相信。就在前几天,夏雨晨还亲手把要给陆云航的信交到我手上,就在前几天,我们还一起散步,一起逛街。我知道她有胃病。却从不知道她有胃癌。我开始怀疑,夏雨晨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

“可是现在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了初二?难不成这封信会玩穿越?”

我开始明白夏雨晨跟陆云航分手的原因,不是不爱,是再也不能爱。不是不见,是再也不能见。在夏雨晨剩下的那些日子,我每天下班都会去看她。只是看她每天越来越消瘦,饭量也开始从最开始的三餐减少为两餐,一餐。甚至有的时候一整天只喝一些开水。看着病床上的夏雨晨。我不止一次在病房里面哭了。

“我也不清楚,但是也没别的解释了。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再加上一个‘杏’字,这张纸就和当初的那张纸一模一样了。”

有生之年,夏雨晨爱过两个男子,一个是顾铭昊,还有一个便是陆云航。只是到生命终结时,没有任何一个陪在她的身边。夏雨晨离开3个月了,我终于整理好这样一篇文字,我想永远的记住她。

“所以你是觉得能在红杏那儿找到答案。”

夏雨晨,你总说你不敢直视阳光,因为太刺眼。今天的阳光依旧明媚,远在天堂的你还好吗。

“我是这样想的。”

(南坨湾的鞋店)

“皮蛋,你怎么来了?还有,青椒?”

“我来找你有点事,半路碰上了青椒。那个是银杏么?”

“银杏,快叫叔叔啊。”

“叔叔好!”

“呀,真乖,你是在画漂亮的小蝴蝶么?”

“嗯。”

“那你慢慢画吧,叔叔就先不打扰你了。”

“你刚才说找我有点事,什么事啊?”

“你还记得初二的时候,我写给你的那封情书么?”

“记得啊,不过你不是一直说不是你写的么?”

“话该怎么说呢。写,也应该算是我写的,只是,只是你的名字不是我写的。”

“额,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皮蛋从怀里掏出了那张折叠着的情书。

“我觉得,你收到的情书,可能是这封。”

“这封?我记得不是被你撕了么,怎么还在?”

“怎么说呢,这封情书应该是还没交到你手里的情书。”

“还没交到我手里?”

“这份情书是我妈在收拾我小时候东西的时候找到的,你看这张图片上面的情书,上面是没有手指印吧,可是你再看这个,上面又有手指印了吧,而这个手指印,还是我妈前两天不小心弄上去的。”

“你的意思是,那时候的我收到了来自未来的情书?”

“应该是这样的。只是,现在的这封情书和你收到的那封情书,还有一个唯一的差别,就是这上面还没有你的名字。”

“这——”

“我知道这很难以接受,可是所有的现象表明,这份情书不久后就会出现在初二的我的抽屉里。”

“情书!”

一个不小心,情书落在了银杏的小板凳上,红杏正准备过去捡,却被皮蛋抬手制止了。只见银杏抓过情书,拿出了彩色铅笔,在情书上细细地涂抹着。

“妈妈看,银杏的“杏”。”

众人往银杏的手里看去,一个赫然的“杏”字静静地躺在情书上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